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八十八章 天命难违

第五百八十八章 天命难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她已被恶鬼缠身,”孙真人的声音响起,“这是我的劫数,我的劫数……我不该将她找出来……”

    孙真人话没说完,整个身体如同一片落叶,被裴杞堂一把扯开,狠狠地摔在地上。

    天命不可违。

    孙真人忽然想到了这几个字。

    他想要做第二个杨进,选中了宁王,他发誓从此之后竭力辅佐,一心效忠。他和宁王,就似当年的太祖和杨进。

    修道修的是今世,而不是来生。他不能羽化登仙,就要名垂青史。只可惜,宁王本来已经什么都有,却就差这一步。

    这一步之遥,就是天命,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结局,无需再做挣扎,否则死的会更加难看。

    孙真人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之后,一股腥甜的东西涌上喉口,他不停地吞咽了两口,却最终还是让鲜血喷溅出来。

    他转头看向大殿外。

    晴空万里,没有雷声不见闪电,终究没有看到古籍上历劫的征兆。

    无论谁死了,都没有什么不同。

    孙真人瞪大了眼睛,吐出最后一口气。

    皇帝缩在内侍和裴杞堂身后,伸出头看着地上的孙真人:“他怎么样了?”

    内侍哆哆嗦嗦地上前查看,裴杞堂已经先一步走了过去,仔细探查孙真人的鼻息和脉搏。

    “死了,”裴杞堂捏开孙真人的嘴,“是在嘴里藏了毒。”只有毒药才能这么快结束一个人的性命。

    许氏瞪大眼睛,急促的喘息,整个身体仿佛都在控制不住的抽搐。孙真人是准备要和她一起都死在这里,因为她活着已经没有了价值,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这些都是徐士元安排的,只要她有半点差池,徐士元就会毫不犹豫地杀了她。

    许氏的心就像是被一把利刃割成一片片的血肉,然后从她的胸膛里撕扯出来。

    她一心一意对徐士元,到头来却换来的是利用。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她,她竭尽全力去争取,换来的是这样的结果。

    一次比一次的痛,一次比一次的惨。

    原来那些深情都是假的。

    许氏心如死灰。

    她败了,重生之后又败在这个女人手里。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老天要让她重活一回。

    许氏张开嘴,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她的嘴唇蠕动,目光从皇帝等人脸上掠过。

    皇帝吩咐常安康:“去听听她说些什么?”

    常安康立即趴伏下来想要仔细听个明白,奈何许氏嗓子受损,只有极小的声音:“你们都要死。”都要死,一个个谁也跑不了。

    常安康吓了一跳,抬起身看到了许氏怨毒的眼睛。

    “她在说什么?”皇帝立即问过去。

    常安康不敢说出口,跪在地上:“都是些大逆不道的话,奴婢不敢禀告。”

    皇帝咬牙切齿,额头上青筋浮动:“拖下去审,审到她全都招认为止,那些与她有关的人都抓起来,严加审问。”

    琅华看着面如死灰的许氏,前世许氏躲在暗处安排着一切,现在她暴露在人前,却不会再有人信她的话。

    “皇上,”琅华上前行礼,“顾家休弃许氏时,已经将所有与许氏有关的人和物件儿归还许氏一族,顾家与许氏再无瓜葛,许氏今日的作为,顾家半点不知情,还请皇上明鉴。”

    皇帝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威严,淡淡地看向刘景臣。

    刘景臣一直是个和气相爷,已经成了精,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也最了解皇上的脾气,立即躬身道:“许氏已经被休,如今做的事,自然与从前的夫家无关。”

    皇帝点了点头:“让皇城司一起办案,顾世衡也不必避嫌了。”

    刘景臣心里已经有了数,孙真人已死,知晓整件事的人就只有许氏。皇帝一脸的猜忌,是定然要查出个结果,想到这里,他抬起头道:“裴大人可知是谁主使这二人来陷害你?”

    裴杞堂看向刘景臣,“微臣查科举舞弊案,查到了明从信家中田产,才知那些并不是什么良田,而是打着田产的幌子,私开了铁矿。”

    刘景臣惊诧,身上的汗毛根根竖立。

    本朝管制铁器,竟然有人偷着开铁矿。铁用来做什么?造武器做盔甲,难不成真的有人在密谋谋反。

    会是谁?

    太子远在金国做质子,赵氏绝没有再翻身的能力,宗室皇亲里能做出这样事的人寥寥无几。

    谁能将手伸进科举取士中,还能让孙真人心甘情愿追随,那些道士若没有半点的把握绝不会做这样凶险的事。

    答案已经昭然若揭。

    刘景臣看向皇帝:“皇上,铁矿之事非同小可。”

    皇帝脸上流露出几分阴鸷的神情:“朕记得徐家有个庶女死在宫中。”

    刘景臣道:“正是徐士元的妹妹徐茹静。”谁都知道宁王喜欢徐家的庶女,徐家庶女惨死,宁王的疯病才会越来越重。

    大殿里片刻的安静。

    “朕倒是小瞧了他,”皇帝忽然冷冷一笑,“宁王府想要与东平结盟,宁王被赵氏下毒,朕都没有猜疑他,朕只当他是个傻子。”

    如果宁王没有傻,那么他这些年就是被宁王耍的团团转,皇帝只觉得胸口一热,怒气顿时冲上了头:“将宁王府围起来,不准任何人进出,从王府长史到丫鬟下人,全都带去皇城司审问。”

    “每次审问,都要宁王作陪,”皇帝抬起眼睛,“朕要看看他到底有多傻。”

    说到这里,皇帝眼睛中一闪兴奋的神情。他要报复,要慢慢折磨这些人,知道他心里舒坦为止。

    刘景臣应了一声下去安排。

    皇帝再次看向琅华:“你真的是先知?”

    “请皇上赎罪,”琅华跪下来,“臣女只是为了揭破许氏的谎言,才说出先知的话。其实臣女就是个普通人,并不是什么佛子也不是先知。”

    皇帝仔细地看着琅华:“那你为何知晓那些事。”

    “是因为巫医,臣女一直在想,为什么朝廷用尽心力却始终难以根除那些巫医,”琅华抬起头,“臣女在北门施药,有许多人宁愿喝巫医的符水,被巫医用绳索捆绑,也不愿意服药治病,臣女仔细查问才知,那些巫医的确有些神通。”

    ……………………………………………………

    昨天写到三点,觉得不好,就没发,今天六点起来写,写到现在。

    我为自己的速度感到羞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