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四十五章 前世今生

第五百四十五章 前世今生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裴杞堂看出琅华的异样,低声道:“怎么了?你觉得会有不妥?”

    大约是吧。

    琅华道:“你就算再镇定,看到父母的尸骨也会难过,说不得会被人察觉异样,宁王在慈宁宫受尽折辱还能装作若无其事,可见此人城府极深,你给庆王爷翻案已经引来诸多注意,这次再有举动,万一被人盯上就会有危险。”

    裴杞堂望着琅华:“所以,你觉得我不该去过问。”

    琅华摇摇头露出几分安慰的笑容:“不是,虽然事情是这样,但是人生在世草木一秋,想做的事情没有去做,徒留遗憾,岂不是本末倒置。而且,即便你没有为庆王爷扶棺入殓,也会有其他的危险在前面等着,既然是这样,不如豁达一些。我陪着你一起去,即便有危险也可以互相照应。”

    裴杞堂点点头,目光微深,笑着道:“琅华,你知道危险,还要跟着我一起去。”

    琅华微微抬起头,与裴杞堂的目光撞在一起:“这丧仪总要等到明年春天土地开化,到时候……请出棺木自然需要医官在场。”说完这话,琅华就后悔了,她一定是被裴杞堂面前那碗醋熏晕了头,稀里糊涂地说出这番话。

    话音一落,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琅华更加不自在。

    从前跟裴杞堂认识的时候,真的不觉得坐在他旁边有什么不妥当,给他疗伤,陪着他在军帐里休息,都不曾有这样的慌乱,现在却像是个小孩子似的,端端地坐在这里,手脚都跟着麻了。

    裴杞堂道:“你是说,明年开春,我们的婚期也定了,你也该陪着我是不是?”

    琅华怎么说都不是,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她正心不在焉。

    “琅华,我这衣服方才烧火的时候坏了个洞,你能帮我补一补吗?”

    “哦。”

    琅华顺口就答应下来。

    “那你帮我找一件世叔的衣服,我将这件衣服脱下来给你。”

    裴杞堂说着站起身。

    琅华才恍然回过神来,眨了眨眼睛,意识到自己方才说了些什么话,立即道:“我其实不擅长针线。”

    她会缝合伤口,却不喜欢做女红,祖母偶尔提起这件事,让嬷嬷教教她,她做了几下就会扯谎眼睛疼,祖母心疼她也就不勉强了,所以每次她在女眷面前偶尔拿起针来都是做做样子,虽然也在穿针引线,脑子里想着的却是伤口的缝合。

    现在她要去给裴杞堂的衣服补洞……

    琅华道:“要不然,萧妈妈针线好,让她来……”

    “你答应我的,”裴杞堂笑着道,“琅华,今天那么高兴,家里犯了案,皇上又赐了婚,你就让我这一整日都欢喜,好不好?而且,我要去拜见老太太和世叔,总不能穿着件破袍子去。”

    他的眼睛闪烁间带着几分的迷离,脸颊上又有少年郎的青涩和纯净,嘴角上扬时的笑意,让人难以拒绝。

    琅华道:“那我就试一试,如果补的不好……”

    裴杞堂道:“补好,补不好我都穿。”

    既然他不怕,那她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琅华咳嗽一声,将阿琼叫过来:“去拿件我父亲的衣衫给裴四爷。”

    阿琼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琅华看向裴杞堂:“这下总可以了吧?”

    他今日又是吃面,又是让她补衣衫,一副不达目的绝不干休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好了,”裴杞堂笑道,“老太太应该已经歇好了,我去给她请安,顺便将家里的情形跟老太太说一说,也好让她安心。”

    这一点她倒是没有想到,祖母现在应该也想知道裴家会怎么安排。

    裴杞堂道:“司礼监照礼数选了三个日子,我也请老太太和世叔看一看。”

    “这么着急?”琅华没想到会这样快。

    “不急了,琅华,”裴杞堂低声道,“从你那一世到如今,我算是几十年没有娶妻了。”

    琅华的心又是一阵“怦怦”乱跳。

    说他不正经,可是又没法去反驳他。

    这话是她告诉裴杞堂的,算起来他说的也是实情。

    只是没想到这些事会被裴杞堂用在这里。

    她好歹是个重生而来的人,多多少少算半个先知,可是每次他提起来这档子事,没有来正经问过这个国家的气运,没有问过他将来的前程,而是用在了这样的地方。

    琅华吩咐阿莫:“去向祖母和父亲禀告一声,裴四公子来了。”

    送走了裴杞堂,琅华回到屋子里,阿琼已经将裴杞堂换下来的衣衫摆在了桌子上,琅华拿起来,在衣服的下摆上找到了被火烧到的小小圆洞。

    “大小姐,要将衣服补上吗?”

    琅华点了点头:“帮我拿针线,我来补吧!”

    这衣袍是新做的,大约是裴杞堂第一天穿,如果不补的好看些确实有些可惜。前世今生她有大把时间学针线,只不过她的性子是不肯勉强自己做不喜欢的事。

    以后也应该学一学,这样做起来得心应手。

    “萧妈妈,”琅华转过头,“您来教教我,这该怎么做才好。”

    萧妈妈不禁抿嘴笑,大小姐这是真的对裴四爷上了心。

    琅华刚捏起了针,院子里就传来呼喊声。

    “琅华,在屋子里吗?”

    萧妈妈不由地惊讶:“三太太跟着三老爷去山东,不是要过阵子才回来吗?”

    话音刚落,顾三太太已经匆匆忙忙进了门,二话不说就开始四处张望,然后将手里的一张符纸贴在了琅华的床头。

    萧妈妈皱起眉头:“三太太,您这是做什么?这符纸是从哪里来的?”

    琅华转过头看着那黄色的符咒,上面的朱砂鲜艳刺眼。

    顾三太太用手在唇下“嘘”了一声,然后跪下来规规矩矩地磕了三个响头,嘴里念念有词地说了一番。

    琅华不由地站起身,刚要上前询问顾三太太,顾三太太已经抓住了她:“琅华,你也过来拜一拜,快……道长说了越虔诚越好。”

    琅华去扶顾三太太:“三婶你先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顾三太太见琅华不肯听她摆布,只好叹口气:“琅华,你可真是个倔脾气,三婶这一路赶回来吃了不少的苦头,可都是为了你啊。”

    …………………………………………………………

    好久没这样写言情了,不知道大家爱看不,说说也不多,不了解你们的心意。

    这个月月票榜很艰难,眼看没几天就结束了,大家手里有月票的支援一下教主怎么样?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