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九十六章 抓走

第五百九十六章 抓走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做姑子。

    祖母让她去做姑子。

    这还是她的祖母吗?徐谨莜看着软榻上的徐老夫人,转头再去看看徐松元和杭氏。

    再怎么样,她也做了十几年的徐大小姐,不过是知晓琅华是这个家的孩子,他们的脸都变成这个模样。

    徐谨莜望着杭氏,“当年我那么小,我怎么知道会被换入徐家,现在却一股脑都推在我身上,早知道会有今天,我小时候生病你们不如就看着我死了……”

    徐谨莜的话还没说完,却已经被粗使婆子扯住了手臂,拽出门。

    经过了一阵折腾,徐老夫人再也没了力气。

    徐松元将刘景臣给的药瓶递给管事妈妈:“请郎中过来给老夫人看看,问问这瓶药能不能吃。”

    管事妈妈应了一声退下去。

    屋子里剩下了徐老夫人、徐松元和杭氏,屋子里流淌着尴尬的气氛。

    徐老夫人有气无力地道:“你们……出去吧……我累了……”

    徐松元站起身来:“娘好好歇着,一会儿郎中来了,儿子再过来。”

    徐松元话音刚落,杭氏向着徐老夫人跪下来:“娘,媳妇知道您心里不痛快,但是请您想想这些年琅华受了多少的苦,是徐士元和许氏害了我们,我们家亏欠琅华的,永远都无法弥补。”

    杭氏声音坚定:“所以,无论琅华怎么选择,我们都该尊重她……我们……还应该去顾家……”

    “你什么意思?”徐老夫人瞪圆眼睛,“你想要让我去给顾家和顾琅华赔礼不成?你……让我去求……顾琅华回来?”

    杭氏看着脸色大变的徐老夫人,没有退缩,接着说下去:“琅华出嫁,我们家还要给琅华筹备嫁妆,希望顾家能够接受,我们绝不会盖过顾家去,但是也要尽我们的心思。”

    “你是要气死……我……”徐老夫人厉声道。

    杭氏抿了抿嘴唇:“这些事娘都不用担心,媳妇会去做好。”

    徐松元望着杭氏倔强的背影,心中不禁被触动:“母亲,您就将这些事都交给杭氏吧,杭氏一直打理徐家中馈,从来没出过大差错,您年纪大了,身子又不好应该好好将养。”

    徐老夫人冷笑一声:“你们是恨不得……我……老太婆就……这样死了……就能去顾家……将顾琅华求回来。”

    说到这里徐老夫人喉咙一痒,忍不住咳嗽,喘息的更加厉害。

    徐松元想要上前,杭氏却跪在那里动也没动。

    “滚……”徐老夫人大声喊,“都给我……滚出去……”

    ……

    徐谨莜跪坐在地上,丫鬟过来劝说,她却什么也听不进去,她只知道这已经不是她的家,她随时都会被撵出去。

    都是因为许氏。

    如果不是许氏将她送进徐家,她怎么会落得这样的境地。

    将她送到徐家,让她去了太后娘娘身边,却又将她得到的一切都夺走,这种痛苦,谁能知道。

    她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日后她要怎么办才好?

    “大小姐,不好了,”丫鬟进来道,“听说衙门来了人。”

    徐谨莜茫然地愣在那里,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衙门来人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大小姐,衙门里的人是来抓您的,您一个未出阁的小姐,怎么能去大牢里,这可怎么办才好?”

    徐谨莜惊讶地抬起眼睛:“你说什么?抓我?为什么要抓我。”

    丫鬟摇了摇头:“奴婢也不知道,老爷已经去和那些人说话,不知道能不能将人拦下。”

    “不,不,不,跟我没关系,我不去,我不要去。”徐谨莜大喊起来,跑进了内室,立即缩在角落里。

    “大小姐您也不要太着急,大老爷定然会将人挡住,您好歹,好歹……”也是官宦人家的小姐,这样的话丫鬟却说不下去。

    现在的大小姐比她们还不如,她们虽然是下人,却还是徐家的认同的下人,大小姐呢?如今老太太恨不得将她丢出门。

    最可怕的是,徐三老爷进了大牢,听说女眷们都也被看管起来,还不知道要如何处置。

    万一罪名大了,女眷可都是要进教坊司的,将来被冠上一个贱籍,大小姐可就真的完了。

    丫鬟道:“您还是好好求求大老爷,宁愿去族里,也要让大老爷保住您。”

    徐谨莜瞪圆了眼睛:“如果他们让那些人带我走,我就死在这里。”她拿起剪刀对准了脖子。

    ……

    徐松元与官差说了两句话,走进屋与杭氏商议。

    徐松元道:“是刑部的人,因为要审问许氏,所以要将谨莜带过去。”

    杭氏嘴唇一颤,一把拉住徐松元:“老爷不能放过徐士元和许氏,我们都说好了的。”

    杭氏的手攥得很紧,徐松元能够感觉到上面的力量,杭氏不光是在提醒他,也是在提醒她自己。

    徐士元和许氏冤枉裴杞堂是庆王之子,若是让他们达成目的,今天下了大狱的人就是裴家和顾家。

    “我知道,”徐松元道,“刑部的人说了,带谨莜走只是为了审许氏,早一点弄清楚案情,对谁都好。”

    杭氏点点头,眼睛潮湿起来,“不是我心狠,这件事我们不能犹豫。”

    “不好了,”管事妈妈进来禀告,“老爷、夫人,大小姐拿着剪刀……恐怕是要做傻事,快去瞧瞧吧,奴婢们怎么也劝不住。”

    杭氏心中一惊,下意识地就要向外走去,但是很快她稳住了脚步:“她做错了事,就该得到惩罚,到现在她也不明白。”

    杭氏重新坐回椅子上:“她不会死的,她是想要逼着我去见她,然后再向我求情,你去告诉她,让她死了这条心,我是不会见她的,如果她知道错了,就应该想着如何才能补救,而不是耍那些手段。”

    尤妈妈应了一声出去。

    杭氏看向徐松元:“也不是我心狠,我只要想想琅华在许氏身边过的那些日子,谨莜还想要抢走琅华的夫婿,处处与琅华为难,差点就害了裴家和顾家,我就……我不能原谅谨莜,若是谨莜还想不清楚,就算是我们一时庇护了她,最终她还一样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徐松元点点头道:“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犯的错承担后果,她有今天并不是因为,她是许氏和老三的女儿。”

    当时琅华被冤枉是老三的私生女又如何?琅华没有受到半点的波及。

    所以这怪不得别人,只能怪她自己。

    …………………………………………………………

    早晨六点起来码字,北京时间是五点嘿嘿,勤奋啊。

    两章连发,然后就出去啦。

    同学们给教主投点月票呗,这个月已经掉榜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