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二十五章 人财两空

第五百二十五章 人财两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谨莜僵硬地松开了杭氏的手臂,杭氏却没有注意,陪着琅华接着向前走去,沿路介绍这徐家的院子摆设。

    很快就将徐谨莜抛在了身后。

    “琅华,”杭氏脸上露出为难的神情,“你这次来徐家,是不是为了我家二老爷的事?”

    琅华道:“我也是才知晓,原来那个闫长贵是徐二老爷的人。”

    杭氏虽然心里已经有所准备,仍旧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那个人说的都是真的?二老爷将顾家药铺里的药渣拿出去贩卖?”

    琅华抬起头来,花厅就在不远处,徐老夫人已经回到家中,这个徐家看似是杭氏主持中馈,其实一切都握在徐老夫人手里。

    琅华低声道:“夫人不用担忧,这件事我会跟老夫人和二老爷说清楚,有些事,必须寸步不让。”

    杭氏听得这话不禁惊诧,琅华的话是什么意思?

    有些事,必须寸步不让。

    是这样的吗?她在徐家这么多年,每次老夫人说什么她都不敢违抗,即便和她的想法格格不入,她依旧要接受,从来没有像顾大小姐说的这样,寸步不让。

    徐老夫人身边的管事妈妈过来说话,琅华立即迎了上去。

    “母亲,”徐谨莜拉住杭氏,“顾琅华跟您说了什么?她为何来我们家,想要做什么?”

    杭氏一脸茫然地摇头:“琅华说要向老夫人禀告。”

    ……

    琅华给徐老夫人请了安,这才坐在你椅子上。

    徐老夫人笑着道:“好久不见了,看着长大了不少。”说着仔细地去看顾琅华,她的眼睛十分清澈,眉毛修长却又并不显得太过纤细,皮肤白净而光滑,整个人优雅而矜贵。

    徐老夫人的心如同被刺了一下。

    从顾琅华身上竟然依稀能看到老太爷的影子。老太爷在世的时候,她做不得半点的主,徐家的那些老家人更不将她放在眼里。

    她好歹也是出身官宦之家,进了徐家的门也不算是高攀,为徐家生儿育女,辛辛苦苦照顾老太爷起居,却被这样对待。

    想到这里,徐老夫人有些心情低落,仿佛一个无形的阴影将她牢牢地罩住。

    她忽然有种感觉,这个顾琅华和老太爷一样是她命中的克星。

    琅华迎上徐老夫人的目光:“老夫人身体如何?”

    徐老夫人目光一黯:“老了,不中用了,是一日不如一日,这两日精神也不济。”

    琅华没有反驳徐老夫人的话,而是微微笑了笑。

    徐谨莜觉得心里不舒坦,难道这个时候,顾琅华不应该说些让祖母身体康健的客套话吗?

    徐老夫人这是想要将她推出门。

    琅华向屋子里瞧了瞧:“那个闫长贵可在这里?门口的药商都说,闫长贵进了徐家大门。”

    徐二太太七窍生烟,顾琅华还真是不客气,就算是上门要人,也要转个弯,谁像她这样直来直去地毫不避讳。

    徐二太太道:“我也不知晓这闫长贵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也不是我们徐家的下人,平日里不从我们家中领月例,我们家老爷大约是请他做过几次事,谁知道他就赖上了。”经过了方才的风波,徐二太太已经定下神来。

    琅华挑起眉毛:“这么说,闫长贵和徐二老爷无关了?”

    “没关系,”徐二太太立即道,“当然没关系了。”

    琅华端了茶碗抿了一口:“闫长贵买了顾家的药铺,付了十万两银子定金,这两日再交十万两银子余款,顾家的店铺就是他的了。”

    二十万两不是小数,一个掌柜的哪里来的这么多银钱,定然是背后有人支持。

    徐二太太讪讪地道:“这么多银子,我们老爷可拿不出来,这店铺不是我们买的。”

    徐松元却皱起了眉头,顾家的药铺开在了东街,冬日里不管是房屋还是铺子价格都会低一些,铺子买到手,压到明年春天,等外面的商贾来到京城,就能再卖个好价。老二向来喜欢做这样的生意,不用花费太多精力就能从中赚不少银钱。

    琅华从萧妈妈手里接过一只匣子放在桌上,然后慢慢打开:“这是我前些日子收下的银票,一共十万两银子。”

    一摞厚厚的银票仿佛将所有人的眼睛都映得发亮。

    琅华道:“闫长贵偷卖了顾家留下的药渣,顾家的药铺不能再卖给这样的人,所以我这次上门是来退还定金的,按照约定,如果我不肯卖店铺,还应该再赔十万两银子。”

    徐谨莜差点惊呼出声,如果是二叔授意闫长贵买了铺子,转眼之间就赚了十万两。

    琅华接着道:“听说药商闹事,说到底这件事和顾家有关,我已经让伙计去查看了药商手中的药渣,确定是我们顾家药铺失窃的药渣。”

    “这次来徐家,就是告诉那些药商,不该围在徐家门口闹事。”

    听得琅华这话,徐二太太立即道:“顾大小姐说的对,总要弄清楚再说,这与我们家没有什么关系。”

    琅华点点头:“徐二太太说的对,倒卖假药是重罪,那些药材卖了出去,病患用了这种药,轻则病情加重,重则丧命。尤其现在隆冬季节,伤寒盛行,官府已经出榜让百姓服药解症,京中大户也纷纷施药,现在闹出这样的事来,朝廷定然会严查不待。所以,最好的办法应该是报官。”

    报官两个字,让徐二太太僵在那里。

    琅华接着说下去:“我会为药商作证,证明闫长贵卖给他们的药材就是我们顾家失窃的药渣。至于这定钱既然不是徐家的,我就带回去,找到买药铺的人,再将银子还给他们。”

    琅华伸手“啪”地一声合上了盒盖。

    清脆的声音像是夹到了徐二太太的心,让她顿时疼起来。

    顾琅华这是来威胁徐家的,闫长贵若是一口咬定是与老爷一起倒卖了药渣,官府定然就会将老爷叫去询问。

    现在这银钱没有他们的,他们还要背上官司。

    “老爷,”管事上前道,“官府来人了,要抓闫长贵,还要请二老爷去衙门里问话。”

    徐松元面色不虞站起身来:“就像顾大小姐说的,这件事非同小可,将闫长贵交给衙门,让二老爷去说个清楚,免得他们冤枉我们徐家。”

    ……………………………………………………

    还有一章,10点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