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四十一章 明白

第五百四十一章 明白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士元一路躲闪,百姓们却越来越多,差点就蜂拥而上。

    徐士元伸出手想要阻止,却有更多的雪球飞过来。

    “看哪,看哪……那个人……”耳边传来孩童的笑声,“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让开,让开。”衙差懒洋洋地驱赶着人群。

    百姓见到这样的情形,知道官府不会真的为难他们,于是就更加肆意起来。

    “老爷,老爷……”徐家下人上前拉起徐士元,几个人如同过街老鼠般逃窜。

    “老爷,您快回去看看吧,这些人都疯了,将家里也围了个水泄不通。”

    徐士元只觉得胸口被人狠狠地打了几拳,这是在逼他认罪。

    虽然没有对他动刑,但是却败坏了他的名声,让他从此往后再也抬不起头来。

    徐士元想要查看周围的情形,不知哪里来的水,不偏不倚地泼在了他的身上,将他整个人浇了个透,风一吹,让他不由地牙齿打颤。

    “呸……”

    又一口吐沫飞来。

    “呸……呸……呸……”

    那些人眼睛中满是仇恨,仿佛恨不得将他撕开才解恨。

    “贪官,又是一个贪官。”

    所有人将对贪官的怨恨,全都发在了他身上。

    面对这些人,徐士元无力辩解。

    这一路格外的长,终于走到了家门前,他们主仆几个人省像是街头游荡的鬼魂,已经丢了一半的魂魄。

    “好了,散了散了吧!”

    衙差恰好这时出现,稳住了百姓。

    “徐大人,”衙差上前道,“我们大人说了,定然是传出了什么闲言碎语,才会出这样的事,所以这案子拖不得,您明日还是早早就到衙门,速审速决。”

    徐士元脸色苍白,嘴唇被冻得发紫,早就没有了平日里谦谦君子的模样。

    衙差也不等徐士元说话,禀告完就转身离开。

    一个小小的衙差都这样趾高气扬,是因为知晓他得罪了裴杞堂和顾家。

    徐三太太迎出来见到徐士元这般情形,眼泪不禁落下来。她嫁给徐士元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徐士元这般狼狈。

    “老爷,怎么会是这样,”徐三太太不知如何是好,半晌才回过神吩咐下人,“快去烧水拿衣服给老爷换上,再去请个郎中。”

    徐士元仿佛被惊到了般,任由下人上前摆布,半晌才回过神来。

    “老爷,”徐三太太抹着眼泪,不知说什么才好,“我们回太原吧,京城不是我们待的地方。”

    回太原?

    就这样认输?

    徐士元冷冷一笑,他徐士元能有今天,不是因为低头认输,而是奋力抗争,想方设法为自己谋划。

    他不能因为这一件事跌了跟头就从此放弃,他手里还有没下完的棋子。

    趁着徐三太太去厨房里煮汤,幕僚上来道:“老爷,要不然去跟公子说一声,请公子让人出面保老爷下来。今天的事定然是裴杞堂授意,只要稍加盘查就能发现端倪,御史言官知晓此事定然会弹劾裴杞堂……”

    徐士元摇了摇头:“不会,闫长贵偷卖药渣是真,顾家和裴家又刚刚立了大功,我不过是个小小的县丞,就算裴杞堂和顾家故意对付我,在御史言官那里也不值一提,裴家和顾家就是想要利用我,去摸公子的底细。”

    幕僚皱起眉头:“难不成就这样忍着,若是给您定了罪,必然会被罢职。”

    徐士元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若是被罢职,徐老夫人也会落井下石,他也就不能堂而皇之地进出衙门,为公子奔走。

    徐士元问过去:“外面有几个人盯着?”

    幕僚低声道:“没见什么人,不过以顾家的本事,就算安插了眼线,我们也察觉不出。”

    徐士元垂下眼睛,自从进了京城,他做事就束手束脚,不敢去见公子,就连许氏也只是藏起来,不能轻易前去问话。说到底都是因为顾家。如果不是因为顾家,闫长贵也不会被盯上,更不会被人抓住把柄。

    顾家居然会这样厉害起来,顾世衡不但做了官,还攀上了裴家。

    这件事也让他惊诧。

    裴家宁可被皇上猜忌,裴杞堂宁可毁了自己的前程,也不肯将顾家丢开。在许氏的记忆中,顾家并不曾与裴家有什么交集。

    真正与顾琅华有交集的人应该是赵翎。

    那个已经死在沈昌吉手中的赵翎。

    那个突然冒出来,挡在公子面前的庆王世子。

    为什么呢?他以为除掉了赵翎,就再也没有人影响公子的大业,却偏偏又冒出了个裴杞堂。

    在许氏记忆中,赵翎是立了军功进入朝堂,又在行宫救驾赢得了皇上的信任,现在赵翎不在了,皇上信任的人变成了裴杞堂。

    偏偏这个裴杞堂在许氏记忆中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这样一个人,生擒李常显,杀死沈昌吉,为庆王翻案……

    火石电光中,徐士元忽然想到了什么。

    赵翎和裴杞堂做了同样一件事。

    为庆王翻案。

    赵翎为庆王翻案,那是因为,只有这样赵翎这个庆王世子才能够堂而皇之地站在众人面前。

    裴杞堂为什么要为庆王翻案?裴家和庆王没有深厚的交情,裴杞堂却冒着危险,大费周章地做了这样一件大事。

    为什么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做的事却如此相像。

    徐士元豁然抬起头:“我要见公子。”他必须去见公子。

    幕僚惊诧,老爷怎么会突然改变了主意:“您这样做,会不会被顾家猜疑。”

    徐士元眼睛中透出一股的急切,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就算冒着危险,他今日也必须见到公子。

    ……

    徐士元换上了下人的衣衫,小心翼翼地从后门出来,走出胡同换了一匹马径直出了城。

    他的心仿佛要从胸口跃出来。

    这条路他很熟悉,因为在多年前,他亲手将阿静安葬在这里。

    那时候的他,心中有的只是仇恨。

    他要为阿静复仇,要向所有人复仇,即便他是个小小的庶子,他也要为阿静拼尽全力。

    徐士元下了马,一步步走到了一处土丘前。

    荒野里有的只是凄凉和萧索。

    这就像是个荒坟,很少有人祭奠,也很少有人知晓,这墓里埋葬的是个多么聪明又漂亮的姑娘。

    “兄长。”

    声音从徐士元背后传来,徐士元转过头去。

    ………………………………………………………………

    ┗|`O′|┛嗷~~,徐二太太改成了徐三太太,本来一个正经的夫妻戏,差点写成了奸***情,徐正元茫然无知时,戴了好大一顶绿帽子。

    绿油油哦绿油油

    求月票,这次只想要前十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