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四百九十一章 心疼

第四百九十一章 心疼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琅华出了慈宁宫门,一个小内侍立即迎上来:“顾大小姐,劳烦您等一等,太后娘娘赏赐了您两盒芙蓉糕,奴婢第一次当值,误了您的事,还请您不要怪罪。”

    琅华看着那小内侍,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显然是刚刚入宫不久。但是眼睛里却流露出超乎寻常的沉着。

    琅华不禁觉得惊讶,这应该是裴杞堂刚刚安插进宫的人手,这样的人要等着关键时刻发挥作用,现在只是来找她来传句话。

    这样大材小用,裴杞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琅华看向小内侍:“我要在哪里等?”

    小内侍笑道:“前面不远有处小亭子。”

    琅华颔首:“你带我过去吧!”

    两个人刚进了亭子,躲在树后的裴杞堂立即走了出来。

    小内侍立即上前低声道:“四爷还是要快一些,勤政殿那边已经催了几次,皇上已经砸了个茶碗。”

    琅华看着裴杞堂:“皇上传你去问话?什么时候的事?”

    裴杞堂目光清澈:“半个时辰之前。”

    从值房到勤政殿一刻的时间足够了,怪不得皇帝会发火。

    琅华蹙起眉头:“那你还在这里做什么?”

    裴杞堂眼睛如墨般漆黑,微微抿着嘴唇,整个人如同洗尽铅华:“琅华,我想你一定有话想要问我。”

    她的确有话要问他,但是也不急于一时。

    琅华道:“你准备怎么办?”她指的是顾家和裴杞堂之间的关系,“要怎么和皇上说?”

    裴杞堂道:“闹出这样的风波虽然非我所愿,但是我也不会退缩,皇上问,我不会否认。”这时候否认就等于要撇清和顾家的关系,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结果。

    琅华抬起眼睛:“你这样做,皇上必然会因此猜忌你,说不定你会失去为王爷翻案的机会。”

    裴杞堂不禁欣喜,至少琅华还是关切他的。

    “琅华,”裴杞堂声音很轻,“我如果只会权衡利益,你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帮我,我心里在乎的从来不曾是这些。”

    琅华的心不由地被牵动,一种说不清的情绪顿时浮上心头。

    “琅华,你相信我,我不会让你来猜测我的心思,更不会骗你。”

    裴杞堂的话传来,琅华抬起头对上他的目光。她不想再嫁给陆瑛何尝不是因为无法彼此信任,前世她小心翼翼揣摩陆瑛的心思,已经太过于疲累,她不想再经历一次。

    裴杞堂怎么会知道她的心中所想?

    琅华拉回思绪:“能有现在的局面不容易,你不要乱来。”

    裴杞堂没有应承,嘴角上扬,露出个坚定的笑容:“琅华,你只要记得,这几日不管发生了什么,顾家都不必理睬。”

    话刚说到这里,小内侍快步走过来:“有人往这边来了,四爷快走吧!”

    裴杞堂未经召见私入慈宁宫,万一被捉住就是重罪,琅华催促裴杞堂:“今晚你出了宫,我们再说这件事。”

    裴杞堂点了点头,转身向假山后的小门走去,藏在那里的宫人立即上前接应。

    琅华一路出了宫,走进顾家立即吩咐起来:“就说我受了风寒,不管谁来都不见,让周升和老乐晚些时候来我房里。”

    萧妈妈不敢怠慢,立即下去安排。

    琅华换了衣服去给顾老太太请安,仔细地将宫里发生的事说了。

    顾老太太不禁惊讶:“太后的意思是要将你抬去宁王府?嫁给她那个傻儿子?”

    琅华点了点头,太后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太后想要她掌管宁王府。如果她做了宁王妃,无论发生什么事,太后都会维护顾家。

    顾老太太不禁冷笑:“我还当她是什么好人,原来是天下乌鸦一般黑。若是她逼婚,就算死我也要与她一搏。”

    琅华知道祖母说的不是气话,祖母是不会将她嫁给一个傻子的。

    “如果宁王不是傻子呢?”琅华起身端杯热茶给顾老太太。

    顾老太太眉毛一抬:“你说的是……”

    不是她太多心,宁王表面上是小孩子心性,却影响着太后的一举一动,宫里的事看似和他无关,他却又恰好参与其中,宁王妃犯了错,他反而因此住进了慈宁宫,太后娘娘为了他的处境,又再费尽心力地安排。

    琅华道:“孙女是觉得蹊跷,经历了多么多事,宁王都能屹立不倒,皇上不会猜疑他,太后也事事为他打算。”

    顾老太太目光深沉:“那就更不能嫁,这个人装疯作傻多年,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遇到危险必然毫不犹豫地舍弃你,这样的人换不来真心,即便你一心一意为他谋算,最终不过也是落得赵氏的下场。”

    琅华挽起顾老太太的手:“孙女也是这样想。”所以今天在慈宁宫已经婉拒了太后,即便宁王能做皇帝,她也不会是赵氏。

    裴杞堂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如果他逆着皇帝的意思,会不会被立即被责罚。

    琅华忽然莫名地担忧起来。

    ……

    勤政殿里,皇帝脸色铁青。

    半个多时辰,裴杞堂才站在他面前,当他这是什么地方,想让到这里,他将奏折扔在御案上:“你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朕倒要听听方才你在做些什么?是出了京去深山里捉人,还是等着有人登门赔礼。”

    裴杞堂没有下跪认罪,反而抬起头:“皇上说的是方家的事?那方家和陆家联手想要陷害顾大人,如今方家人关在县衙大牢,顾大人……”

    裴杞堂还没说完,皇帝脸上露出阴冷的神情:“你的意思是这件事与你无关了?你没有让禁卫知会县尉进山拿人?”

    “臣没有,”裴杞堂脸上没有慌乱的神情,“臣对此事有所耳闻,况且方家和陆家不过卑微小民,臣想要对付他们,只需伸伸手指,何必动用禁卫落人口实。”

    皇帝眼睛微眯:“这么说是朕冤枉你了,你对朕忠心耿耿,朕一直没有好好赏赐你,不如朕赏你一门亲事,也好让裴家满门荣耀。”

    ………………

    用手机码字太费劲了,今天打字的时候还被人发现了,明天终于能在家用电脑写了。

    谢谢大家的体谅,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