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六十二章 扎心了

第五百六十二章 扎心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许氏只顾得与徐士元缠绵,并不去看那画像。

    徐士元心中有些焦急,低声哄着许氏:“你先看一看,我们再说话。”

    许氏这才点了点头,顺从地跟着徐士元坐下来,向桌子上的画像看去。

    那是一个二十左右的男子,一双眼睛沉静而内敛,却仍旧掩不住他的威势和锐气。

    她见过这个人,她很熟悉这样的神态,可是一时又想不起来。

    “你仔细想想,他到底是谁?”

    徐士元一再追问。

    许氏仔仔细细地看着,半晌才意识到。

    这是他。

    是他。

    刹时间沈氏脸色难看,满目惊恐地向后退去。

    这是王仁智和沈昌吉一直要抓的人,那时候他还只是个孩子,她无法提供画像给沈昌吉查看,而现在……他已经死了,被沈昌吉逼着跳了崖,死无全尸。

    她不可能再见到这个人,因为他不可能再长大。

    一个死人,再也没有了机会出现在人前,可是这张画像实在太传神,仿佛是对个一个活生生的人描绘而出的。

    沈氏控制不住惊恐。

    眼前浮现出他冷着脸,提着血淋淋的剑骑在马上的样子。

    徐士元见状立即道:“你认识他?他是谁?”

    许氏嘴唇哆嗦,抬起头来,仿佛是在向徐士元求证:“他已经死了,这个人已经死了是不是?”

    徐士元心里一沉,那不祥的预感越来越重,他摇了摇头道:“没有。”

    “没有”两个字如同惊雷在许氏头上炸开,许氏整个人都颤抖起来:“那怎么可能,我是亲眼……不……那是人尽皆知的,沈昌吉已经杀了他。”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徐士元上前一步:“你说他到底是谁?”

    许氏不停地摇头,忽然拉住徐士元:“士元……我们走吧……不论去哪里都行,只要我们两个在一起……就算你没有了官职我也不会嫌弃你,我愿意跟你一起过苦日子,那些都改不了的,即便是我知晓将来……也都改变不了,我们再留下,你会因此丢了性命,我也会死在这里,还有……还有我们的……”

    “好了,”徐士元扬声打断了许氏的话,“我问你这个人是谁?”

    许氏的嘴唇一开一合:“他……他是……他是赵翎……不……他不是赵翎……他是庆王世子。”

    饶是事先已经想到了这种可能,徐士元胸口仍旧向被狠狠地打了一拳,整个人僵立在那里动弹不得。

    庆王世子。

    果然就是他。

    徐士元攥住了手,许氏一直写信告诉他,庆王的儿子尚有一个活在世上,他们要借用沈昌吉和皇帝的手除掉庆王留下的血脉。

    镇江大战时,沈昌吉带着身边的亲信终于将那人逼着跳了悬崖,以沈昌吉那样细致的性子,怎么可能会弄错。

    所以,他们一直觉得整件事已经变了,不会再像许氏知晓的那般发展,公子最强劲的对手,在还没有崭露锋芒的时候,就死在了他们手上。

    不管是赵翎还是庆王世子,都没有了机会卷土重来,谁能成想庆王世子不过是换了个身份,现在仍旧在朝堂之上与他们抗衡。

    他还活着。

    “现在他是裴杞堂,”徐士元道,“如今他已经为庆王翻了案,紧紧盯着我和公子不放,早晚有一天他们会找到这里,找到你。”

    许氏腿一软几乎跌坐在地上。

    徐士元接着道:“皇上已经给裴杞堂和顾琅华赐婚。”

    徐士元的话如同一柄剑,径直刺在了许氏心窝,许氏忽然嘶声裂肺地喊叫起来:“怎么可能,他们怎可能还在一起,那个贱人与他竟然……”

    “这一定是个梦。”许氏望着自己的一双手,忽然挥手向自己脸上打去。

    “啪”地一声传来,许氏感觉到了火辣辣的疼痛,她挥手又是一下,脸上出现了清晰的指痕。

    不是梦,都是真的。

    许氏仿佛回到了在皇城司大牢时的情形,变得有些疯癫:“那贱人已经嫁给陆瑛,应该被陆家压制,一辈子也走不出陆家的宅院,再也遇不到那个人,不能再和那个人成亲,对,我要将他们拆散,一个死,一个伤。”

    徐士元已经没有耐心听许氏这些话。

    “既然他是庆王世子,就要让皇上知道,这样他还是死路一条,你不是一直想要报仇吗?你现在放弃,顾琅华还会像前世一样……你真让我失望,我还以为你是个很坚强的女人,能够留在我身边帮助我。”

    许氏上前抱住了徐士元大腿:“士元你说我们该怎么办,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徐士元伸出手去摸许氏的头发:“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太危险,但是我们要想个法子,让皇上知道裴杞堂就是庆王的子嗣,他和裴家一起欺骗皇上,还为庆王翻案,光凭这个,其心可诛,凡是与他有关的人都要去死。”

    ……

    明家已经是忙的人仰马翻,明从信的弟子纷纷上门询问实情。听说裴杞堂在养济院遇到了明太太,立即就请了刑部官员去询问。

    科举舞弊那是大案。

    如今只怕考卷都已经被封存,那些本来已经上榜准备入仕的士子可能都会被查问。

    “先生是被陷害的,”明家下人不停地解释,“大家先回去吧!”

    “是不是陆瑛做的?陆瑛这次中了甲榜,却一直没有接到吏部任职,定然是他求先生帮忙不成,心中起了报复之心。”

    “还有那么于松亭,先生对他那般好,他却恩将仇报。”

    “去找他们。”

    “走,去找他们。”

    明家门前人声鼎沸。

    往常若是听到学生这样维护他,明从信早就从心中得意起来,而今……芸娘却握着真凭实据,现在学生们不肯相信,万一官府真的查清楚,他就真的百口莫辩。

    “那他们别闹了。”明从信道。

    这样闹下去没有任何的好处,反而会被更多的人注意。

    “老爷,陆三爷来了,”明家下人来禀告,“陆家递了帖子说,陆三爷有话想要和老爷说。”

    陆瑛现在来,是嫌事情闹得不够大。

    ………………………………………………………………

    扎心了老铁,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