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六十九章 幡然醒悟

第五百六十九章 幡然醒悟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前世今生,所有的一切她都会找到答案。

    琅华笑着向裴杞堂点了点头。

    曹嘉虽然并不明白这深一层的意思,但是他却知道有些话不能问,就像是裴四爷将来有什么打算,拿下了广南西路之后,要做什么?

    这些都不是他来操心的。

    他只要决定要跟随裴四爷和顾大小姐,无论他们做什么,他都会尽力去做,这是一个做臣子的本分。

    想到这里,曹嘉忽然被自己的想法惊住了。

    臣子。

    他竟然将自己当成了臣子,那么裴杞堂是什么?

    曹嘉目光一亮,很快却暗淡下来,裴杞堂毕竟不是大齐的皇室,否则以他的能力将来必然问鼎天下。

    可惜了。

    曹嘉想着拿起茶来喝,温温的茶入口,仿佛抚平了他的烦郁。

    太祖爷当年不过是前朝的一个殿前都虞候,最终不也是拿了天下,所不同的是前朝的情势更为紧迫,朝廷内忧外患,已经支撑不下去。现在的大齐还没有到那个程度,强势改朝换代,恐怕会困难重重。

    要怎么才能得到天下,是一道不容易解开的题目。

    曹嘉想着,不知不觉已经将茶喝得见了底。

    曹嘉抬起头:“能够开铁矿铸兵器,又能左右南榜的人,恐怕朝廷里没有几个,那个傻宁王应该有问题。”

    曹嘉说完这话,没有在裴杞堂和顾琅华眼睛中找到惊诧。

    曹嘉不禁道:“你们都想到了?那就怪不得,我说为何大小姐紧盯着徐士元不放,裴四爷又让人立即去查明从信。”

    裴四爷和顾大小姐已经摆好了阵势,要将宁王困在其中。

    “还有件事要劳烦曹大人辛苦,”琅华道,“我知道曹大人也看庄子、老子,对道法十分了解,就算是与道观中的真人论道,也不一定会输,皇上信任长春观的孙真人,孙真人手里还有一本谶书,先不说那书内容是些什么,若是皇上相信了那些谶言,倒是可以借此轻易地操控人命……”

    话说到这里,曹嘉已经明白过来:“顾大小姐的意思,让我去对付那孙真人?”

    琅华道:“曹大人可否帮这个忙。”

    “裴四爷和顾大小姐有事,曹某刀山火海无所不往,更何况这件事曹某没有半点的为难,我虽然喜欢道法,却也最讨厌那些能够窥破天机的道士,”曹嘉说着拂袖,整理好身上的衣衫,“就让我这个只是读几本书的儒生,好好会会那位真人,与他仔细论道,瞧瞧他那谶书上写着的到底是真是假。”

    曹嘉脸上露出几分坚毅的神情来。

    琅华笑道:“到时候,我也来助先生一臂之力。”

    琅华将对他的称呼从曹大人变成了先生。

    曹嘉听着心中说不出的舒坦。

    从屋子里出来,琅华嘱咐老乐:“徐士元那边先不要盯着了,也吩咐一声,若是徐谨莜来找父亲,就不要拦着她。”

    她就瞧瞧徐谨莜准备怎么认亲。

    “琅华,”裴杞堂走出门,站在琅华面前,“你准备怎么处理徐家的事?”

    徐士元和徐谨莜的反应已经印证了他们之前的猜疑。

    许氏将她和徐谨莜两个调了包。

    她应该是徐松元和许氏的女儿,所以她才会对徐家有种熟悉的感觉,见到许氏才会觉得亲切。

    可是她在顾家长大,从小就有祖母和父亲的呵护,她虽然知晓了真相却不能就回到徐家去。

    琅华抬起头:“不管发生什么,我都是顾琅华,生恩虽大,却大不过养恩,祖母和父亲为了我用尽心力,我要留在他们身边。”

    这件事,裴杞堂不准备插手,全都留给琅华来处置。

    人和人之间的恩情,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说得清。

    琅华和徐家到底会怎么样,还要看将来。

    “琅华,”裴杞堂上前拉起琅华的手,“除了这些,你没有什么要嘱咐我的吗?”

    琅华仔细思量,裴杞堂没有什么让她担忧的,他自己身手不错,又有一个轻功了得,随时随地都可以无影无踪的冯师叔,宁王身边就算有些死士,也不敢轻易对裴杞堂下手。

    要说让她在意的,也只有那个素未谋面的孙真人,即便是这样……她也做了妥善的安排。

    琅华刚想到这里,忽然腰间一紧,她整个人扑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她抬起头来,看到了裴杞堂晶亮的眼眸。

    突然和裴杞堂如此的接近,让她有些惊慌失措。

    他们就站在院子里,随时都会有人经过。

    “裴杞堂,”琅华道,“快放开我,你这是做什么。”

    她的声音轻软,明明是在责备,又没有那么的严厉。

    “那徐谨莜想要嫁进裴家,”裴杞堂轻轻地道,“我以为你会提醒我,不管她做出什么事,都不要理睬她。”

    “这还要我来说吗?”琅华脸颊发热,目光闪烁,“你应该知道,若是做错了事,我自然饶不了你。”

    虽说她知道裴杞堂不会在意徐谨莜,不过此时此刻她还是将这话说了出来。

    略带威胁,略带撒娇。

    或许是这些日子的相处,本来自在逍遥,无拘无束的她,竟然也会被他带坏了,心中动辄就会起波澜。

    望着琅华脸颊微红的模样,裴杞堂情不自禁地低声呢喃:“我倒是想要理睬她,你前世的遭遇必然和她与许氏有关,若是能对她加以利用,必然事半功倍。”

    “可惜,令我恶心的人,我向来不愿理睬,所以只好让你自己来解决。”

    裴杞堂声音很轻,身体微微倾下来,触碰了她的额头:“但是琅华你得知道,若是有人想要伤害你,我必然就站在你身前,永远都不会变。”

    琅华抬起清澈的眼睛,在裴杞堂面前,她好像就变成了无所适从的小女孩,明明善于与人交谈的她,总是听着他的这些话发窘。

    但是心里却是那么的雀跃。

    或许就是因为她喜欢他。

    “我知道,”琅华道,“我都知道。”

    ……

    徐家,杭氏屋里。

    尤妈妈弯腰禀告:“长春观的道士来问,可能给大小姐的姻缘符弄错了,道士还说,大小姐的命格从出生的时候就有了变化,大小姐不该是现在的样子。”

    “那道士问我们认不认识一个与大小姐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生的小姐。”

    杭氏听着皱起眉头。

    尤妈妈抿了抿嘴唇:“道士说的应该就是顾大小姐吧,不过没有经夫人和顾家人允许,奴婢什么也没说。”

    杭氏没有将尤妈妈后半句话听进去。

    什么叫谨莜不该是现在的样子,那谨莜应该是什么样?

    从出生的时候就有了变化。

    难不成说的是……

    杭氏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会不会就像她这些日子担忧的那样,她生产的时候真的出了差错。

    ………………………………………………

    加油。

    努力,一往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