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零四章 必须动手

第五百零四章 必须动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琅华送走了顾世衡,才将老乐叫过来仔细询问。

    老乐轻声道:“现在京中除了赵家人四处走动不说,那个刚刚接手案子的屈承如去了刑部、大理寺官员的府邸。”

    老乐说完抬起头,眼睛一亮:“还去了徐士元家中。”

    琅华忍不住欣喜:“想要抓到他还真不容易。”

    老乐低声道:“这个徐士元每日里除了去衙门,很少在外面应酬,来往的官员都是与他有公务来往的。”

    琅华点点头。

    这就是徐士元聪明的地方。

    徐士元从实职的县丞补到虚职的修撰,这样的升迁十分不起眼,轻易不会被人盯上,却很容易再次进阶。他没有其他的爱好,很少出去应酬,在家中写字作画,调琴,看起来与世无争,就算被徐老夫人逐出家门,也没有找徐氏长辈去争辩,仿佛对如今的处境已经十分的满意。

    唐彬的案子,朝廷调查真定、太原的官员,徐士元没有受到半点的牵连。太原百姓交口称赞徐士元是个清官。就连杭庭之也说不出徐士元什么话来,顶多说他只能做好分内事。唐彬这样的大案,徐士元充其量不肯同流合污,却没有向朝廷揭发的勇气。

    现在仔细想想,徐士元的做法是极为聪明的。

    唐彬若是没有被告发,徐士元也会因为护城有功得到晋升,唐彬被告发,徐士元作为真定、太原少数清廉的官员也被吏部提拔留在了京城。

    有这样的手段和算计,绝不可能与世无争。

    老乐道:“我们毕竟才在京中布置人手,很难面面俱到,大小姐一直觉得徐士元有蹊跷,我们也是现在才查出点端倪。”

    并不是所有人都像陆文顕那么笨,徐士元是个不起眼的卒子加上行事谨慎,如果再有防备,很难捉个正着,要不是他们故意退下来,让屈承如忍不住有了动作,他们仍旧只是有所怀疑,找不到凭据。

    “这件事不能让我父亲知道。”琅华嘱咐老乐。

    老乐道:“大小姐放心。”

    琅华很清楚徐士元和许氏的事在父亲心里是个疙瘩,让父亲知晓她在调查徐士元,说不得会以为她想要查清楚自己的身世,等她将一切查个清楚,会原原本本告诉给父亲。

    老乐仍旧心存疑惑:“大小姐,我有件事不明白,你觉得徐士元这样的人到底能做什么呢?他和屈承如又是听命于谁?”

    琅华站起身:“你还记得在西夏的时候,宁王叫我‘阿静’吗?”那次如果不是裴杞堂解围,她当众被宁王抱过之后,面临的就不是如今的局面了。

    如果是宁王,那么一切就都有了解释。

    宁王和徐士元会因为阿静的关系顺理成章地站在一起。

    也就只有宁王一党才不会愿意看到赵氏生下皇子,想方设法地要除掉赵氏。

    许氏若是活着,一定在徐士元手中,面对昔日的情人,许氏会将所有一切都告诉徐士元。包括她的身世。

    她怀疑,徐士元和许氏的奸情被揭开,也有徐士元的功劳,徐士元的目的就是要顾家放弃她,或者她离开顾家。

    一切已经越来越清楚。

    所有的线索都指向这两个人。

    ……

    赵大老爷将自己缩在黑暗里,一直等到狱卒来送饭,赵大老爷才抬起了头,慢慢地挪到了牢门前。

    狱卒低声道:“老爷,二爷那边都已经知会了,二爷也翻了口供。”

    赵大老爷一脸的欣喜。

    他们相继都翻了口供,朝廷却没有对他们施加重刑审讯,这代表了什么?是皇上有意要放了他们,都是因为娘娘怀了身孕,他们才会有一线生机。

    “现在就差去跟娘娘说句话,这样我们就能里应外合地出去。”

    皇上惩戒裴家和顾家之后,只有那个新上任的屈大人紧抓着他们不放,其他官员不过就是走个过场。

    皇上的态度已经很明确,现在想要治罪赵家的就只有太后而已。

    赵大老爷皱起眉头,现在最可怕的是,如果赵氏一族被朝廷处置,皇后娘娘就没有了依靠,只能任太后宰割,即便能生下了孩子也是去母留子,那孩子会成为太后手中的傀儡。

    赵大老爷咬牙,赵家想要活下来,就要除掉太后。

    赵大老爷抬起头:“告诉青云先生,我们准备了多年的那封手谕有用了,还有众多官员的投名状。”只要和赵家有来往的官员,赵家都为他们伪造了一份投名状,就是要等到关键时刻拿出来用处。

    就像当年庆王谋反案一样,如果没有那些书信,皇上如何才能惩治庆王。

    只要时机成熟,他们就会帮皇上拔掉那些可能会威胁到皇上的尖牙。

    皇上也一定会护着他们。

    “顾家和裴家不会再插手这桩案子了?”赵大老爷仍旧不放心。

    顾世衡审讯的法子他们已经见识过了,只要顾家和裴家不要插手,这件事就容易的多。

    “不会了,顾家在卖药铺,院子里堆满了箱笼,今天一早走了十几辆马车,请的镖局一路护送往南去了。”

    如果顾家是在演戏,这真是大动干戈。

    赵大老爷松口气:“这就好,给皇后娘娘送个信,让娘娘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

    皇上给了他们喘息的机会,他们就要利用起来。

    ……

    慈宁宫里,太后与程女官下棋。

    程女官不停地擦着额头上的汗,太后今天一路攻杀,让她难以招架。

    “不下了。”太后将棋子扔进棋篓,抬起了眼睛。

    “娘娘,是奴婢不好。”程女官慌忙赔罪。

    “跟你没有关系,”太后站起身来,“是哀家替他着急,眼下的局势那么明显,他还在拖些什么?应该速战速决。”

    太后指的是赵家的案子。

    程女官舔了舔嘴唇:“会不会是……赵氏有孕的事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

    太后恍然一笑,这宫里就没有不透风的墙,敬事房只要一查就知道了结果,皇上会知道哀家一点都不惊讶。

    哀家惊讶的是,那些身处大牢里的赵家人也知道了。

    这个孩子等于给了赵家人希望,赵家人会倾其所有争这一线生机。

    手里握有多大的筹码,就会做出多大的事。

    她觉得赵家一定会生事。

    “太后娘娘,”内侍匆匆忙忙进了门,“太后娘娘,不好了,宁王爷不知怎么了,从昨夜睡到现在,奴婢去喊,却喊不醒……”

    …………………………………………

    为了节奏快点,改了好久。

    嘿。

    求月票宝宝到怀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