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三十五章 格外亲近

第五百三十五章 格外亲近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好半天裴杞堂才依依不舍地将琅华放开。

    风有些大,她的脸颊和鼻尖冻得有些发红,离开他的怀抱立即向手里呵着气,然后看向他:“吃饭了没有?”

    裴杞堂笑着道:“没有。”

    好像每次他过来总是空着肚子,不知道还当他家里没有口粮。

    小厨房里香气四溢,炖肉的大锅在冒着热气,肉汤不停地向外翻涌着,上午就开始炖的肉看起来已经软糯。

    吴桐不时地从房顶伸下头,灶上的厨娘慌忙将锅盖合上,插着腰,瞪着眼睛驱赶着吴桐:“快躲开,别把口水掉在锅里。”

    吴桐吞咽一口:“这是给谁炖的?这么一锅谁能吃的完?”

    厨娘道:“不管是给谁的,一定没有你的。”作势要将饭勺扔过去,吴桐慌忙缩头。

    琅华和裴杞堂走到院子外,裴杞堂立即闻到了香气。

    吴桐从房顶溜下来,笑着眨眼睛:“我就知道,大小姐这饭是给公子准备的。”

    “谁说我是给他准备的?”琅华扬起了眼睛,吩咐阿莫,“一会儿国公爷来了,就将人请过来。”

    听得这话吴桐像晒蔫了的花,顿时耷拉了头。

    琅华提起韩璋的时候,脸上是无比愉快的神情,虽然知道琅华只是将韩璋当成兄长,裴杞堂心里也有些酸酸的:“韩将军今天会过来?”

    琅华点点头:“我跟兄长约定好了,一会儿在家中见面。”

    趁着韩璋没来,琅华和裴杞堂进屋说话。

    “你知道天师道吗?”琅华问过去。对于天师道的事,她前世只是听陆瑛说,皇上请了一位天师,那天师带着弟子在几座山中设宗坛辅化皇图。大齐屡吃败仗,竟然被安南这样的属国带兵入侵广西,杀了几万民众。京城里听说这样的消息,大家开始惶惶不可终日,总觉得大齐已经千疮百孔,不知哪天都会被人兵临城下。

    皇帝立即又让天师做法稳住江山社稷。

    琅华当时觉得很可笑,不过陆文顕却将那天师奉为天人。

    现在想一想,从前她觉得厌烦的人,如今仿佛都在她的对立面上。

    裴杞堂道:“在江浙的时候我就听说过天师道,父亲在世的时候,与天师道的几位道长也有来往,道长们经常行些善举,为灾民施米施药,我小时候也曾偷偷地问过道长,道士是不是都会法术,道长却只给了我一本《道德经》。”

    裴杞堂道:“怎么想起来问天师道?”

    琅华将杭氏说的话仔细地讲给裴杞堂听:“我总觉得那道士知晓些什么。”如果找到那道士,也许当年许多事也就能解开了。

    琅华陷入思量,她虽说不在意自己的身世,却也不免会时常想起。

    裴杞堂看着琅华眉头微蹙,接着道:“江浙有一阵子,天师道也日渐兴盛,当时照顾我的嬷嬷跟我讲了件事,她家里有个妹妹,喜欢上了一个道士,不听家里人劝阻非要跟着那道士,那道士当然不肯答应,她就一直追着道士走遍了江浙,家里人都以为她会死在外面,最后那道士却磨不过她还了俗,道士的师父还说,那道士凡间俗事未了,等一切尘埃落定,还有机缘就再收他为弟子。”

    琅华听到这里知道裴杞堂是为了逗她开心:“你乱说些什么?哪有这样的事。”

    裴杞堂道:“我说的都是真的,那道士最会扎风筝,照顾我的嬷嬷还送过我一只他扎的风筝,他还有个女儿,等有机会我将她带过来给你瞧瞧。”

    每次只要说到正经事,总会被裴杞堂带歪,琅华有些哭笑不得,但是心里却轻松许多。

    “你说的那道士,若是知晓当年的事,要么他是亲眼看到,要么是曾参与其中,绝不会未卜先知,”裴杞堂想到这里抬起眼睛,“只要这个人还在,就一定能找得到。”

    琅华点点头,她也是这样思量。

    两个人话刚说到这里,阿莫过来道:“国公爷已经来了。”

    琅华起身:“我迎迎兄长。”

    ……

    韩璋给顾老太太请了安,就走进了内院,远远的就看见了琅华和裴杞堂站在树下说话。

    琅华脸上满是笑意。

    两个人显得十分的般配。

    他早知道裴杞堂是个不会轻易放弃的人,却没想到这么快就让裴、顾两家将这门亲事推到明面上来。

    庆王谋反案也要被重审。

    裴杞堂年纪轻轻也算有些本事。

    琅华看样子对这门亲事也不反对,否则不会是这般模样。

    只是琅华年纪还小,在娘家已经这样操劳,早早嫁了人去夫家还不知道要怎么辛苦,所以顾老太太不愿意让琅华太早出嫁。

    韩璋目光一深,顾老太太是想要琅华晚几年再出嫁,裴杞堂却会想方设法早早将琅华娶进门。

    韩璋咳嗽了两声,这才走过去。

    “兄长。”琅华提起裙角,走了过来。

    韩璋的手在琅华头顶上一拂,立即道:“胆子真不小,听说你在北门施药,用了九口大锅,用的药方和朝廷贴出来的不同,你就不怕出了闪失,被太医院诟病。”

    琅华笑道:“反正我怎么做都会被人盯着,还不如就随了自己的心意。”

    看着琅华,韩璋不由地想到了闵江宸的传言,两个女孩子,都经过一样的事,处理起来却格外不同。

    阿宸没有琅华的豁达,只怕要在这件事上吃亏。

    不过话说过来,又有几个人能像琅华这样,韩璋道:“你倒是想得明白,不过也要注意着些,就像这次一样,还是会面临险境。”说到这里目光微深,看向旁边的裴杞堂。

    裴杞堂上前给韩璋行礼。

    韩璋板着脸:“听说皇上已经下令尽早结案,刑部、大理寺的官员寸步不离衙门,你倒是自在……”

    裴杞堂迎上韩璋的目光:“兄长有没有听说,淮南王世子想要为王家辞掉镇守边疆之职,和兄长一样,在京中做个闲人。”

    淮南王也要卸下兵权,应该是因为那份手谕。

    太后向淮南王调兵的手谕是假,那份握在太后手中,庆王向韩家调兵的手谕定然也是假的。

    裴杞堂道:“兄长有什么思量,应该速战速决,机不可失。”

    韩璋心里猛然一跳,半晌才回过神来,裴杞堂叫他兄长,而他竟然只顾得想这件事,没有反驳。

    ……………………………………………………

    不把自己当外人。

    只能这样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