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四十四章 醋王诞生(还是甜的)

第五百四十四章 醋王诞生(还是甜的)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琅华被这话说的心跳加速,不敢抬起头去看裴杞堂,别过脸:“真会哄人,怪不得……”怪不得前世里,人人都说裴四公子是位浪荡公子,不知道多少女子要为他掉眼泪。

    不过前世的事,她也只是道听途说,到底怎么样也不知晓,说出来会徒添困扰,还是算了。

    裴杞堂看着琅华目光闪烁,脸色微微一变。

    阿琼这时走过来禀告:“大小姐,荣国公府来人了。”

    琅华点点头:“我昨日跟孙妈妈说,要做几盘点心让她拿回去。”

    琅华说完看向裴杞堂:“你先去书房里等我,我一会儿就过去。”

    裴杞堂摇摇头:“我跟你们一起去吧!”

    这个家伙只要想做谁也挡不住他,索性今天算是接了圣旨,他们两个人的婚事已经定下来,祖母和父亲知道了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今天她也不想坏了他的好心情。

    琅华将点心亲手放进食盒里。

    孙妈妈笑着道:“昨晚国公爷一夜未归,奴婢担心的不得了,这么冷的天,在宫里站一晚,国公爷的旧疾定会复发,还好大小姐想得周全,国公爷进宫之前喝了姜汤吃了羊肉,又戴了大小姐做的一双护膝,这才没事。”

    “今天回到府里就忙着议事,饭也没吃多少,奴婢将点心拿回去,国公爷得了空就能吃一块。”

    孙妈妈说到这里,看到盘子里的点心比往常要小许多,顿时笑弯了眼睛:“没有大小姐可怎么好,大小姐什么都想到了,这点心一口就能吃掉一块,国公爷也就没有借口不吃了。”

    琅华接着道:“兄长不吃,就说是我做的。”

    孙妈妈点点头:“是了,这一个人吃东西也没什么意思,国公爷不肯按时用膳,真是急死奴婢们了。”

    琅华将食盒交给孙妈妈:“妈妈还是要劝说兄长,一天三餐定要按时吃,晚上用盐袋敷腿,若是不好好做,腿疾复发定然要吃苦头。在京中不比边疆那么辛苦,正好趁着这个时机好好养身子。”

    孙妈妈道:“奴婢都记住了。”

    琅华看着孙妈妈走了出去,这才想起来裴杞堂还在一旁。

    奇怪的是这次裴杞堂十分的安静,站在角落里一句话也没有说,他的脸上还挂着那浅浅的笑容,与琅华对视一眼才道:“我还饿着没吃东西,厨房里还有些什么?”

    琅华揭开锅,里面空空如也:“你也不早些说,今天的饭菜都是在大厨房做的,我下午就做了些点心,方才已经全都给兄长带走了。”

    裴杞堂道:“那不然你就给我煮碗面条。”

    复杂的菜饭她确实也做不出来,琅华道:“你真的要吃面条?”那可就真的省事了。

    裴杞堂撩开袍子去拿旁边的柴禾:“我帮你烧火。”

    萧邑就要上前帮忙,却被萧妈妈扯住眨了眨眼睛,裴四爷定然是有正经事要跟大小姐说,否则也不能从祠堂一直追到了厨房。她虽然不懂朝堂上的事,却知道这段日子大小姐的忙碌。

    看起来是一碗简单的面条,却香气四溢。

    裴杞堂脱掉了玄狐披风坐在桌子旁,将箸拿到手中,热气蒸腾中,他的眼睛格外的清亮。

    裴杞堂半晌没有吃面,琅华道:“怎么?不和胃口?”

    裴杞堂笑着向周围看去,“有没有醋?琅华给我找些醋如何?”

    醋?没想到裴杞堂还喜欢吃酸的。

    眼看着一大瓶醋都被倒进面碗里,琅华不禁嘴里发酸:“这是我们家自酿的,很酸,平日里我都很少会吃,你尝尝若是不能吃就将汤倒掉,我再盛些新的……”

    裴杞堂却吃的很尽兴,一碗被醋泡了的面条,一会儿工夫就进了他的肚子,他甚至端起碗来喝了半碗漆黑的面汤。

    琅华惊诧:“你这是……不会难受吗?”

    裴杞堂目光璨然:“这样就好多了,否则……会一直不舒坦。”

    怪不得他要吃面,原来是想喝醋。琅华抿了抿嘴唇:“这醋味道怎么样?家里的老家人做的,若是你喜欢,就多做两坛给你送过去。”

    今日的裴杞堂格外温和:“我喜欢。”

    琅华脸上也露出笑容来,她知道庆王被平反,裴杞堂心里定然不舒坦,所以今天她就让着他,希望能陪着他渡过难关。

    “琅华,”裴杞堂道,“你一直都很关切兄长,前世里兄长的处境如何?”

    琅华想到韩璋的惨死,摇了摇头:“前世,兄长死在了镇江。”

    裴杞堂看着琅华:“是因为西夏人?”如果没有琅华,朝廷不会对付西夏人,杭州守备也不会出兵增援韩璋,韩璋死了,江浙百姓定然会被西夏人杀戮。

    琅华颔首:“我和兄长前世没有遇到过,只是听说兄长为人坦荡,勇猛冷静又有一身的浩然正气,今生能够遇到,也是我们的缘分。”

    裴杞堂道:“兄长的确如此,”说到这里他的目光又温柔许多,“琅华,我前世是个什么样的人?”

    琅华笑道:“你与陆瑛政见不同,互为对手,我听到关于你的消息自然都是不好的。不过现在想一想,也不用相信。”

    裴杞堂思量半晌才道:“那我有没有家室?”如果前世他没有和琅华相遇,会不会已经娶了别人。

    琅华本想逗逗裴杞堂,抬起头却迎上了裴杞堂灼灼的目光,那双眼睛中满怀期待,又温情脉脉,她一时下不去嘴:“没有,至少我……离开之前,没有听说你娶妻生子。”

    仿佛听说了一件喜事,裴杞堂脸上的笑容如同忽然绽放的花朵:“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

    琅华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怎么,你还盼着自己一生不成亲……”

    裴杞堂点点头,看起来十分的郑重,没有半点玩笑:“是啊,我希望那时候我没有成亲,谁也没有娶。”

    琅华脸颊又是一红。

    裴杞堂微微笑着:“因为如果是这样,或许在你的那个前世,你虽然嫁给了陆瑛,整日困在陆家,但是我……却依旧发现了你,想要与你相识。”

    琅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是前世的事已经是过眼云烟,裴杞堂随意想一想又有何妨。

    琅华放在桌子上的手,再次被裴杞堂挽住。

    裴杞堂道:“琅华,我父亲已经沉冤得雪,皇室会将他重新入殓,我想……借着这个机会尽尽孝心。”

    琅华心里一动,觉得哪里不对头,可是又没想出个究竟。

    ……………………………………………………………………

    这两章就特别想些感情戏hohoho。

    喜欢的亲们,就多发说说,让教主瞧见呗。

    爱你们。

    求月票求推荐票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