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二十三章 推脱不掉

第五百二十三章 推脱不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正元刚出了门,就看到一个衣衫凌乱的人向院子里跑来,徐家下人想要伸手拦住他,却被他一脚踹开。

    徐正元脸色微变,立即走上前去,跟那个人顿时撞了个正着,徐正元张开嘴就要说话,却觉得几滴雨水般的东西落在了他脸上和嘴里,他还没有弄清楚是些什么,就闻到了一股恶臭。

    那是净房里的味道,新鲜的和陈旧的屎尿混合在一起,扑面而来,落在他嘴里的那几滴,咸咸的,仿佛贴在了他的舌头上,然后被他的唾液融合,向嗓子眼推去,他不自觉地吞咽了一口。

    这下屎臭的味道顿时充斥了他整个身体。

    “呕”徐正元忍不住弯腰吐了一口,胃里的东西拼命地向外涌,争先恐后地想要从他的口鼻钻出来。

    他还没有尽情地吐干净,就觉得手臂一热,已经被人攥住,然后那恶臭的源头张开怀抱死死地依偎在了他的身上。

    “二老爷,他们要弄死我,他们逼我们吃药,将我按在粪水里……二老爷,您救救我……”

    徐正元想要将闫长贵甩开,却越挣扎越被他死死地勒住。

    “来人……”徐正元喊着,“都愣着做什么,将他给我拉出去。”

    徐家下人立即扑了上来。

    徐松元挡在了徐老夫人和杭氏等人面前,转过头来看向杭氏:“你们还是回去内院里去吧,这里有我和二弟处置。”

    徐老太太脸色难看,用帕子捂住了口鼻,看着徐正元狼狈的模样,不禁喝道:“人都哪里去了?怎么就让人闯了进来?门上的管事呢?”

    管事立即过来告罪:“老太太,都是小的们的错……小的们正跟那些闹事的人说话,谁知道他就挤进门,他身上……满是……我们一时无法下手。”

    “原本想着将他堵在一进院,没想到他知道长廊后面的侧门,就直接过来了。”

    管事也很委屈,哪里能想到这个人就像进自家院子一样熟门熟路。

    徐老夫人目光一敛,看向旁边的徐二太太。

    徐二太太低下头不敢说话,闫长贵不是第一次来了,上次老爷带他进门,怕走正门显眼,可能就是从侧门到的后院。

    这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个闫长贵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从一个办事谨慎的掌柜,变成了这般的模样。

    徐家下人七手八脚将闫长贵拉开,徐正元的衣袍却也被撕开了两条长长的口子。

    终于身上少了束缚,徐正元呆呆地站在那里,感觉着自己身上的臭气,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

    “快去侍奉二老爷更衣。”徐二太太捂住口鼻吩咐下人。

    “二老爷,”闫长贵却不准备放弃,撕心裂肺地喊着,“您就发发慈悲,将他们买药的银钱给他们,否则他们真的会杀了我。”

    徐正元脸上的血色顿时褪了干净:“什么买药的银钱?你胡说些什么。”

    “二老爷,是您让我将顾家不要的那些药渣卖出去的,”闫长贵神情十分的慌张,“您说顾家炮制后的药渣还有药效,便宜卖出去绝不会被人察觉。”

    徐正元身上的汗毛都根根竖立,闫长贵怎么能这样轻易地将他供出来。

    徐松元诧异地看着徐正元,“你们在卖假药?”

    “我当然没有。”徐正元立即反驳,他想要将这件事圆过去,却一时找不到借口。

    徐二太太急忙上前:“还是先让老爷换了衣服,这样要怎么说话。”

    闫长贵依旧张着嘴说个不停:“二老爷,这都是您出的主意,否则我哪来的胆子。我说不如将顾家的药铺买到手再说,我们只是付了定钱,闹出事来顾家万一将反悔可怎么得了。二老爷却说顾家无法顾及这些,现在能赚一笔是一笔。”

    闫长贵说到这里发现自己失言,立即闭上了嘴。

    徐松元头顶如同炸了个惊雷:“你们买的是顾家的药铺?”

    徐正元神情慌张,徐二太太也不由自主地攥住了帕子。

    院子里一瞬间安静。

    徐正元此时此刻的模样,已经让所有人得到了答案。

    徐老夫人表情严峻:“你什么时候做上了药材生意?买谁的药铺不好,为什么偏偏买顾家的药铺?”顾家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和顾家做生意就是与虎谋皮,说不得早就落入了顾家的陷阱。

    徐正元嘴唇一哆嗦,话没有说出来。

    徐松元眼睛中满是失望:“二弟,你怎么能这样做,顾家出了事,你乘人之危不说,还卖起了假药,那是要出人命的。”

    徐二太太颤声道:“不是我们买的药铺,这些事跟我们无关,我们哪里买得起这样的药铺,真的不是我们……”

    徐二太太说完看向闫长贵:“你说,这药铺是不是二老爷要买的?”

    闫长贵怔愣片刻才摇了摇头,却没有说话。

    “顾家人来了,”管事妈妈过来道,“那些人将顾家人请过来了。”

    徐老夫人眼睛一沉:“来的是谁?顾家的管事?”

    管事妈妈摇摇头:“是顾大小姐,马车已经到了门口。”

    顾琅华为了这件事找到了徐家。

    杭氏急忙道:“快,将顾大小姐请去花厅里。”

    旁边的徐谨莜目光闪烁:“母亲,这个时候您若是让顾琅华进门,岂不是就定了二叔的罪名。”

    “那也不能这样躲着,”徐松元面色威严,脸上是不容置疑的神情,“二弟既然没有买药铺,更没有指使旁人卖假药,还怕一个小女孩不成?如果能将事情说清楚,也正好还了二弟的清白。”

    徐正元脸上一阵青一阵红。

    “还愣着做什么?”徐松元看向管事,“快将人请进来。”

    管事看向徐老夫人,徐老夫人抿着嘴唇,半晌冷笑一声:“现在是大老爷做主,就照大老爷的吩咐去做。”

    管事忙退了下去。

    ……

    琅华在徐家下了车,徐家在京城的宅院是祖上留下的老宅,徐松元搬进来时,只是简单修葺了一翻,门口的两只石狮子还是徐家旁支的子弟送来的乔迁贺礼。

    琅华向左边的石狮子望去,不知怎么的她下意识地觉得,左边的石狮子脚下的石料会有些不同,应该是雕刻的时候残了一块,雕工找了块相似的石料镶嵌了上去,如果仔细看过去,就能发现那块石料略微有些发青。

    想及这些,琅华鬼使神差地走上前几步,仔细地去看那只石狮子。

    ………………………………………………

    最近家里事太多了,忙的我。。。。。。

    更新了这章去做饭。晚上继续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