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七十一章 不配为妾

第五百七十一章 不配为妾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谨莜的马车停在裴家门口。

    听到裴家下人去回话,徐谨莜开始整理自己的妆容。

    漂亮的珍珠发箍,然后是珍珠发簪,耳朵上配着赤金的耳坠子,这是太后娘娘赏赐给她的。

    今天她的衣服特意穿得很端庄,蟹壳青的蜀锦褙子,是当年祖母过大寿她没能回家,太后娘娘为了安抚她给的料子。颜色虽然有些晦暗,却加了一层的金丝暗绣,十分的高贵。

    这样的衣衫寻常人是没有的,她第一次穿的时候,太后娘娘也看得怔愣了,夸赞她说:“还以为你会将这缎子给徐老夫人,没想到你穿着更漂亮。”

    她知道太后是在与她逗趣儿。

    这么好看的料子怎么可能是给年过花甲的老祖母,根本就是给她的。

    太后娘娘都喜欢的料子,裴家人又怎么会不喜欢。

    “请徐大小姐回去吧,今天家里有位贵客,就不招待旁人了。”

    裴家下人的声音传来,徐谨莜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丁妈妈问过去:“我们大小姐是来送平安符的,免得府上的二太太再跑一趟。”

    “对不住,二太太说了明日她亲自上门去取,或者您带来了,就交给小的。”

    裴家再一次拒绝。

    徐谨莜脸色变得异常苍白。

    是什么样的贵客,竟然不让任何人再登门,难不成是什么达官显贵又或者是皇亲贵胄,不论是谁以她的身份都能见得。

    丁妈妈低声道:“大小姐,要怎么办?”

    平安符自然不能就这样交出去。

    裴家门内隐约传出女子催促的声音:“快点跟四爷说,买了糕点就立即回来,顾大小姐在家做客呢。”

    顾琅华,果然就是她。

    徐谨莜攥起手来,是顾琅华从中作梗,否则裴夫人不会这样对她。

    “去等裴四爷,”徐谨莜吩咐,“顾琅华不想要我见到裴家人,那是因为她心中有鬼,今日我却必然要见到。”

    她在太后娘娘身边长了,早就知道赐婚圣旨怎么写。

    上面不会写人名讳,只会写家世。

    也就是说,赐婚圣旨上没有顾琅华的名字,只会写顾世衡长女,顾琅华根本就不是顾世衡长女,若是顾家将她嫁到裴家,就是犯了欺君之罪。

    原本她以为顾琅华不知晓,现在看来顾琅华心里清楚的很。

    她要提醒裴家,不要因此惹祸上身,好端端的一场婚事最终成了笑话。

    丁妈妈道:“这……要怎么等?”

    徐谨莜冷笑一声:“回到裴家只有前面一条路,只要在胡同口,自然就能等到人。”

    丁妈妈目光闪烁,老爷只是说要将这件事闹出来,将来也算有个凭据,大小姐这样做,也算是在闹事。

    所以她只要按照大小姐的吩咐去做。

    马车听到了隐僻处。

    徐谨莜揪着帕子等在那里,裴杞堂这样聪明的人,一定会顺着这件事查下去,所以成败在此一举。

    若是查到了长春观,见到孙真人,孙真人会不会说,裴杞堂和她才是天定的姻缘?别看是小小的一件事,说不得就会有很大的变化。

    她只是有些担忧。

    整件事揭穿之后,她要不要回到顾家。

    最好,顾琅华的婚事告吹,而她还留在徐家做她的大小姐,再以徐松元长女的身份出嫁。她不愿意回到顾家,面对那一群乡绅。

    “来了,大小姐。”丁妈妈的声音响起来。

    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

    徐谨莜咬了咬嘴唇低声吩咐:“向前走……快……将车辕弄断。”

    早就被砍断了一半的车辕,经不起半点的折腾,被车夫一踹,就豁然断裂开来,整个马车顿时向旁边歪去。

    “快拉住马……”

    徐家下人高声呼喝,然而迎面骑马的人却没有伸手。他的马反而轻嘶一声,高高地抬起了两只蹄子,马背上的人急忙挥起了手中的鞭子。

    鞭声响起,拉车的马受了惊,立即抬起蹄子向前奔去,后面已经失了平衡的车厢剧烈晃动起来。

    徐谨莜早就已经吓得面无血色,大声喊叫起来:“救命……快救命……”

    巨大的力量抛起了她整个身子。

    徐谨莜只觉得肚子里的五脏六腑全都挪了位置,她脚一软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摔得她眼泪直淌。

    “快救车。”

    “快……”

    一阵嘈杂过后,终于有人按住了两匹马。

    外面传来徐家下人道谢的声音,然后眼前的帘子一掀,一身黑狐氅衣立即出现在她眼帘。

    是裴四爷。

    她等的就是这一刻。

    徐谨莜吞回即将流出的泪水,不敢有半点的耽搁,手脚并用,向前挪去,一直到了车厢门口。

    徐谨莜咬住嘴唇,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向门口的“裴四爷”看去:“谢……”

    刚说出一个字,徐谨莜脸上立即露出惊骇的神情,眼前的人留着三撇三羊胡子,满面红光,如同一个孩子般嬉笑着看过来:“不必谢,不必谢,呦,原来是个大姑娘。”

    “大姑娘的马车坏了,车辕被人砍断了,大姑娘,你的马车太不结实,为何断在了这里。”

    那人笑嘻嘻地向她询问,满嘴的酒气喷出来,落在了她的脸上。

    徐谨莜心里顿时泛起一股恶心,只要张开嘴必然就要吐出来。

    “徐大小姐,你在这里等谁啊?”

    轻嫚的声音响起。

    徐谨莜侧头看过去,只见又是一辆马车停在那里,有人从车厢里伸出了手,慢慢挑起了车帘,紧接着露出一张精致的脸庞。

    顾琅华。

    徐谨莜一股热血喷上了头,几乎就要晕厥过去。

    “徐大小姐,你要等的人,终究是等不到,”琅华淡淡地道,“除非你过了我这关……只可惜即便是妾室,也要安分守己,礼数周全。”

    “你还不差得远呢,你这杯茶我不能喝。”

    徐谨莜如同被人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顾琅华竟然如此折辱她。

    她算是什么东西,徐谨莜就要开口,手腕却被人抓住,她转过头看到了杭氏身边侍奉的尤妈妈。

    尤妈妈一副惊慌失措的神情。

    “大小姐……”尤妈妈低声劝说,“我们快回去吧!一会儿被人发现,就……不好脱身了。”

    “这不是您能来的地方。”

    裴家和徐家没有半点的关系,大小姐等在这里,只会沦为笑柄。

    “顾琅华,”徐谨莜眼睛红起来,“你等着,今天的事我必然和你算个清楚……”

    到时候可别来求我。

    “什么时候算?”琅华打个哈欠放下车帘,懒洋洋地道,“别忘了告诉我一声。”

    顾家的马车向前走去。

    徐谨莜整个人不住地颤抖,顾琅华仗着圣旨赐婚才会口出狂言。

    她就要顾琅华这门婚事落空,她要见徐士元,她要将当年的事揭出来,让所有人都知道顾琅华根本不是顾家长女。

    ……………………………………………………

    下定决心就搞事情,只要别后悔啊徐小妞。

    求月票,拜托大家,投点月票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