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八十三章 时机已到

第五百八十三章 时机已到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杭氏这样急匆匆地赶过来,就将一切都抛诸脑后,她已经不能再等了。

    过了这么多年。

    她始终没能将亲生的女儿好好地搂在怀里。

    这一次,她怎么能再错过。

    杭氏努力将情绪稳住,轻轻地拍了拍琅华的肩膀。

    琅华感觉到杭氏的手落在她身上,就像一片羽毛般轻得让人不易察觉,生怕会吓到她似的。小时候祖母这样拍过她睡觉,下雨打雷的时候她也曾想要钻进许氏怀里,许氏却让乳娘将她抱走了。

    重生之后,她觉得自己已经不再需要一个母亲。

    可是现在,杭氏的到来,却让她又回到了小时候的心境,那么的期盼。

    杭氏望着琅华。

    长得这样出挑,一双清澈的眼睛如此明亮,顾家真的将琅华养育的很好,在她不知道的时候,琅华就这样长大了。

    “我只记得你小时候的模样,”杭氏想笑,嘴唇却忍不住弯了下去,遮掩不住激动又难过的情绪,“虽然后来在你稍大点的时候,在镇江见过你几次,可是并没有和你说几句话,许氏就让人将你带开了。”

    杭氏满心自责,现在想想,许氏是故意不让她们母女相见。

    琅华抬起头来,“我也没有想到,有一日还能与亲生母亲相认。”她的心底如同惊涛骇浪般翻卷着,堵在她的心头,酸酸涩涩的疼痛。

    杭氏显然没想到琅华会这样说,先是一愣,然后惊喜起来,伸手将琅华搂在了怀里。

    琅华承认了她是母亲,这样就已经足够。

    杭氏半晌柔声道:“琅华,你放心,往后你愿意留在顾家就在顾家,我和你父亲不会强迫你回来,我们都知道顾家待你的情分,只要能时时看到你,我们就心满意足。”

    她不能逼迫琅华在顾家和徐家中做出选择,这样会让琅华难过。

    她宁愿慢慢地来,只要琅华觉得快乐。

    杭氏哭了一会儿,才稳住了情绪,她还有重要的事没问琅华:“我听说那个长春观的孙真人进了宫,这几天侍卫司的人在京中四处找人,这件事你知不知道?和你有没有关系?你父亲也是四处打听,我……实在等不及,就过来问个究竟。”

    徐家是察觉到了异样,所以杭氏才会找到这里来。

    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

    琅华点点头:“皇上会传……”父亲两个字终究说不出口,“徐大人……过去询问我和徐谨莜之事,到时候徐大人实话实说就好。”

    看着杭氏一脸的茫然,琅华抿了抿嘴唇:“朝廷四处找的是许氏。”

    杭氏惊诧:“许氏不是已经死了吗?”

    琅华摇头:“许氏是被徐三老爷藏了起来,这次徐三老爷是想用许氏对付顾家和裴家。”

    “真是个畜生,”杭氏忍不住道,“这些年,我和老爷都将老三当成自家兄弟看待,没想到他居然和许氏一起做出这种事,这次必然不能轻饶了他。”

    她也不会轻饶了他们。

    他们之间的冤仇已经隔了一世那么久,总该到了他们还债的时候。

    说了半天话,杭氏才依依不舍地走了。

    琅华将杭氏送下了车,眼看着杭氏走到一旁,琅华道:“等这件事过了,我去许家与您好好说说话。”

    杭氏眼睛中顿时盈满了泪水,慌忙不迭地点头:“好,我……给你做,你最爱吃的豌豆黄。”

    ……

    皇帝已经两天没有好好睡一觉。

    如今是太平盛世他尚会这样焦急,当年的太祖突然知晓谶书的时候,会是什么心境可想而知。

    “皇上,人抓到了。”

    常安康上前禀告:“侍卫司传消息回来,已经将人带进了宫。”

    皇帝眼睛一亮:“孙真人实乃仙人也,否则怎么会知晓一个本来已经死了的人,却还好端端地活着,是谁从大牢里放了她?”

    “是左承恩,”常安康道,“裴大人和顾大人也都审过左承恩,他一直不肯说出实情,直到侍卫司去了人,说了是奉皇上之命,左承恩才招认,当时是他私自放了许氏,只因为当年沈昌吉交代过,许氏十分重要,不能落入旁人手中。他知晓顾大人接手皇城司,生怕许氏为顾大人所用,干脆令许氏假死,将许氏带了出去。”

    皇帝冷冷地道:“左承恩对沈昌吉倒是忠心耿耿。”

    “将她带去紫金观。”

    皇帝话刚说完,只听外面传来一声清脆的铃声,站在外面的孙真人道:“皇上,道人已算得,时机到了。”

    皇帝眼睛豁然亮起来。

    ……

    许氏被宫人带着沐浴、清洗之后换了一身衣衫,这才送去了紫金观。

    紫金观大殿里站着几个人,高高的玉阶上方摆着两只蒲团,皇帝和孙真人盘膝坐在那里。

    许氏跪下来,一种无形的压力从面前传来,让她心跳加速,额头上泌出密密麻麻的汗珠。

    皇帝一步步走下来,到了许氏身边:“就是你,能预知将来?”

    威严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中。

    许氏忍不住颤抖,徐士元的声音回荡在耳边:“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你的话已经能直达上听,只要裴杞堂和顾琅华死了,就没有人能够阻拦我们。”

    这是她最后的机会,她重生就是为了这一天,她的话能让那个女人死无葬身之地,能让她的谨莜换来无尽的富贵荣华,她也可以与徐士元长相厮守。

    想到这里,许氏一股热血冲上了头,恐惧自己减轻了许多:“是,民妇知晓将来发生的事,也知晓是谁让大齐朝局动荡,民妇早在镇江时,已经通过王仁智密告沈昌吉大人,庆王之子尚在人世,他将来会起兵谋反,让大齐陷入连年征战之中。”

    “原来是你。”皇帝眉头微蹙。

    镇江之战后,沈昌吉向他禀告,庆王余党已经被诛杀。他当时不过是半信半疑,因为当年他亲眼看着庆王父子被处死,所有的尸身都被补刀之后焚烧,怎么会有漏网之鱼。他知晓这些年朝臣有人借着诛杀叛党立功擢升,他也纵容他们如此作为,也是为了让文武百官人人自危,不敢私下里结党营私。

    难道这件事是真的?

    许氏道:“民妇以为庆王之子已经死在镇江,其实不然……他用了计谋骗过了沈大人,如今换了个身份……最可怕的是,他就在皇上身边,深得皇上信任。”

    皇帝听得这话不禁心惊:“你说的人是谁?”

    ……………………………………………………

    谢谢大家的等待。

    也谢谢大家的关心,小教主还没好转,但是吃了药,抹了药,我也是仔细护理了,希望明天会见好。

    求月票,月中出票了,大家手里有月票的话,支持一下教主。

    晚上还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