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七十五章 可怜父母心

第五百七十五章 可怜父母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松元将字条展开,看清楚上面的字,不禁道:“这是怎么回事?丁妈妈怎么会去老三那里?”

    杭氏道:“丁妈妈是谨莜身边的管事妈妈,当时是被谨莜遣出去的,妾身怕的是,谨莜一直在暗中联系三叔。”

    徐松元仔细地想,谨莜为什么要联系老三,老三是老夫人最不喜欢的人,谨莜应该也跟着厌弃才对。

    杭氏道:“老爷想想老三和许氏的传言,就是今日老夫人还说琅华的身世不清不楚。”

    徐松元看着焦急的杭氏:“你是说……”

    杭氏点点头:“老爷不觉得奇怪吗?若许氏和老三是琅华的父母,他们为何一直都在害琅华,天底下哪有这样的父母。许氏这些年倒是没少给谨莜送东西,我记得谨莜第一个肚兜还是许氏亲手做的,我们走的时候,许氏还给了许多小孩子穿的衣物。”

    徐松元越想越觉得心惊,手也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如果都是真的,我们的女儿那么小就落在了许氏手心里。”

    杭氏点点头:“小小的孩子什么都不懂,她冷了,她饿了,她难过,她害怕要怎么办?许氏只要对她不理不睬,她高兴的时候不给她回应,她害怕时不给她安慰,她孤立无援的时候,不给她任何的帮助,这样就足够伤害她。”

    “她一直没有一个母亲,所以无论她怎么努力,都得不到半点的关切,可许氏又是她的母亲,她肯定会想方设法亲近许氏,被许氏推开一次,她就会伤心一回。这些年她不知道伤心了多少次,所以才会变得老成持重,所以才会万事周到,十几岁就撑起了整个顾家,千里迢迢地前往西夏寻父,老爷您,在京城见到她的时候,还去训斥她不懂礼数。”

    徐松元一脸的黯然。

    不知怎么的,看到徐松元伤心,杭氏反而心里觉得畅快了些。

    因为她怨自己也怨老爷,都是父母,就应该一起伤情,一起难过。

    杭氏接着道:“她是徐家长房长孙,许氏生的是徐家永远不会认的**之女,光凭这一点,许氏就可以仇恨她。”

    说到这里,她的胸口一阵刺痛,心脏仿佛要被人撕扯开:“我怎么那么傻,没有看孩子一眼,就让她们抱走了,这些年我到底在做什么?每次许氏来徐家,我都将她当成恩人般对待,殊不知许氏就是我们的仇人,我应该早早就将她碎尸万段,我应该为我们的孩子出这口恶气,而不是无知无觉的让还在外许氏手下受苦……这些年我们偏偏过的还很高兴。”

    杭氏站起身:“我得去顾家,立即去顾家找琅华,我要问问是不是这样。”

    徐松元拉住了杭氏:“你说家里有老三的人,若是你突然就出门去了顾家,会不会被老三察觉?”

    “我不管,”杭氏道,“我顾不了那么多了。”

    徐松元皱起眉头:“你是要帮琅华,还是要让自己舒坦些?这样冒冒失失上顾家,你期盼得到什么结果?琅华欢欢喜喜地跟着你回来吗?”

    眼泪顺着杭氏眼角淌下来:“就算是真的,琅华也不会回来的是吧?否则她早就与我明说了,她最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不在她身边,现在她已经不需要了。”

    杭氏哭得不成样子。

    “你冷静点,”徐松元站起身拉着杭氏走进内室,“顾家擅长培养察子,这字条八成是琅华让人送来的,她为什么要告知老三的事?定然是老三暗中在对付顾家和裴家,你现在去了顾家认女儿,万一打草惊蛇坏了琅华的事要怎么办?而且许氏换子只是你我猜测的,没有真凭实据就是个玩笑,你别忘了琅华就要嫁去裴家了,你让裴家人怎么想琅华?”

    “除非,徐士元、许氏手里有能让人信服的证据,整件事才能揭开。”

    徐松元的话让杭氏渐渐冷静下来。

    “就算你明白了,你也要不动声色,先熬过去再说。”

    杭氏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老爷说的是,我不能为了自己,我要多为琅华和顾家想一想,我们都是次要的,最要紧的是琅华。”

    徐松元道:“明从信被抓,听说老三与他也有往来,老三手里还有几十万两不清不楚的银子,现在看起来,不管是明从信还是老三,都会被朝廷治罪。可是老三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能认输的人,他肯定会想方设法保全自己。”

    “谨莜,”杭氏道,“他要利用谨莜,那我们该怎么办?谨莜也是在我们身边长大的孩子,我……我不能……”

    一个是生的,一个是养的,手心手背都是肉。

    杭氏将今天发生的事告诉了徐松元。

    徐松元听完静静地点了点头:“你已经罚了她,让她禁足在家里,就是尽了你的心力,希望这些年我们没有将她教歪了,让她不懂得明辨是非。”

    杭氏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我让人盯着丁妈妈,丁妈妈回来之后,为了不打草惊蛇,我就向对待其他下人那样让她领了板子,我能做的难不成只有这些了?”

    “当然不是,”徐松元道,“我们得想方设法帮琅华,我们得等着,等琅华送消息过来,她让我们怎么做,我们全都照办,如果琅华不让我们认她,我们就要忍耐。”

    杭氏失魂落魄地坐下来:“这是对我们的惩罚。”

    ……

    徐士元看着丁妈妈一脸的怒气:“我早就说过,不让你过来。”

    丁妈妈欲哭无泪:“是大小姐逼迫奴婢,奴婢也没有法子。大小姐让奴婢找到三老爷,想方设法让她嫁去裴家。”徐谨莜如何说的,丁妈妈一字不落地说出来。

    徐士元冷笑,徐谨莜果然和许氏一样是个蠢货。

    这样也好,事情遮掩不住,就必须闹出来。

    “明日,你就去长春观求孙真人,请孙真人告知徐谨莜的命数,到时候自然就会有换子的证据在那里。”

    丁妈妈点点头:“奴婢明白了。”

    丁妈妈回到徐家被打了板子,一瘸一拐地回到徐谨莜的院子里。

    徐谨莜已经将瓷器砸了满地,可是不管她怎么闹,杭氏都没来看她一眼。现在就开始这样作践她,这个家她是待不下去了。

    听着丁妈妈说完,徐谨莜抬起头:“事不宜迟,你明天一早就去长春观,若是求不到证据,你也不用再回来了。”

    只要有了证据,她就会头也不回地离开徐家,带着这消息去找顾世衡和顾老太太。

    她能哄得太后、太妃和老夫人高兴,一个乡下的顾老太太能有多少见识,三言两语就会抱着她痛哭。

    …………………………………………………………

    重头戏明天开始,应该会连续播报几天吧。

    我感觉。

    嘿嘿。

    写杭氏反应的时候心里酸酸的,请大家对照前世琅华的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