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一十三章 一举两得

第五百一十三章 一举两得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皇帝正思量着。

    内侍进来道:“皇上,大理寺周直大人递折子,说是有重要案情要向皇上禀告。”

    周直是跟着屈承如一起审案的。

    “屈承如来了没有?”皇帝问过去。

    内侍道:“没有,只有周直大人。”

    皇帝沉着眼睛:“叫进来吧!”慈宁宫出了事,现在他最想知道的,赵家案情是否有了进展。

    周直进了大殿,立即跪下来:“皇上出大事了,今天大牢里出大事了。”

    皇帝皱起眉头几乎就要斥责这个周直,身为大理寺官员,朝廷对他委以重任,他却这样不知礼数,进来就大喊大叫。

    皇帝压着沈腾而起的怒气,威严地看着周直。

    周直吞咽一口立即道:“皇上,赵家供述……说……太后娘娘……太后娘娘……”

    皇帝就咬牙切齿:“说。”

    周直这才道:“太后娘娘曾写下手谕调动边疆大军,助庆王谋反,赵家这些年一直在追查这份手谕的下落,赵……赵宗叔前些日子刚刚得了这份手谕,进宫面圣为的就是向皇上禀告这件事,没想到却被太后杀了。”

    赵宗叔是赵三老爷的名字。

    听到这个人,皇帝顿时有些不自在,眼前出现了赵宗叔衣衫不整死在软榻上的情形。

    赵宗叔进宫为了什么皇帝再清楚不过,怎么会跟手谕扯上关系,难不成赵家是想要借此机会扳倒太后?

    周直接着道:“太后娘娘关押这皇……赵氏……也是因此要挟赵家,要赵家就此认罪,否则太后就会处死皇后娘娘。”

    “赵家人还说,皇后娘娘已经怀有身孕,赵家人就算拼了性命也要保护皇子。”

    听起来合情合理。

    如果在今天之前,皇帝听了只怕也要相信几分,可惜现在慈宁宫出了事,太后已经将赵氏送了过来。

    赵氏好端端地就在后面的侧殿里,谈何要挟?

    皇帝早听说庆王已经与韩家、王家约定好,待庆王举起反旗之时,会亲自写手谕给两家,两家以进京勤王为借口,率大军兵临城下,逼他退位。

    这两份手谕一直没有下落。

    所以皇上一直忌惮淮南王和荣国公府。

    现在赵家人又说手谕是太后所写,当年太后准备拥立庆王。

    皇帝看向周直:“赵家人可拿出了手谕?”

    周直忙道:“赵宗伯说除非能保证皇后娘娘平安,他才能将手谕交出来,微臣不敢擅自做主……所以才……”

    旁边的常安康听得这话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太后娘娘一念之差就能引起宫中大乱,如果赵氏在慈宁宫出了半点差错,赵家这样一告,只怕皇上和太后就真的要分出个高低胜负,不知道有多少人因此遭殃。

    即便是现在,他也忍不住牙齿打架。

    皇帝目光阴沉:“朕要看那份手谕。”

    周直急忙应了:“微臣这就去向赵家人要出手谕。”

    皇帝满意地点头,却忽然想到:“屈承如去哪里了?”

    提起屈承如,周直面有难色,顿了顿才道:“屈大人今日公务繁忙,有人鸣冤状告顾家……屈大人……”

    “他倒是忙的很……”皇帝脸上浮起怒气,“将屈承如给朕传进宫来。”

    周直不敢再多话,低着头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

    周直刚离开,殿外的宫人就快步进来报信。

    “慈宁宫那边有消息了,宁王府的下人招认了,那侍奉宁王的嬷嬷与大理寺的屈承如大人有往来,给宁王下毒,是为了帮助赵家脱困。”

    宁王竟然是被身边人下了毒。

    皇帝皱起眉头,只有那个傻子才会被如此算计。

    屈承如果然有问题。

    怪不得赵家的案子在他手中一直没有进展。

    赵家为了能够脱身,真是想尽了办法,一面安排宁王中毒,一面通过周直将太后手谕之事禀告给他。

    这一手棋真是下的漂亮。

    他真的要借赵家的手除掉太后吗?慈宁宫今日的事已经闹得宫中人尽皆知,他要怎么捂住悠悠众口。

    更何况还有太妃在那里。

    除非那份手谕十分可靠。

    赵家到底是什么情况,那个该死的屈承如到底在做些什么。

    如果换做裴杞堂大约已经将整件事弄个清清楚楚,何必让他在这里猜测。

    ……

    屈承如感觉到肚子在向他招手。

    “咕噜噜”一声响,“咕噜噜”两声响,他就再也忍不住直接奔向净房。

    整整半天时间,他几乎都在净房中度过。

    屈承如皱起眉头,偏偏在这种时候,他身体不舒服起来。这可能说的就是好事多磨,真希望赵家的案子能早些顺利审结。

    “屈大人,屈大人……”随从的声音传来。

    屈承如咳嗽了一声,外面的随从立即捏住了鼻子禀告:“屈大人,周直周大人从宫中出来,说是……皇上召您过去回话,内侍还在前面等着呢。”

    周直怎么进宫去了,屈承如差点直接站起身走出来。

    屈承如快速整理好衣服,匆匆忙忙赶到了前堂,周直立即迎了上来,屈承如还没有责问周直擅自进宫之事,周直已经先开口:“屈大人,您可算是回来了。”

    回来了?

    屈承如皱起眉头,他一直都在衙门里,不过就是抽空见了一下方家人,看了看那些状告顾家和裴家的案宗,跑了几次净房而已。

    屈承如正要纠正周直的说法,周直接着道:“赵家拿来了太后的手谕,屈大人正好拿着一起呈给皇上吧!”

    太后的手谕?

    这又是怎么回事?

    他这些日子一直加紧审问赵家人,赵宗伯等人在他面前不肯多说一个字,他并不知晓周直指的“太后手谕”是什么东西。

    屈承如忽然心神不宁起来,怎么转眼都功夫,他就有了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

    内侍不阴不阳的声音响起:“事不宜迟,屈大人跟奴婢们一起进宫吧,皇上还在勤政殿里等着呢。”

    “等一等。”众人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屈大人将方家孝顺您的药方一起带进宫吧,到了宫里皇上面前我们也好有个分辩。”裴杞堂大步走了进来。

    ……………………………………………………

    神勇无敌的小裴来了!!

    求月票呀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