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四百八十二章 骂醒

第四百八十二章 骂醒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三太太看着徐士元深思的模样有些担忧。

    “老爷,”徐三太太道,“要不然就算了,您就跟徐家长辈说说,只要为阿静伸冤就好了,徐家的事说白了跟我们没有多大的关系。”

    徐老夫人不可能让庶子掌家,他们就算是仔细谋算,最终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是什么话,”徐士元沉下眼睛,“我说过了,这些你都不用想,我自然会安排好。”

    徐三太太只得垂下头:“妾身明白了。”

    徐三太太走出去,徐士元立即招了幕僚进门。

    幕僚有些焦急。

    “怎么了?”徐士元问过去。

    幕僚擦擦额头上的汗:“这些日子咱们要小心行事,方家人进了大牢之后,就开始有人查找那些最近与方家有来往的人,咱们若是再有什么举动,一定会被盯上,到时候……就不容易脱身了。”

    这是徐士元没有想到的:“明博士也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进京。”

    明博士若是能来京城,将来公子手底下的人如何排兵布阵,就有人帮着筹谋,他也不会这样辛苦。

    幕僚低声道:“陆瑛那边我们还盯着吗?”

    徐士元点点头,现在他就指望着陆家能助他一臂之力,让人人都知道裴杞堂和顾琅华两个人有私情。

    皇上会怎么想?毕竟顾琅华经常侍奉太后娘娘,顾世衡和裴思通虽然都为皇上办事,但是在皇上那里分量却不同。如果皇上完全信任顾世衡,也就不会让裴杞堂带着禁卫与皇城司一起查案。

    说白了,皇上看中的是顾家培养察子的手段,而不是相信顾家的忠诚。

    在皇上心中,忠诚和能力是分开的。

    至于裴家,在皇上心中算是嫡系,裴杞堂能有今天的地位,不光是因为他在盐州立下大功,而且他还是皇上的眼线,是皇上派去盯着皇城司和太后党的眼睛。

    如果裴家和顾家搅合在一起。

    不知道是皇上更信任顾家呢,还是干脆对裴杞堂也起了疑心。

    看似是一桩婚事,弄不好可是要赔上整个裴家,如果裴杞堂不肯放手,很可能会在皇上面前失宠,他这个新贵也不要做了。

    越是世家名门越能将权利二字看清楚,裴家必然放弃顾家。

    徐士元脸上浮起了淡淡的笑容。

    ……

    顾家后院里。

    “能不能不走?”裴杞堂靠在树干上,目光如同夜里的星辰闪闪发光。

    “当然不行,”琅华道,“我已经和阿宸约好了,今天定要去闵家一趟。”

    裴杞堂身姿笔挺地站在那里,神情却像是一个没吃到糖的孩子,引得琅华想笑。

    “我这还是第一次被请进顾家。”裴杞堂神情率真,哪里有平日里运筹帷幄的模样。

    强词夺理也要适合而止。

    琅华道:“本来就是要你下衙之后再来,你却那么早就上门。”

    说得好听是跟父亲谈公事,结果这人才在书房里端坐了一会儿,就立即溜到后宅里来,如果被祖母发现了,定然是要训斥他一顿。

    “我祖母方才怎么说的?让你和父亲在前院说话。”

    裴杞堂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祖母刚刚说过的话,他全都当成了耳旁风,他这样不拘礼数,我行我素的性子,大约是改不了了。

    想到这里,琅华忍不住嘱咐他:“你小心着点,过一会儿就回去吧,不要太晚,免得被人抓住把柄,毕竟你在办案,不能被皇上猜忌。”

    琅华整理一下身上的氅衣就向垂花门走去。

    裴杞堂含笑不语,一路跟随。

    “回去吧,我父亲还等着呢。”琅华接着道。

    裴杞堂缓缓道:“顾世叔带着人去找今年春天的那坛桂花酿。”

    父亲酒量不好,带着人找酒这样的事却很少发生,一定已经醉了几分才会这样。

    父亲醉了,裴杞堂却和寻常一样,身上连酒气都没有沾,就算让他现在立即面圣,他一定也不会出半点的差错。

    人和人怎么会差那么多。

    “我会早点回来,”琅华一脸担忧,“你不要让我父亲醉得太厉害,酒醒之后身上定会难受。”

    裴杞堂笑道,“我会照应顾世叔。”

    才怪,他就算郑重其事地和她说,她也不会相信。

    琅华抿了抿嘴唇出了垂花门,一路坐车到了闵家。

    闵江宸已经等在了门口。

    “琅华,”闵江宸将琅华迎进门,“总算将你盼来了。”

    闵江宸说完这话鼻子一酸,她还以为琅华一辈子都不会再理睬她。

    琅华笑着道,“我先去给夫人请安。”

    两个人拉着手去给闵夫人请了安,陪着闵夫人说了会儿家常,才回内室里说话。

    下人端了茶上来,然后静悄悄地退了下去。

    琅华看向闵江宸,这几日不见闵江宸瘦了许多,整个人仿佛都萎靡起来。

    她这个样子完全是因为陆瑛?琅华不禁思量,不管是前世今生,她仿佛都没有这样的时候。为一个人痛苦到如此的地步。

    “琅华……”闵江宸想要说些什么,张开嘴却不能继续。

    琅华抬起眼睛:“本来这件事我不应该再管,你比我年长,是对是错也心里也很明白,我跟陆瑛的婚约已经作罢,顾家与陆家也没有了关系,按理说无论你做什么,都跟我无关。”

    闵江宸听得这话,两行清泪立即落下来,重重地掉在她的手背上。

    “阿宸,陆家是什么样子你知道吗?陆家人为了利益去挖顾家先祖的尸骨,这样的心性,这样的品行,你嫁到陆家去,你知道会有什么结果。陆家从此之后会处处算计闵家,陆家不管做出什么腌臜事,闵家都会跟着受牵连。陆文顕和陆老太爷死的并不风光,陆家子孙必然要被他们牵连名声。”

    “这是陆家人没法选择的,但是你可以选择不让闵家陷入如此的境地。”

    琅华一眨不眨地望着闵江宸:“阿宸,你现在糊涂了。”

    闵江宸握起了手帕,浑身瑟瑟发抖。

    看着闵江宸的模样,琅华忍不住道:“你真的喜欢陆瑛吗?”

    闵江宸摇了摇头:“我……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总想要帮他,我明知道是错的,可我还是觉得他很可怜,想想他的遭遇我就觉得……很难过,我从来都没有这个样子,琅华,有时候我会想,不如死了干净,免得害人害己。”

    闵江宸抽抽噎噎地哭起来。

    …………………………………………………………………

    继续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