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五十七章 有辱斯文

第五百五十七章 有辱斯文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阵婴儿的啼哭声传来。

    芸娘心中一酸,想要睁开眼睛,却最终压制住了心中的渴望,淌下两行清泪。

    她已经要死了,就算看一眼又如何,到头来不过是徒添烦恼,等她死了,明家人自然会将孩子接走,再不济还有哥哥,哥哥看在她自尽的份儿上,没有给赵家人丢脸面,也会关照这个孩子。

    “明家太太,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想想孩子,这孩子没有了母亲得多么的可怜。”

    婆子的声音传来。

    芸娘心中一片冰冷,不,孩子没有她这个娘会过的更好,她活着,孩子也会沦为笑柄,明家会休了她,就算将孩子接回去,也是休妇之女,将来的境遇可想而知。哥哥也会怪她,不会再理睬她。

    明家托人送来口讯,让她为孩子着想,她立即明白了这话的意思,明家想要她死在这里,如果她不死,这孩子将来也会难以立足。

    她做了那么多的错事,就让她来做一件正确,不要让孩子再受她牵连。

    “太太,”乔妈妈的声音传来,“您这是怎么了?”

    来了,明家终于来人了,他们还算是守信。

    芸娘想要睁开眼睛,却觉得没有半分的力气,仿佛随时随地都可以睡过去。

    只不过这一次再也不会醒过来。

    “现在你们才知道过来,”婆子尖锐的声音响起,“你家太太生产的时候,你们去了哪里?人都快死了,你们赶过来有什么用?”

    “真的要死了?”乔妈妈声音中带着几分的疑惑。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婆子道,“你还盼着你家太太死不成?”

    乔妈妈知道自己失言,却看那婆子盛了一勺药向赵氏嘴边送去,那药汁立即顺着嘴角淌出来。

    药都喂不进去了,岂不是离死不远了。

    婆子边说边道:“哎呦,可怜这么小的年纪,这孩子要怎么办才好。”

    乔妈妈眼睛一转,心中顿时欣喜,她让人送消息给赵氏,如果赵氏不死,明家是断然不会要这个孩子,没想到赵氏果然听了进去。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若是在杭州时,就一条白绫了结干净,也不至于白白受了这些罪,还留下一个无法处置的孩子。

    乔妈妈边想边念着阿弥陀佛,这可不怪她,这是老爷的意思,赵氏不死,老爷的名声就会受损。再说,赵氏占着正室的位置,老爷也没法再娶,这次老爷来国子监,不知道多少人家等着攀这门亲。

    “哎哟,”婆子拉住芸娘的手,“先生可是说了,着手凉了可就没救了,这要怎么办才好?快让人去请大小姐来看看吧。”

    屋子里顿时一片慌乱,乔妈妈悄悄地躲在角落里,一炷香的功夫几个人簇拥着位小姐走进来。

    屋子里没有旁人,丫鬟上前侍奉着摘下幂离。

    乔妈妈抬起头看过去,不禁惊诧,这就是那位顾大小姐?

    真是生得漂亮,明亮的眼睛,两弯长眉,木棉花般的嘴唇微抿,精致的脸颊让人看过一眼,就再也难以忘怀,从前她在杭州的时候,四处走动看过不少漂亮的脸蛋,就像这个赵氏,初见的时候也吓了她一跳,当时她就知道,赵氏虽然和离,但老爷也一定会让她进门。

    可是现在赵氏和顾大小姐摆在一起,立即就被比了下去。

    这么漂亮的人,怎么偏偏要做这些自甘下贱的活计。

    乔妈妈暗地里摇了摇头。

    琅华走上前,吩咐阿琼:“将针拿来。”

    一排银针摆在桌子上,乔妈妈也焦急起来,都说顾大小姐的针法了得,万一就此将赵氏救活可怎么得了。

    “大小姐,”乔妈妈想要上前阻拦,整个人刚刚要到顾琅华身边,不知道哪里站出了一个丫头,向前一迎,乔妈妈的鼻子顿时撞在了她的额头上。

    乔妈妈顿时一声惨叫:“哎呦……”一种辛辣、疼痛的滋味儿顺着鼻子冲进她的脑仁儿,然后热乎乎的液体立即淌下来。

    乔妈妈弯腰,看到了手心里的鲜血,被她撞了一下的丫鬟喊道:“你做什么?差点撞到我们家小姐,一点规矩都没有,家里平日里是怎么教的,快出去,别打扰到我们小姐救人。”

    乔妈妈明明受了伤,却有口难言,她抬起头来,看到一个面色黝黑的小丫头站在她面前,一脸的厌弃。

    乔妈妈好不容易用冰凉的水洗干净鼻子,再进门的时候,顾大小姐认真地捻着针,床上的赵氏却没有半点的反应。

    旁边的婆子不禁叹气,怀里的孩子哭得更加厉害。

    “大小姐,”婆子低声道,“怎么样了?”

    琅华慢慢将银针收回匣子,然后转头看向乔妈妈:“将你们太太抬回去吧,已经没有办法了。”

    乔妈妈神情顿时怪异起来:“您是说,赵氏她没救了?”

    琅华点点头:“恐怕谁来了都是回天乏术。”

    乔妈妈张着嘴不知说什么才好,半晌才道:“这……这可不是奴婢说了算的……太太打骂了老太太这才逃了出来,老爷已经写了休书……”

    琅华转过头看着乔妈妈:“就算将她休了,也要送回娘家,这里是养济院,她不该留在这里。”

    乔妈妈强忍着鼻子上的疼痛,解释道:“我们何尝不是这样想,只是赵家不肯将太太接回去。”

    琅华坐下来,端着茶喝了两口。

    旁边的婆子已经道:“那也不能将人扔在这里,你家老爷呢?让你家老爷出面将人带回去。”

    乔妈妈一脸为难:“我家老爷不方便来这里。”说着抬起头看看周围,养济院是什么地方,岂是老爷那样的大儒能来的,万一遇到什么粗俗的事,岂不是有辱斯文。

    琅华脸上露出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笑容。

    婆子道:“你们太太在这里生产又自缢,欠下的银钱总要给吧,我们胡先生出诊一次可是要二十两银子,还用了一棵百年老山参,其他名贵的药材,我们都写在单子上,不管是赵家来人还是明家来人,今日就将人抬走,诊费药费结清……”

    婆子说着就将怀里的孩子递给乔妈妈,乔妈妈却向后退去,不停地摆手:“这孩子我们可不能要,这不是我们明家的孩子。”

    ……………………………………………………………………

    哈哈咿呀。

    求月票宝宝们,到我怀里滚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