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六十五章 成长的代价

第五百六十五章 成长的代价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丁妈妈抿起嘴,半晌才道:“大小姐要想清楚了,假以时日别后悔就好。”

    徐谨莜攥紧了被子,牙齿忍不住要打颤。

    她已经很卑微了,自从出了宫之后,就一直躲在家里,心里难过也不敢声张,只求平平安安,可是顾琅华能让她这样下去吗?

    父亲和母亲已经与顾琅华有了来往,谁知什么时候顾琅华就会来到徐家,成为徐大小姐。

    她现在手里什么都没有。

    如果徐士元真的要对付顾琅华,那么她是不是可以借用徐士元的力量,达到她的目的。

    她不想害别人,但是为了防着别人害她,她要事先有所准备。

    “我……去长春观做什么?”徐谨莜问过去。

    丁妈妈脸上有了笑容:“您不需要做什么,就跟着夫人一起去求个平安符就好了,明天是个好日子,奴婢听说裴家也在为裴四爷和顾琅华求平安呢。”

    徐谨莜手一抖:“徐家去求平安,我去做什么?”

    丁妈妈道:“长春观那位真人很厉害,他会写谶书,推命理,让他给小姐您瞧瞧自有好处没有坏处。”

    丁妈妈的话说一半留一半。

    徐谨莜又犹豫起来。

    丁妈妈道:“大小姐您放心,不会有事的,奴婢绝不会害您。”

    徐谨莜终于点了点头:“那我就跟母亲说,我方才梦见了一位道长,让我去长春观祈福,明天一早我们就过去。”

    丁妈妈笑容可掬:“我的大小姐,这就对了。”这样一来,她也能够和三老爷交代。

    ……

    琅华一大早就去了养济院,看完了病患就坐在屋子里交代郎中按时给曹嘉换药。

    “眼见就好了,千万不要大意,”琅华说着抬起头看向曹嘉,“曹大人就算再忙,最多隔一个时辰就要躺下歇着,大人若是不肯,就让人将文书都收走。”

    曹嘉不禁苦笑,顾大小姐交代了治疗方法,身边的人都要一丝不苟地做好,也正因为这样,一个小小的养济院,突然增加了这么多伤患,却还能够井然有序。

    “大小姐,赵氏过来了。”萧妈妈低声禀告。

    琅华点点头,阿琼带着芸娘走进来。

    芸娘刚刚生产就经了这样一番折腾,脸色苍白难看,见到琅华就上前行礼:“多谢大小姐搭救,否则我们母女都会死在这里。”

    琅华抬起头:“我也没做什么,都是你自己的选择。”

    芸娘眼泪顿时落下来:“我还以为,我死了,明家就会将孩子接走,谁知道他们都是在骗我,多亏了大小姐让人给我喂了迷药做成假死的模样,让我听到那些话,否则我还被蒙在鼓里,我真是想不到总归是他的骨肉,他怎么那么心狠。”

    曹嘉看着憔悴的赵氏,不禁心中叹息,赵氏看起来也不像是个愚人,却怎么将自己弄到这样的地步。

    芸娘哭了一会儿才接着道:“眼下我已经明白,与其依靠别人,不如依靠自己,往后的路还要我自己走。”

    琅华看向阿琼,阿琼立即将芸娘搀扶到一旁坐下。

    琅华道:“你不准备回赵家了吗?”

    芸娘摇摇头:“我母亲上个月已经去世了,我想回家守丧,哥哥却没有让我进门,现在看来我也没有了牵挂,在赵家人心里,我已经是个负累。”

    “我现在想的就是和明家了结清楚,然后……”芸娘说着看向琅华,“我想跟着大小姐身边的郎中学学医术。”

    恐怕琅华会拒绝,芸娘道:“不是跟着胡先生,我也知道我没那个本事学不好医术,我就是想和那些婆子一样,从旁给郎中们帮帮忙。”这段时间她在养济院里做的就是这样的事,虽然开始不习惯,但是久之后也就放不下了,天天忙碌,总算是有所用处,否则回到京城的那些日日夜夜,她不知道该怎么度过。

    芸娘话音刚落,就有婆子进来禀告:“明家和赵家来人了,想要跟明太太说说话。”

    芸娘脸上露出个讽刺的笑容来:“瞧瞧他们,现在知道我握住了明从信的把柄,就假惺惺地来寻我,想要劝我改口,说到底都是一个利字,我不会见他们,让他们回去吧。这里是养济院,不要在这里闹事,我和孩子只想稳稳当当地活下来,若是他们逼的太紧……说到底我哥哥也不是个两袖清风的好官。”

    芸娘说出这些话,就是准备和明家、赵家断绝关系。

    琅华看着芸娘:“你知道明从信在为谁做事吗?”

    芸娘摇摇头:“我从前只听说他在江浙颇有名声,我哥哥劝我嫁给他时,也说过,他没有功名却胜似有功名在身,明家上下看似简朴,其实不然。有一次我偷听明从信与旁人说话,明家手里有上千亩良田,这些都交给明从信的远亲打理,只要裴大人差人一查便知。”

    琅华道:“你准备好了,要自己带孩子?”

    芸娘笑了笑:“明家既然不想要孩子,就算我硬送过去,他们也不会好好待她,赵家也是一样,所以不如我亲手带大,即便跟着我吃些苦,但我是她的母亲,总会维护她,为她着想……”

    芸娘说完话,站起身又要向琅华行礼:“都是顾大小姐帮忙……当年我做了那么多错事,还想过要害大小姐……都是我的不对。”

    琅华吩咐阿琼将芸娘扶起来,然后道:“以前的事都忘记吧,你刚刚生产就留在养济院养好身子。”

    芸娘立即上前道谢,然后才被人搀扶着离开。

    芸娘走了之后,琅华看向曹嘉:“曹大人怎么想?”

    曹嘉道:“我觉得这千亩良田有些蹊跷,说到底明从信不过就是个儒士,他要那么多田产做什么?光凭帮着主考官收些贿赂,也置不起那么多田地,除非明从信是替别人办事,让我想一想,我总觉得这件事上大有文章。”

    常常办案的人,才会有如此敏锐的洞察力。

    说了好一阵子话,琅华站起身向曹嘉告辞,刚刚走到门口,萧妈妈就来道:“大小姐,裴家来人了……不是裴四爷遣来的人。”

    裴家怎么找到了养济院。

    ……………………………………………………

    傻妞变形记。哇哈哈~

    求月票,求推荐票,求老三样。每天必吃老三样,啊呜啊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