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四百九十二章 骂你一声昏君

第四百九十二章 骂你一声昏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皇帝看着裴杞堂,想到了裴家。

    先皇在的时候,裴家在福建任职,一直忠心耿耿,未曾出半点的差错,尚是太子的他,看准了裴家这一点,这才费尽心力去拉拢,裴家却一直没有与他走得太近,直到他登基之后,裴家才真正效忠于他。

    他心里清楚,似裴家这样不会被人轻易收买的臣子,更加难能可贵。

    这些年,裴思通在福建一直清廉爱民,没有让他失望,虽然后来因为身体缘故,暂时致仕回家,却仍旧在他心中占据重要的位置,他知道假以时日定然还会启用裴家。

    镇江和杭州的事闹出来,他让人传召裴思通,裴思通果然向从前一样尽心尽力地为他办事。裴杞堂又带兵在西北立下大功。

    无论怎么看,他都不应该怀疑裴家。

    想到这里皇帝目光闪烁,要不是太后已经向他下手,他也不会来审问裴杞堂。

    “谢皇上,”裴杞堂跪下来,“但是微臣却不能领受如此的恩赏,恳求皇上收回成命。”

    皇帝惊讶地抬起头。

    屋子里一片宁静而压抑,仿佛暴风骤雨即将来临,旁边侍奉的常安康脸色变得苍白,眼睛里透出几分的惊惧。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皇帝声音低沉如滚滚雷音。

    “微臣不敢领受皇上的恩赐,因为微臣已经有了喜欢的人,虽然她一直不肯理睬微臣……但是微臣心中仍旧抱着期望,准备请家中长辈上门说和。”

    皇帝的目光似刀锋般锐利:“那个人是谁?”

    “微臣不能说,”裴杞堂抿着嘴,“只要她一日没有答应,两家没有按照礼数定下婚约,微臣就不会说。”

    皇帝站起身,像一座山峰将裴杞堂牢牢地罩住。

    “你以为不说,朕就不知晓了?”皇帝满脸戾气,“朕早就知道是谁,你喜欢的那个人就是顾大小姐,你就是因此才对付陆家,陆家才会小心翼翼地上门赔礼。”

    裴杞堂脸上一闪惊讶的神情:“并非如此,微臣不曾对付陆家。”

    “还嘴硬,”皇帝额头青筋浮动,“屈承如在裴家见到了陆家人,你还敢欺骗朕。”

    怒气似野火般被风一吹,便一发不可收拾。皇帝拿起御案上的砚台就向裴杞堂掷去。

    一瞬间,朱砂墨四散,砚台也结结实实地撞在了裴杞堂身上。

    常安康立即走到裴杞堂身边不远处跪下疾呼道:“皇上息怒,皇上息怒啊。”

    常安康说完看向裴杞堂:“裴大人,事到如今您快些说句实话,不要再惹皇上生气,皇上可是一直都很器重您,您……”

    “多嘴的奴婢,”皇帝厉声道,“来人,将这个贱奴拉下去打三十大板,让他长长记性。”

    常安康显然没料到帮着裴杞堂说句话会是这样的结果,立即趴在地上磕头求饶:“皇上饶了奴婢,奴婢再也不敢了。”

    皇帝却充耳不闻,直到宫人和禁卫上前,将常安康拉了出去。

    常安康的惨叫声传来,让整个勤政殿更加的阴森恐怖。

    裴杞堂依旧端正地跪在大殿上,脸上那坚定的神情。

    裴杞堂不肯低头认错的模样,让皇帝头脑发热,恨不得立即抽剑刺过去。

    就像太后杀死赵家人那样,将裴杞堂杀死在眼前。

    “皇上,”小内侍低声道,“裴思通大人递了牌子,请求皇上召见。”

    裴思通来的倒快。

    裴家。

    皇帝恨不得将牙咬得咯咯作响,如果不是裴家,他这一剑定然会毫不犹豫地刺下去。朝中上下谁都知道裴家是他的人。

    裴思通和裴杞堂又有功劳在身。

    没有极好的借口,或者确实的证据,他发落了裴家,会让其他臣子寒心。

    “告诉裴思通,”皇帝道,“朕准备在京中适龄小姐中选出一位赐婚裴杞堂,让他准备回去接旨。”

    内侍应了一声,刚要退下去。

    裴杞堂却道:“那么微臣只有抗旨不尊。”

    皇帝握紧了手掌,一双眼睛中布满了红血丝:“你可知抗旨是什么罪名?”

    “微臣知晓,”裴杞堂抬起头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微臣虽入仕不久却早知这样的道理。微臣既然抗旨,就能够承受结果,只求皇上不要牵连裴家其他人。”

    皇帝紧紧地盯着裴杞堂。

    裴杞堂眼睛中虽然有些恐惧,但是仍旧目光清澈。

    小小年纪已经是气度不凡。

    他身边正需要这样的心腹能臣,没想到只是一个女子就让他迷了眼睛。

    “这样的女人,不守妇道,不尊礼数,”皇帝冷声道,“应该被送去家庵受教……”

    皇帝话音刚落,勤政殿中立即响起裴杞堂的声音。

    “昏君。”

    无比清晰地两个字从裴杞堂嘴中吐出来。

    整个勤政殿被震得嗡嗡作响。

    龙颜大怒。

    皇帝正欲发作。

    裴杞堂接着道:“如果皇上这样做和那些昏君又有什么区别?不认奸佞,不辨是非,今日不过是杀一个女子,杀一个忠臣,明日又该如何?”

    “如此视人命如草芥,将来必然众叛亲离,那可真就是给旁人以可乘之机,”裴杞堂静静地与皇帝对视,“微臣谏劝皇上,莫要如此作为。”

    “皇上想要查清微臣是否陷害方家、陆家其实不难,这样武断定了微臣的罪名,微臣不能信服,”裴杞堂接着道,“微臣接下这几桩案子的时候,就知道定然会因为查案,被人记恨,惹祸上身。所以微臣也曾想过顺水推舟,将这些案子丢给刑部和大理寺,这样一来就可以脱身自保。”

    裴杞堂哂然一笑:“可惜,曹雍当年因彻查庆王谋反案入狱之后,大理寺就让朝廷所有的官员谈之色变,许多官员宁愿被贬职也不愿意被调入大理寺,大理寺形同虚设,其中的官员,多数是准备迁转暂时留下,很快就会被调任,衙门里早就已经是无人可用了,如果微臣推脱不肯接着差事,皇上将这些案子交给大理寺,一年半载都不会有半点的进展。不信皇上可以去翻看大理寺的案宗,瞧一瞧这些年大理寺有没有靠着自己审讯结案,没有了刑部、大理寺这样的衙门,皇上就似一个被人蒙住眼睛的瞎子,再也看不清是非黑白。”

    ……………………………………

    终于知道为什么作者都会胖了,因为想要对付疲惫只能不停地吃。

    哈哈。

    这几天太累了,但是不能不更新,所以吃了一盆小柿子,才写完这一章。

    去睡觉喽。

    明天多多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