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四百八十六章 交给我

第四百八十六章 交给我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琅华想起前世里,她被关在家里,到了冬天的时候会帮着结算田庄上的收成,陆老太太时常问她,那些庄头做事本分,哪个庄头不堪用,她识人颇有些心得,陆老太太也算知人善用。陆二太太看似掌控陆家的中馈,其实那些古玩、字画和小库房都在陆老太太的手里,所以在陆家内宅,陆老太太才是真正有手段的人。

    陆老太太这样安排,看似陆家很委屈,其实暴露了顾家和裴家之间的关系。

    琅华吩咐吴桐:“去将这件事告诉裴杞堂,让他好好处置,皇上那边大意不得,否则……”否则很有可能功亏一篑。

    皇帝只要对裴杞堂起了疑心,裴杞堂再想要获得如今的局面只怕不容易。

    吴桐应了一声出去,萧妈妈立即上前道:“小姐,没有那么严重吧,不过是陆家在其中搅和……”

    琅华不禁思量,也不知道裴杞堂会怎么办。

    ……

    裴夫人眉头紧锁,遇到一个不讲理的,怎么跟她说都没用。

    那个陆家的婶子竟然在门口站着不走,管事妈妈低声道:“夫人也不用着急,过些时候她站不住自然就会走了。”

    哪有人这样没有眼色。裴夫人抿了抿嘴唇,陆家的传言她都听说了,先去顾家攀亲之后又怂恿方家挖了顾家的祖坟。

    能做出这种事,绝非善类。

    “夫人,四爷回来了。”

    管事妈妈进门禀告。

    裴夫人有些意外:“现在还没有下衙,他怎么就回来了?人呢?在哪里?”

    管事妈妈道:“四爷去给太夫人请安,一会儿再来跟夫人说话。”

    裴夫人哪里能等得及:“走吧,我们也去太夫人房里。”

    进了门,裴夫人目光就落在裴杞堂身上。

    裴杞堂年纪最小却比几个兄长都更加英俊挺拔,裴夫人有时也会好奇裴杞堂的生母到底是什么模样,为何能生出如此出挑的儿子,整个裴氏一族都没有子弟能与他匹敌。

    裴太夫人道:“你准备怎么办?若不然让你父亲早些回来,也好帮你处置这些事。”

    裴杞堂眉眼间透出一股沉着、冷静的神情:“祖母、母亲,这件事能不能交给我。”

    裴夫人不禁觉得很惊讶,从前遇到事的时候,她听到的都是老四在外面胡作非为,可是今天她亲眼目睹老四的举动,总觉得老四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陆家是冲着顾家和裴家来的,”裴杞堂道,“我有法子对付他们。”

    裴太夫人望着这个孙儿。

    不知道是不是在军营中历练多了,让他整个人有种浑然天成的威势,虽然是在征求她们的意见,那口气和坚定的模样,却很难让人能够拒绝。

    裴太夫人不由自主地点了头:“那就交给你,若是有什么不对,你就让人跟我和你母亲说。”

    裴夫人仍旧有些不安心:“你准备怎么做?”

    “他们是来赔礼的,”裴杞堂淡淡地道,“那就让他们去书房里见我,等我得了空仔细听他们说话。”

    裴夫人有些惊讶,要将人带进门?那不是更加甩不脱了吗?

    裴夫人满脸担忧,转过头看裴太夫人,裴太夫人慢慢地喝了口茶,才道:“既然已经交给了你,你就放手去做吧!”

    裴杞堂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裴夫人一直望着裴杞堂的背影,半晌才回过神:“娘,您……就这样放心?”

    “放心,”裴太夫人笑道,“我看他不敢胡闹,因为这可关系到顾家。”就算老四不顾自己,总要维护顾家的利益。

    “我看这一次,他会比什么都上心,既然如此,我们也乐在从一旁帮衬。”

    裴夫人点了点头:“娘心里跟明镜似的,您这样一说媳妇就明白了。”

    裴太夫人放下手里的茶碗:“不是说了吗?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如果这次闯过去了,兴许我们家还要有喜事。”

    裴夫人长长地吁了口气。

    “你也别放松,”裴太夫人道,“恐怕难题还在后面,京里没有小事。”往往小事到了,大事也会紧跟着来,可是她多年的经验。

    ……

    陆家婶子正觉得站立不住时,裴家管事走了出来。

    陆家婶子心中一喜,程颐吩咐她,要在裴家门外站三天,这才第二天裴家难不成已经绷不住了。

    裴家管事板着脸冷冰冰地问过去:“你真的是陆家人?镇江陆家?”

    陆家婶子急忙弯腰:“真的是,我们……”

    不等陆家婶子将话说完,裴家管事接着道:“我们四爷说,不认识你……只认识陆三爷和他的小厮程……”

    “程颐。”陆家婶子眼睛放光,她能说出程颐的名字,裴家应该相信了吧?

    裴家管事冷冷地道:“真的想要来赔礼,那就让我们四爷认识的人前来,拿着拜帖,规规矩矩地上门。”

    陆家婶子抿了抿嘴唇,按照程颐的说法,裴家虽然不会理会她,却也不敢将她怎么样。这里是天子脚下,京城重地,可不是镇江那样的乡下,谁也不能乱来。

    陆家婶子正要仗着胆上前说话。

    裴家门里去传来击打的声音,紧接着是惨叫声,那声音让人不禁毛骨悚然。裴家在打下人。

    陆家婶子紧张地吞咽了一口,那板子的声音如此清晰,每打一下,都仿佛打在了她身上,让她感觉到了恐惧。

    “听到没有?”裴家管事突然提高了声调。

    刺耳的声音让陆家婶子的汗毛竖立起来。

    紧接着,裴家管事挥了挥手,立即就有家人拿着棍棒走出来。

    陆家婶子脸色顿时变了,她可不想在这里挨打。

    裴家人一步步上前,陆家婶子只得步步后退,等她回过神来,已经被赶出了胡同。

    ……

    陆家婶子将遭遇原原本本地讲给陆老太太听。

    “明日我是万万不敢去了,若是真的动起手……我可就……”陆家婶子不敢再想下去。

    现在的陆家二房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她犯不着为了他们以身犯险,真的得罪了达官显贵吃了苦头,那可划不来。

    眼见着族里的婶子打了退堂鼓。

    陆老太太淡淡地道:“他们不说认识程颐吗?明日就让程颐带你去,进去只是赔礼,别的话不用说。”

    “挥手不打笑脸人,你们不用害怕,裴家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

    陆老太太话音刚落,程颐立即皱起眉头,让他去裴家,会不会到头来牵连到三爷。

    …………………………………………

    下面好戏开场。

    DuangDuangDuang。

    月底啦,还有几天啦,求月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