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九十五章 看得见吃不着

第五百九十五章 看得见吃不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谨莜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心中充满了期望。

    慈宁宫的内侍走进屋子,笑着向徐松元等人行礼。

    徐老夫人要挣扎着起身,内侍急忙安抚:“太后娘娘特意交代,老夫人身子不好,不必拘泥礼数,徐家是有功的,太后都记在心里。”

    内侍满面笑容,身边的宫人捧着一只紫檀木盒子。

    徐谨莜眼睛中泛出光来,几乎不敢呼吸,死死地盯着内侍的嘴,生怕落下一个字,内侍说的对,她侍奉太后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太后听说了这件事,才会遣人来帮她,想到这里徐谨莜眼泪就要落下来。

    内侍转身将紫檀木盒子打开,徐老夫人看过去,是一柄玉如意,羊脂白玉镶的宝石,中间那颗是拇指肚大小的猫眼石,看起来闪闪发亮。

    徐老夫人见过不少柄如意,却都没有今天的漂亮。

    徐家这么多年,也受过不少的赏赐,可都没有似这样光耀过。若是族中长辈知晓了,定然会大动干戈地前来跪拜,这是一份谁也争不走的功劳。

    内侍笑着道:“这是太后娘娘进宫时娘家陪送的,一直都放在太后娘娘的私库里,咱家接到差事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要知道当年平安公主想要,太后都没舍得给,现如今赏给了徐家,真是徐家的福气。”

    光是这一件东西,已经足够徐家光鲜的了,就摆在堂屋里,无论谁来了都能看到,如何不让人羡慕。

    徐松元也很惊讶,连忙带着杭氏上前叩拜,徐松元亲手将玉如意接到手中。

    “府上的大小姐呢?”内侍笑着道,“太后娘娘可是有交代,这一定要交到大小姐手里。”

    众人看向了委顿在地的徐谨莜。

    徐谨莜立即站起身向内侍行礼。

    内侍望着徐谨莜:“徐大小姐,太后娘娘说了这……”

    徐谨莜心跳如鼓,心中满是欢喜,她没想到太后娘娘会有这样的赏赐,方才她还如坠冰窟,现在……就像是做了一场梦。

    徐谨莜静静地听着。

    内侍话说到半截却突然停了下来,转头看向徐松元,“这位是徐大小姐吗?”

    徐谨莜抬起眼睛,徐大小姐,她就是徐大小姐,这有什么不对?想到这里,她却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变得苍白。

    她错了,她已经不是徐大小姐。

    不再是徐大小姐了。

    徐老夫人和徐松元都愣在那里。

    旁边的杭氏目光微凝,最先反应过来,看了一眼一脸期盼的徐老夫人,心中说不出的痛快。老夫人一直不肯承认琅华是徐家的孩子,现在却要后悔……她就是要让老夫人后悔。

    杭氏不等徐松元说话,上前道:“中官说的可是琅华?”

    “对,”内侍笑容又在脸上绽开,“就是徐大小姐。”

    徐谨莜眼前一黑,仿佛头顶响起了晴天霹雳,这东西竟然是赏给顾琅华的。

    是太后赏给顾琅华的。

    为什么?太后将这东西送来徐家是什么意思?为顾琅华证明,告诉徐家人顾琅华才是真正的徐大小姐。

    她那么忠心耿耿地侍奉太后,最终太后要这样来剜她的心。

    徐谨莜摇摇晃晃,向后退了几步,摔在地上。

    徐老夫人也仿佛变成了寺庙里的泥胎,张开嘴却说不出半个字来。

    内侍惊奇的目光一闪,很快恢复如常:“就请将徐大小姐请出来吧!”

    徐松元皱起眉头,琅华不在这里要如何去唤她。

    杭氏躬身道:“琅华在顾家,劳烦中官还是将这赏赐送到顾家去。”东西应该送去顾家,他们徐家有什么资格享受如此的荣耀。

    内侍笑容一僵,却立即明白过来:“太后娘娘要给徐……大小姐置办嫁妆,三天两头应该就会有赏赐,上到摆设,下到衣服、被褥,都要按照公主之仪置办,一直要忙到大小姐三月份出嫁……这些都要送去顾家吗?”

    公主之仪置办嫁妆。

    徐老夫人如同被人一盆冰水泼在脸上,整个人都被冻得裂开。她祝福谨莜好好侍奉太后,就是想要等到谨莜出嫁的时候,太后能够赏赐嫁妆装箱,那是用多少银钱都换不来的东西,这一天终于来临了,内侍捧着东西进了徐家,也是要赏赐徐大小姐,却不是谨莜而是顾琅华。

    顾琅华。

    她看到的,没看到的,那些东西,那些风光,都是给顾琅华的。

    顾琅华,她那么厌烦的人竟然是她的亲孙女,不但如此,顾琅华还如此得太后的喜欢,又即将嫁去裴家。

    她苦心培养的徐谨莜却如此的不堪,做出这样下作的事,让她从今往后要如何在徐氏族中立足。

    那羊脂玉雕刻的玉如意,就像她多年花费的心血一般,就要被人从她身边拿走,她看得见,却始终都要失去。

    杭氏向徐松元点了点头。

    徐松元道:“应该送去顾家,琅华是顾家大小姐,这些东西都应该赏赐去顾家。”真正养育琅华的是顾家,东西送去顾家琅华才会更加高兴。

    内侍将匣子合上,笑着道:“那咱家就去顾家了,将东西送到,也好早早回去向太后娘娘复命。”

    徐松元忙将内侍送了出去。

    徐老夫人脱力地倒在软榻上,汗透了她的衣衫,将她最后一丝力气都带走了。

    太后娘娘怎么会不知道将东西送去顾家,这是故意在提点他们,不得再慢待顾琅华。谨莜在太后娘娘身边这么多年,最终还是及不上顾琅华。

    这就是老天给她的惩罚吗?

    “祖母……”徐谨莜的声音传来。

    徐老夫人顿时被刺痛了:“别再叫我祖母,我没你这样……的……孙女……”说到这里她伸出手,“将她……交给族里……处置……”

    徐谨莜拉住徐老夫人的手:“祖母,您瞧瞧孙女,您一直那么疼孙女……难道您真的想要顾琅华回到徐家吗?您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孙女会侍奉在您床前,承欢膝下,我们还和从前一样。”

    徐谨莜的话就像一把火,将徐老夫人烤得滚烫。

    “我……不是……你的祖母,”徐老夫人再一次咬牙切齿地道,如果不是徐谨莜如此的愚蠢,怎么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本来她有可能一辈子也不知晓实情,“都是你自作自受……”

    对,自作自受。

    徐老夫人的表情变得狰狞可怕:“你不想……去族里?那就绞了头发……做姑子去吧!”

    ………………………………………………

    告一段落,下面说别人了。

    嘿嘿呦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