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三十一章 上门赔礼

第五百三十一章 上门赔礼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闵家。

    闵怀坐在椅子上面色阴沉。这么多年,他在官场上经过起起伏伏,在镇江甚至尝过生死一线的滋味儿,却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愤怒。

    不止是愤怒,更加的怒其不争,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他的阿宸。

    “老爷别生气,都是外面人乱嚼舌,阿宸不是那样的人。”闵夫人听到消息之后,早已经偷偷地哭了一阵,却又怕闵怀因此太过责怪阿宸,忙过来劝说。

    “等老爷办完了差事,我们就一起回杭州,时间久了也就没有人再说三道四。”

    听着闵夫人的话,闵怀神情却更加难看:“这是想躲就躲得了的吗?我们就这样走了,这些话照样传到族里,你要怎么说?陆家也在镇江、杭州落脚,你以为这件事就会不了了之?”

    闵夫人紧紧地攥住了帕子。

    闵怀抬起眼睛:“阿宸和陆瑛到底有没有私下见过面?”

    这句话问到了闵夫人的痛处。

    闵夫人一瞬间的沉默,让闵怀的心彻底沉了下去。

    闵夫人忙解释:“不是老爷想的那样,我们阿宸只是一时糊涂,这次去寺上也不是为了见陆瑛,而是为家里祈福,谁知道却……阿宸不知道陆瑛在禅房里,还以为是陆老夫人。阿宸已经得到教训,陆家若是硬要闹起来,我们家还会怕他们不成?”

    闵怀看着闵夫人:“你可知道阿宸心里怎么想?她还会不会惦记着那个陆瑛?”

    闵夫人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不会,一定不会,阿宸不是那样的孩子,这次她已经得到了教训,这些日子都足不出户,一直在屋子里做女红。”

    闵怀却没有把握,在此之前他甚至从来没想过,阿宸会不经过家中长辈,而对一个外男上了心。

    所以,什么事都有可能会发生。

    “老爷,陆三爷求见。”管事上前禀告,如同一记惊雷顿时在屋子里炸开。

    “谁?”闵怀几乎咬着牙问,“你说的是陆瑛?”

    管事道:“是……是陆三爷。”

    “他还敢登门,”闵怀怒火顿时冲上了头,“将他给我轰走,若是敢再来,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陆家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闵夫人吓了一跳,她从来没有见过老爷暴跳如雷的模样。

    躲在外面的闵子臣听到声音急忙快走几步进了屋。

    “爹,”闵子臣一脸急切,“您不能不听别人说话,就这样下结论,陆瑛跟陆家人不同,他的品行儿子最清楚。”

    “这件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有没有从中帮忙?”闵怀站起身来,“我竟然养了你这样一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和外人联手来害你妹妹。”

    闵子臣吓得一缩就要躲闪,想到陆瑛平日里对他的照顾又挺直了脊背:“爹,你就是打死我,我也要说,这跟我没关系,我就是觉得爹这样不公正,为陆瑛不平,怎么陆家人就都是一个模样,如果没有陆瑛上下打点,前两日就会有传言出来了。杨家这是见风使舵,故意向顾家买好……”

    “看我不打死你这个逆子……”闵怀拿起了胆瓶就要向闵子臣打去。

    赶过来的管事见到这一幕,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等到闵怀瞪着眼睛看过来,他才低声道:“大人,陆……陆三爷说……他是来赔礼的,而且……他还有要事向您禀告,请您要给他这个机会说清楚,这……这才能平息外面的传言。”

    “他还有什么可说的。”闵怀恨不得扒了陆瑛的皮。

    “父亲,”闵子臣咽了口吐沫,“您遇到事怎么就这样……偏见,就算您要打要杀也要听人先说话,万一陆瑛另有内情相告,您不是反而害了阿宸吗?”

    闵夫人听得这话也犹豫起来:“老爷,不然就听听他怎么说。”

    闵怀将手落下来:“如果他敢对阿宸有非分之想,我就算拼着官职不要,也打断他的腿,看他还敢再耍花样。”

    ……

    陆瑛被下人带到了堂屋。

    闵怀阴沉着脸坐在椅子上,闵子臣跪在一旁。

    屋子里的气氛格外阴沉。

    陆瑛上前向闵怀行了礼:“闵大人。”

    闵怀不做声,整个屋子仿佛被冰冻住了一般。闵怀的目光中透着一股的暴躁,恨不得立即就将陆瑛赶出门去。

    枉他当年还觉得陆瑛一表人才。

    “闵大人,这次的事都怪陆家,晚辈这里给您赔礼了。”陆瑛又是一揖。

    闵怀道,“本官没有你这样一个晚辈,你也不必来攀交。”

    闵子臣想要替陆瑛说话,陆瑛却又开口道:“这次的传言是因陆家而起,是我的祖母想要攀上闵家这门亲事,故意引得闵大小姐去禅房。”

    在人前数落自家的长辈是大忌,陆瑛却在这里说出来。

    闵怀十分的惊讶,不由地抬起头来仔细地去看陆瑛。

    陆瑛脸上除了歉意之外,有的只是坚定而坦荡的神情,让人觉得他是个品行端正的人。

    陆瑛道:“我祖母和家中的下人受了徐士元鼓动,我也是才弄清楚整件事,现在想起来,当年被明博士举荐去太原,恰好认识了徐士元,又被徐士元带到京城来,这一切恐怕也不是巧合。”

    闵怀目光一闪:“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陆瑛摇摇头,“没有真凭实据晚辈不敢也断言,但是总觉得这次顾家和裴家出事与徐士元脱不开关系,不知他是出于什么目的要故意陷害顾家。”

    陆瑛说到这里顿了顿:“我们陆家不过就是徐士元手里的一颗棋子,我和子臣在太原的手,都被他蒙蔽。”

    闵子臣听到这里立即道:“徐大人不是很好的人吗?太原百姓一直对他称赞有加,他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陆瑛低下头:“若不是因为这样,我也不会上当,以至于连累了闵大小姐。”

    闵怀仔细地想着陆瑛的话,半晌才冷哼一声:“你倒是将所有一切都推了干净。”

    “晚辈知道罪不可恕,”陆瑛道,“只是怕以后还有人会被徐士元所害,闵大人肯听晚辈这番话,晚辈已经很感激,闵家想要怎么处置这件事,晚辈都毫无怨言。”

    …………………………………………

    大家怎么看陆瑛这样做捏。

    还有11天到月底啦,求大家手里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