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五百零二章 搅合

第五百零二章 搅合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士元不知道该怎么跟屈承如说。

    面对一个愚人,任他再怎么解释都是对牛弹琴。

    “你知道公子的脾气,”徐士元道,“凡事不要自作主张,金国使臣很快就要来了,现在正是关键时刻,弄出大事来,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屈承如脸色一变:“我知道了,在勤政殿我也是无可奈何,只要能办好赵家的案子,绝不会再节外生枝,至于顾家和裴家……”那可不是他能管的。

    徐士元沉吟半晌才道:“皇上真的想要留下赵氏的孩子?”这么说,他要花心思在赵家人身上。

    送走了屈承如,徐士元叫来幕僚:“明日你让人去试着买顾家的那些药铺,看看顾琅华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幕僚低声道:“那我们要买吗?”

    徐士元点点头:“只要她卖,我们就买。”顾家敢卖,他们为什么不敢买,顾琅华如果临时变卦就是在耍手段,他要第一时间知道整件事的进展,然后将消息散播出去。

    “让闫长贵过去,那是太太手里的人,在京中管着太太的铺子,人机灵能干,什么事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徐士元吩咐完觉得很满意。

    让屈承如盯着赵家,闫长贵盯着顾家,他只要听着消息随机应变就好。

    ……

    顾家,顾老太太听着姜妈妈禀告:“大小姐让厨房煮的羊肉,用了整整一条羊腿肉,从寅时就开始炖上了,大小姐卯时初起来的,换了衣服就直接去了厨房,裴四公子是辰时中进的门,正好一切都准备好了。”

    两个人像是商量好的一样。

    不过顾老太太却知道,这样的事不可能会约定好,昨晚的事态发展到什么程度谁都不知晓,只能说两个人互相配合的很好。

    姜妈妈轻声道:“从西夏到京里,两个人也经过不少的事了。”

    “可不止是在西夏吧。”顾老太太眼皮微微沉下来,照琅华说的,他们在镇江就认识,琅华在庄子上救了裴杞堂,也许这就是缘分。

    从前顾家和庆王的缘分还没有断,如今琅华和裴杞堂站在了一起。

    这件事旁人不知晓,琅华却都告诉了她。

    当时她就有了警觉,知道那个裴杞堂就心思不纯,果然被她料中了。

    她是不想琅华嫁给这样一个身世复杂,将来吉凶难料的夫婿。可是很多事要看琅华的意思,旁人是强求不来的。

    姜妈妈以为老太太说的是杭州的事:“老太太是担忧裴四公子会像在杭州一样犯浑吧?这……可不好说,这个人的性子和普通人不太一样。”

    “是不一样,”顾老太太沉下脸,“现在已经闹得满城风雨,我们琅华的名声还要不要。”

    顾老太太目光落在桌子上那张裴家的拜帖上。

    姜妈妈轻声道:“那裴太夫人您是见还是不见。”

    顾老太太抿了口茶,如果琅华不想让她见裴太夫人,一定早已经来告诉她裴家的事。琅华没有说,证明从心底里并不排斥这件事。

    琅华在她身边长大,这孩子的心思她最清楚。

    顾老太太道:“见吧!拜帖来了,我们就将话说清楚,想要娶我们家的孩子可不像他们想的那么容易。”

    现在裴家和顾家都在风头上,想要度过这关,就要经受点挫折。

    裴杞堂真的有本事的话,就应该能想到法子将琅华娶回去,这样她才会放心地将琅华交给他,否则……就别想做顾家的姑爷。

    ……

    皇帝在勤政殿听着内侍禀告。

    “裴太夫人登门拜访顾家,看样子是替小裴大人说好话了,”常安康顿了顿道,“结果应该不太好,裴太夫人从顾家出来的时候脸色不好看,差点摔了个趔趄。”

    皇帝冷笑:“裴家真是要跟朕打擂台了,朕要赐婚,裴家就去求娶顾家小姐……都是从前朕太纵容他们。”

    常安康低下头,谁知道裴杞堂竟然是个情种,这边忤逆了皇上的意思,回去就去央求裴太夫人。

    “听说裴大人回去将小裴大人就关在了书房,还动用了家法……谁知道小裴大人是百折不挠的性子,就是不肯低头,应该是裴太夫人看不过去,怕又闹出之前小裴大人离家的事来,主动去了顾家……”

    皇帝深沉地看了常安康一眼:“还百折不挠,你知道什么叫百折不挠,他也配。”从前就听说裴杞堂是个胡作非为的,将整个裴家闹得天翻地覆,如今为了一个女人,竟然不管不顾到了这个地步。

    “皇上,舒王爷求见。”

    皇帝皱起眉头。

    这个从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连宫廷赐宴都懒得来的舒王,今天怎么会突然递牌子求见。

    “不见,”皇帝话刚出口,却转念改变了主意,“让他进来吧,朕要听听,他想说些什么。”

    舒王很快被领上来。

    见到皇帝,舒王规规矩矩地跪拜,然后坐在一旁。

    半盏茶过后舒王笑着开口:“臣是来为皇上解忧的。”

    皇帝抬起眼皮,示意舒王说下去。

    舒王笑吟吟地开口:“这两天的事闹得沸沸扬扬,这裴家本应是朝廷股肱之臣,怎么能如此的荒唐,不过……说到底裴杞堂还是太年轻,十几岁的年纪正是管不住自己的时候,不能面面俱到也是有的,皇上赐婚对裴家来说本就是天大的恩赐,如果顺着裴杞堂的意思,将顾大小姐赐给他……岂不是两全其美。”

    皇帝惊讶地望着舒王。

    舒王捋着胡子,一脸的高深莫测,仿佛将自己当成了个设谋献计的幕僚。

    什么乱七八糟的,舒王到底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明明什么都不清楚,竟然这样振振有词地在他面前说话。

    皇帝觉得仿佛被人用锤子狠狠地打了胸口,顿时说不清的憋闷。他猜忌的就是顾家和裴家为太后办事,现在他却为两家做起了红娘。

    皇帝面色铁青,阴恻恻地道:“裴杞堂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来跟朕说这些?”

    舒王被说得一怔,慌忙挥手:“没有,这可没有,臣真的是来为君分忧,臣是一心热忱,可照日月。”

    …………………………………………

    欢乐一刻。

    下面会接着来。

    6月4日,老生常谈,大家投月票给教主了没有?求月票,每张月票都很重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