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七十六章 换子真相

第五百七十六章 换子真相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雪下了整整一天。

    长春观被白雪包裹,如同被置于云端,碧雾蒙蒙,仿若天宫。

    道童早早就起来打扫道观的台阶,用扫帚清扫过积雪,青阶之上不沾一丝尘埃。

    扫到最后一层台阶,道童不禁吓了一跳,台阶下跪着一个人,好像已经冻僵了。

    “这位善人。”道童上前喊了一声。

    那人却没有半点的反应,紧紧闭着的眼睛上仿佛蒙了层冰霜。

    “这位善人。”道童壮着胆轻轻地推了一下,那人仍旧动也不动,道童心中焦急,手下用了力道,那人却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快来人啊。”道童的喊叫声打破了寺庙的沉静。

    ……

    温水敷面,屋子里又放了几个炭盆,榻上的人脸上才有了血色,她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福生无量天尊,人总算是醒过来了。”

    一位道士走上前,看着榻上的人:“你来长春观所为何事?”

    那人嘴唇嗡动半晌才发出声音:“我是……徐家人……是大小姐……让我来的……求见……孙真人……平安符……平……”

    丁妈妈说完话,眼睛一翻又晕厥过去。

    道士们面面相觑,想起前两日平安符的事来,真人因此事闭关修炼,不再见客,就连皇上请真人过去讲道,都被真人婉拒了。

    “这事恐怕要请示真人。”

    旁边的道士上前一步:“这人跪了一整晚,差点命丧于此,恐怕是有大愿,又与前几日的事有关……”

    “去吧,”为首的道士挥了挥手,“大约这就是真人要躲避的劫运。”

    ……

    长春观内的一处殿门打开,须发皆白的孙真人慢慢地走了出来。

    刚下了台阶,就见到了前来报信的弟子。

    “真人,”小道士上前道,“师兄说……”

    不等小道士说完,孙真人挥了挥手,“我都知道了,你去吧!”

    小道士应了一声,慢慢的退了下去。

    孙真人一步步走向了禅房,刚刚进了门,弟子们立即前来行礼。榻上的丁妈妈听到声音,立即挣扎着撑起了身子。

    “孙真人,”丁妈妈一脸虔诚,“我家小姐自从拿到平安符之后,一直心神不宁,求您指点迷津。”

    孙真人望着丁妈妈半晌才道:“贫道本不想说,如今看来机缘至此,也不得不说了,大约这就是贫道的劫运。”

    旁边的道士听得这话立即上前听命。

    孙真人道:“叫清霄随她去吧!”

    好一阵子,背着药篓的青衣道士才进了门,他的头发高高束起,脸上是远离喧嚣的宁静,一双眼睛如墨般幽深,衬得他的脸更加脱俗,虽然只有二十多岁的年纪,却举止透着超乎年龄的沉稳,仿佛是一个已经修炼了几百年的仙人,不会为任何俗事而动。

    “清霄,”孙真人道,“那件未了的俗事,如今也该有了结果。”

    “弟子听命。”清霄上前弯腰行礼。

    等到清霄跟着丁妈妈离开长春观,孙真人目光微深,吩咐道:“贫道要求见皇上。”

    ……

    徐家。

    徐老夫人早晨起来,心情很好,因为放在暖房的一盆墨兰开了花。这个时节墨兰开花极不容易。

    看着那娇嫩的花朵,昨日那些烦心事顿时一扫而光。

    过些日子,这件事淡了,她自然会将谨莜放出来,想必谨莜也受了教训,以后会更加的乖巧,说到底她最疼这个孙女,这孩子也最像她,将来必定能够给徐家增添光彩,即便有些小错,也是无碍。

    谁没有犯过错,知错能改就好。

    “老夫人,”管事妈妈凑上来低声道,“大小姐屋里的丁妈妈带了一个道士上门。”

    道士?

    徐老夫人眼睛一亮:“是哪位道观上的?”

    管事妈妈道:“说是长春观的,道士去了堂屋跟夫人说话。”这个家里,最信道法的人是老夫人,家里若是来了道士,夫人立即就会带到老夫人房里来,老夫人会让人准备素斋,还会跟道士论几句道法。

    寻常道士还要这般,更不要提长春观上的。

    徐老夫人果然不快起来:“仔细去听听,到底为了什么事?”

    管事妈妈应了一声就要退下去。

    “不用了,”徐老夫人道,“扶着我过去听一听。”她要知道杭氏到底在捣什么鬼。

    徐家的堂屋里,杭氏看着面无血色的丁妈妈,心里顿时一沉。她就按照老爷说的那般,对丁妈妈小惩大诫,然后派人盯着,免得打草惊蛇,她知晓丁妈妈去了长春观,却没想到还领了一位道士。

    这位道士端正地坐在椅子上,脸上那超脱的神情,不禁让人心生敬畏。

    杭氏上前行了礼,还没有说话,那道士已经转过头:“这些年善人的身子可好?小善人可平安?”

    杭氏顿时脸色一变,想起了那年庭之给她带来的药,就是这药让她身子渐渐变好,生下了恺之:“您是天师道的道长,您认识我弟弟庭之。”

    清霄站起身:“善人可是在镇江生产,在赵家村附近找了一个稳婆接产。”

    杭氏心跳加速,几乎说不出话来,半晌才道:“正是。”

    清霄道:“大约是善人生产后的一天,贫道在赵家村附近道观打坐,听到稳婆上香祷念,她为两个妇人接产,一个明明临产却用了稳胎药,一个还没有到日子却用了催产药,就是要让两个孩子同时落地,以便将孩子交换,她因此赚了二十两银子,只是心中有所愧疚。她是信道之人,恐怕因此有损阴德,求请慈航真人原谅。这件事过了多年,贫道遇见了元妙先生,先生说起了您的病症,贫道怀疑乃是生产中强行用稳胎药所知胞宫受损,因此赠药给了元妙先生。”

    元妙先生是杭庭之学道时的法号。

    杭氏的感觉一道闪电从头顶划过,一下子刺伤了她的眼泪,她的眼泪便不受控制地淌下来。

    她的心也被剖成了两半,顿时鲜血淋漓。

    是真的。

    她的猜疑都是真的。

    她的孩子被换了,被换了十几年。

    为什么,老天要如此待琅华,要伤害一个那么小的孩子。

    ……………………………………………………………………

    好滴,晚上还有一章哈,莫着急。

    爱你们

    求月票,求留言,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