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五十一章 故人来

第五百五十一章 故人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裴杞堂软软的声音,让琅华耳朵发热,特别是这样与她接近,裴杞堂那明亮的眼睛,纯粹的目光,期望的神情,她的心就莫名奇妙地动摇起来。

    这是为什么?

    裴杞堂的理由又不是那么的有道理。

    她这两日是怎么了?

    “琅华,”裴杞堂笑起来,“我只当你答应了,你放心,就算嫁给我,我们也不会像那些人一样,我们还是要慢慢来。”

    慢慢来是什么意思?

    琅华仔细思量,成亲之后有什么事要慢慢来的,她当年又不是没有嫁过人,怎么听不懂他这话……难不成他说的是夫妻之间的事。

    琅华的脸豁然红起来。

    裴杞堂就像吃了蜜般,尤其是现在长袍曳地的模样,增添了几分的温存,微微垂下脸,仿佛可以轻轻地碰触到她的额头,琅华不知所措地向后闪躲,眼睛也向一旁看去,不敢直对他的眼睛:“你先起来,这事要跟祖母和父亲商量。”

    裴杞堂却没有顺着琅华的话说下去,而是道:“琅华,你不是喜欢风筝吗?我带了个人过来,她擅长做风筝,这些日子就让她跟着你,你有什么习惯就都告诉她,将来到了裴家,用着也方便。”

    琅华下意识地问道:“什么人?”

    裴杞堂道:“是一个丫头,跟你一般的年纪,从江浙过来的,她家里人曾受过顾世叔的恩惠,对顾世叔十分感激,又曾在庆王府做过事,你若是有事放心交代她去做,定然能信得过。”

    琅华道:“我身边有阿莫、阿琼和萧妈妈……”

    裴杞堂轻声道:“将来你要嫁给我,要认识江浙那些人手,身边有人帮衬你,总归好差遣。”

    既然他这样说,她也不好再拒绝,她还以为要等到成亲的时候,裴杞堂才会将他手里的那些亲信介绍给她认识。

    现在想一想,前世终其一生,她也对陆瑛身边那些人不甚了解。

    她前世没有遇到过别的男子自然不知道,现在一比较,却是这样的不同。

    过了一会儿,萧妈妈将人带进屋。

    琅华抬起眼睛看过去,那丫头面容有的微黑,一双大大的眼睛透出几分的伶俐,整个人比阿琼和阿莫大了一圈,看起来健康又结实。

    琅华不由地一怔,耳边响起陆二太太的话:“她眼瞎心可不瞎,身边的丫鬟没有一个俊俏的,还不是防着有人接近瑛哥儿,尤其是她身边的那个,可是陆家最丑的丫头。”

    “大小姐,四爷。”丫鬟上前行礼。

    琅华耳边仿佛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整个人有些茫然,脑子里仿佛有种奇怪的感觉呼之欲出。

    琅华下意识地道:“你叫什么名字?”

    丫鬟道:“奴婢的母亲给取的名字,叫寒心。”

    寒心。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名字,就像是一根琴弦狠狠地敲在她的心上。

    刚刚重生的时候,她一直惦念着这个名字,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相遇。

    可如今,这个人就站在她面前,虽然她不识得这的面容,却认识这的声音。

    “老夫人、夫人,我们少夫人定是被人冤枉的。”

    前世,她临死之前,就是这样的声音在为她求情。

    寒心。

    琅华摇摇头:“不对,你不是这样说的,你说是牙婆给你取了个名,叫寒心,我觉得名字不好,给你改名叫寒烟。”

    寒烟,只因为那句诗:琅华千点照寒烟。

    是的,她亲手挑的丫头,陆家从牙婆手里买来的奴婢,一直跟着她照顾她,陪着她一起死的寒烟。

    为什么寒烟是裴杞堂的人。

    难道真的就像裴杞堂所说,前世她和裴杞堂也有交集。

    裴杞堂看出端倪,吩咐寒心:“你们先退下吧,一会儿再传你进来说话。”

    寒心应了一声,跟着萧妈妈几个出了门。

    “琅华,”裴杞堂坐在软榻上,拉起琅华的手,“你怎么了?这丫头有什么不对?”

    琅华抬起眼睛,静静地与裴杞堂对视,她的目光中却有几分的茫然:“裴杞堂,她是我前世的丫鬟,我给她改了名字叫寒烟。”

    裴杞堂面露惊讶。

    裴杞堂为什么要将寒烟安插在她身边,是要在陆家打探消息,还是……

    琅华想起了陆瑛和裴杞堂的对立。

    “琅华,”裴杞堂慌张起来,“在你的前世,寒烟有没有害过你?”

    前世里,寒烟虽然到她身边时间不长,却陪着她坐在屋中,她听胡先生讲医书,寒烟就在一旁缝联补苴,打理她的起居,她想要做什么,寒烟总是能立即知晓,她喜欢喝浓些的茶,寒烟也煮的恰到好处。

    她去探望许氏,站在院子里好一会儿,也是寒烟劝说她回去。

    若说寒烟害她,她绝不会相信。

    琅华摇了摇头。

    裴杞堂脸色稍缓:“那么前世,我们可曾见过面?寒烟可向你提起了我?”

    “没有,”那时候的她目不能视,辨不出清明,“我常年在家中,算得上是足不出户,即便是这样,仍旧被人冤枉与你私通……最终……”

    琅华不想说下去。

    前世过往,她其实并不像都与裴杞堂说清楚,若不是因为见到了寒烟,她不会提起这桩事。

    “与我私通?”裴杞堂额头上青筋浮动,眼睛中满是怒气,“是谁说的?”

    琅华道:“太后娘娘定下的罪名,赐了白绫,将我秘密处死。”说到这里她闭上眼睛,前世经历过的那种窒息的疼痛,如今仍旧记忆犹新。

    事到如今,她也没弄清楚害死她的人到底是谁。

    “我不过是个瞎女,他们应该是想要利用我去对付你,那时候传来陆瑛战死的消息,陆家再也没有人会维护我。”

    琅华说到这里,只觉得整个身体向前一扑,顿时落入了一个怀抱。

    裴杞堂紧紧地拢住了她的肩膀:“琅华,今生今世不会再有这样的事发生,从今往后我会好好地护着你。”

    “我相信,”琅华抬起手也搂住了裴杞堂,“我相信你会护着我,裴杞堂就算前世你我是敌人,那也是情势使然,我不会在意,你也不要放在心上吧,我宁愿相信寒烟来到陆家,是想要揭开陆家的阴谋。”

    “她仔仔细细照顾我这个瞎子,就算是我将被太后赐死,也在为我申辩,我相信这都是真的。”

    …………………………………………………………

    今天有事了,打乱了更新节奏。

    我会继续码,大家可以明天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