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六十七章 不死心

第五百六十七章 不死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杭氏身边的尤妈妈低声道:“也不知道那些人再找什么,不如奴婢去打听打听。”

    杭氏摇了摇头:“不过是听了只言片语,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不要四处乱说。”真的弄丢了姻缘符那是大不吉利的,裴杞堂要娶的人是琅华,这种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尤妈妈应了一声,很快理解了杭氏的意思:“夫人说的是,是奴婢多嘴了。”

    杭氏心中不禁叹息,希望顺顺利利的才好,琅华那孩子也是不易。

    马车径直回到了徐家。

    徐谨莜回到屋子里,丁妈妈立即上来道:“夫人不让人去问裴家,那是怕人多嘴杂,下人们借此去议论顾大小姐的闲话。夫人为了顾大小姐,可真是想得周到。”

    徐谨莜听得这话,整颗心仿佛都扭在一起。只要遇到顾琅华的事,母亲总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就像是在疼弟弟那般似的,放在手里怕丢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赵氏被抓的时候,母亲将她和祖母都扔在了行宫,一切都听从顾琅华的安排。

    只要想到这个,她就不免愤恨。

    丁妈妈接着道:“若是顾琅华真的找上门来,夫人会怎么做,大小姐您心里应该清楚。”

    徐谨莜将茶碗重重地放在桌子上,狠狠地看了丁妈妈一眼:“你是不想要让我舒坦,才用这样的话来恶心我。”

    丁妈妈也不生气,只是慢条斯理地道:“奴婢一片忠心都是为了大小姐……哎呦,大小姐您看看这是什么符啊。”

    徐谨莜抬起头,只见丁妈妈正拿着一张符纸仔细端详,符纸上用鲜红的朱砂写着一个奇奇怪怪的字。

    徐谨莜皱起眉头:“这是孙真人亲手画的,你怎么敢随便拿出来……”

    丁妈妈十分惊奇:“我的大小姐,您不认识,这是姻缘符,咱们京城里达官显贵定了婚事,都要去长春观里求来姻缘符,咱们家也没有亲事,怎么这就……给了您呢?”

    徐谨莜愣在那里半晌才道:“你说的可是真的?这是姻缘符?”

    丁妈妈道:“自然是真的,长春观为何将这姻缘符给小姐,难不成家里要有喜事了?”

    徐谨莜握紧了帕子:“胡说些什么。”

    徐谨莜的心一阵“怦怦”乱跳,难不成她真的要出嫁了?她要嫁给谁呢?她的眼前忽然出现裴杞堂那倨傲又冷峻的面容。

    不可能是裴杞堂了,裴杞堂已经要娶顾琅华。

    就算是她要成亲,也定然是旁人。

    想到这里,她就觉得气闷,换做旁人,她不要嫁过去,京中那些达官显贵的子弟她都清楚的很,没有一个能及得上裴杞堂。那个柳子谕倒是相貌堂堂,只可惜胆小如鼠,没有男子的气概,太后曾试探过她的意思,想要说和她与柳子谕,她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还好太后没有再提。

    有谁能够过了祖母那一关,让她点头答应,将她娶进门。

    徐谨莜摇了摇头,她不会答应的,她想要的是一个能够干出一番大事业的男子,这样的男子才能配得上她的命数。

    又或者是孙真人弄错了。

    不,不会的。不管是皇亲国戚还是达官显贵,都很信孙真人,她在宫里也听说过许多孙真人的传言。长春观收的供奉很少,最多一年不过就是几十两银子,孙真人的为人更是令人钦佩,只要皇上赏赐,他必然只要那些贫瘠的土地,他带着道士们种田、开荒,遇到灾、疫还带着人四处赈济。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统领整个天师道。

    所以,绝不会马虎大意到如此的地步。

    “大小姐,”丁妈妈仿佛想到了什么,“我们下山的时候,不是遇到了裴家人,说起了这平安符吗?”

    丁妈妈这样一说,徐谨莜眼睛一亮:“你是说?”

    丁妈妈颔首:“大小姐,孙真人不会弄错,这姻缘也没错,您说不定真是被人换了姻缘……”

    徐谨莜一下子站起身来,难道真的就是这样?

    那她该怎么办?拿着这平安符去找裴家吗?

    ……

    裴家。

    裴太夫人皱起眉头:“怎么好端端的就将东西丢了?定然是你们疏忽大意。”

    陈妈妈跪在地上,一脸的委屈:“太夫人,奴婢们真是冤枉,在长春观得了这两个平安符,奴婢们就仔细看管着,四爷用的是蓝锦缎的盒子,顾大小姐用的是红锦缎的盒子,丫头们一人捧一个,一直没离身……”

    裴太夫人捻着佛珠的手停顿下来:“那它还真的是飞了?”

    裴太夫人说着顿了顿,本来欢欢喜喜的心情一下子去了大半:“早知道就不该去求什么平安符,我早就说了那些没有什么重要,当年我和老太爷还不是属相犯冲,最终又如何?裴家依旧家宅兴旺。”

    裴夫人立即道:“太夫人说的是,这件事不如就揭过去,老四是个行伍的人,也不信这个,本来媳妇还想着,就算交给他,他也不一定能戴上,现在没了就没了,倒也干净,您也不要怪罪二弟妹,二弟妹也是一片好心。”

    裴二太太一脸尴尬,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听得裴夫人这话,顿时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裴太夫人虽然这样说,脸上却依旧阴晴不定:“既然不是我们弄丢了,问题必然就出在长春观。我们问都问了,也卜了卦,怎么也要将平安符还给我们一双。”

    裴太夫人说着抬起眼睛:“去跟他们要,弄个清清楚楚,别人都要给他孙真人颜面,我老太婆却不怕他,看看他是不是在弄什么把戏。”

    长春观连着的是皇宫的那边,一个小小的火花也可能会燎出大火来,在这样的节骨眼上,就算不起眼的小事,也不能大意。没有事自然最好,万一有事,也能找到些蛛丝马迹。

    裴太夫人拿定主意,吩咐陈妈妈:“你过去问个明白,今天都谁去了,是谁将平安符装了盒,两只盒子都拿过去,那些道士别想不认账。”

    陈妈妈应了一声就要出去,外面的管事进门禀告:“太夫人,有眉目了,应该给顾大小姐的平安符只怕是弄错了,给了徐大小姐,因是孙真人亲手给的,所以传符的小道长并不知晓……”

    裴夫人皱起眉头,将脑海搜罗了一遍,终于想起了徐谨莜,就是那个心心念念想要与裴家结亲,嫁给老四的大小姐。

    难不成徐大小姐还没有死心,在这样的时候做出手脚来?

    ………………………………………………

    怎么说虐呢,虐也不会虐我大琅华,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