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六十六章 玄机

第五百六十六章 玄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琅华走到院子里,裴家下人立即上来行礼。

    “我们家太夫人让奴婢来送这些东西,”管事妈妈说着,脸上满是恭谨的笑容,“太夫人说了,今天是腊八节,虽说谁家都不缺这些,总归也是她老人家的心意,这些煮粥用的米都是从长春观里拿回来的,真人们一早做了法事,算是图个吉利,大小姐尝一尝。”

    琅华看向食盒,因为她还没有过门,所以今天一早就以祖母的名义,让人送了一份常礼给裴家,没想到裴太夫人却想的这样周全,送了一份来了养济院。

    琅华向管事妈妈回礼:“多谢太夫人还惦记着。”

    管事妈妈抿嘴一笑:“我们家二太太还特意向长春观的真人求了平安符,这次也让我一并……”

    话还没说完,一个丫鬟匆匆赶过来,脸色难看地打断了管事妈妈的话:“陈妈妈……”

    陈妈妈脸色顿时一变,裴家的下人竟然在顾大小姐面前,这样不知礼数。

    “怎么这样没规矩。”陈妈妈不禁低声斥责。

    丫鬟欲言又止,小心翼翼地看了琅华一眼,然后又向陈妈妈摇了摇头。

    陈妈妈心里一沉,急忙向琅华赔了不是,方才的话也不敢再说下去。

    琅华道:“陈妈妈不用在意,请您回去向太夫人和夫人们问好,改日我再上门拜见。”

    听顾大小姐这样一说,陈妈妈松了口气,顾大小姐是个何等聪明的人,定然是看出了异样。

    等到琅华带着人离开,陈妈妈才看向丫鬟:“到底有什么事?”

    丫鬟一脸惶恐,吞咽一口,将身边的盒子打开,递给陈妈妈去看。

    红木镶锦缎的盒子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陈妈妈睁大了眼睛:“那只平安符哪里去了?”

    丫鬟慌张地道:“盒子外面的法符都没有拆,就是方才要交出去,奴婢才想起来看一看,别有什么差错,谁知道打开一瞧……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

    二太太在长春观为四爷和顾大小姐求了一对平安符,想要讨个吉利,本来是件小事,但是话说出去了却没有拿出来,就是大事了。

    顾家不知道会怎么想,顾大小姐嘴上不说心里定然会不舒坦。

    “快回去,”陈妈妈道,“赶紧告诉二太太,让她不要将那只平安符交给太夫人,再让人去长春观里找一找,是不是落在那里没有拿回来。”

    她们要立即将这件事做妥当,否则让太夫人知道可就糟了。

    前几日工部尚书的女儿准备出嫁,两家都问了吉时,却因为在长春观求了一支下下签,硬是将婚期改在了明年冬天,可见京中达官显贵对长春观的信任。

    那位孙真人可是写了谶书铁卷的,就连皇上都颇信他的话。

    陈妈妈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她今天的差事可能要办砸了。

    ……

    长春观里。

    徐谨莜上完了香,看向旁边的丁妈妈。

    丁妈妈不动声色地将徐谨莜扶起来:“大小姐,夫人听了道法,在外面等着呢。”

    徐谨莜有些狐疑。

    丁妈妈劝她来长春观,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她还以为会在这里见到什么人,就像在宫中时一样,会有人想方设法地来给她传消息。

    徐谨莜有些失望。

    徐谨莜从大殿里出来,见到杭氏与一个道长站着说话。

    “母亲。”徐谨莜上前行礼。

    杭氏道:“不想今天遇到了孙真人在道观里,正好我为你求了签。”

    孙真人常常进宫为皇上讲道法,很少在人前露面,能遇到他就是很大的缘分,徐谨莜听得眼睛发亮,迫不及待地想问那签文到底好不好。

    道士道:“既然师祖如此说,夫人便不用将大小姐的病放在心上。师祖看过不少人的命格,很少说出这样的话。”

    道士说着话,不禁又仔细看了看徐谨莜。

    那目光中带着几分的惊艳。

    徐谨莜被看得心中一喜,若是被个会推命理的道士这样看着,只能说明一件事,她的命数是极好的。

    道士说完将一只锦盒交给杭氏:“这是师祖给的,只要让小姐随身佩戴,自然可保一切平安。”

    杭氏将锦盒接过来,再次道谢。

    徐谨莜望着那道士离开,迫不及待地问杭氏:“母亲,道长都说了什么?”

    杭氏道:“也没什么,只不过我将你的梦境讲给了真人,真人才问起你的八字,要帮你推一推命格,真人说你这命数是极好的,还说……”

    杭氏脸上露出几分犹豫,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出来。

    徐谨莜不禁道:“母亲的到底怎么了?说个话也吞吞吐吐。”

    杭氏抿了抿嘴唇,她只是觉得孙真人没有像别人说的那么灵验。他竟然说,明年三月是谨莜的好日子。

    这怎么可能?

    她和老爷都没有想着要给谨莜谈婚事,更别提会将婚期定在明年三月,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所以有些话还是不信为妙,也许孙真人只会问天、求雨,对这些事不是很擅长。

    “回去吧,”杭氏拉住徐谨莜的手,“你就安心在家养病,过了年母亲带你回杭州住一阵子,杭州三五月份最好,你这些年经常在宫中,每日里都是战战兢兢,养得不痛快,心里自然不舒畅,这才生了病,等到时候你心情好了,自然一切也都好了。”

    徐谨莜不禁抿起嘴唇,杭氏这是非要逆着她来不成?明明知道她不喜欢杭州,却硬要拉着她回杭州。

    “我不回去,”徐谨莜甩开杭氏的手,“我喜欢京城,过些日子太后娘娘好些了,我还要进宫服侍太后娘娘。”

    杭氏望着徐谨莜,不知道如何是好,解劝的话也就说不出来。谨莜怎么还不明白,太后一直没有传她去,大约就是对她失望了,她应该早早放下才对。

    两个人在歇了一会儿才向山下走去。

    走到半路上,只看到有人站在一旁低头议论:“都问好了吗?那平安符果然是给了我们?”

    “是孙真人给的,怎么可能弄错,虽说今天腊八来的女眷不少,但是见到孙真人的就那么几个,大家求的都不一样,咱们给四爷求的是姻缘,想要四爷的婚事顺顺利利,我问了其他人要么求家宅安宁,要么就是保个康健……不会有错。”

    “照你这样说,它还长了翅膀飞了不成?”

    …………………………………………………………

    改了三次,还是没有完全放进来。

    唉。

    一定是徐白花对我怨念太深,用意念绑架了我,不想让我写她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