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四百六十六章 痴缠

第四百六十六章 痴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琅华现在想一想,前世的裴杞堂之所以没有干净利落地为庆王翻案,没有很快掌控整个朝局,应该跟许氏有很大的关系。

    她怕的是许氏投靠的那个人,最终会发现裴杞堂的身份,想方设法地加害他。

    就像前世她被诬陷与裴杞堂**,那些危险可能会突然而至。

    琅华抬起头看向裴杞堂:“你在镇江的时候,王仁智父子和沈昌吉先后带着人去捉拿你,按理说你已经改了名字,他们不该知晓你的真正身份,所以我觉得许氏除了害我之外,借着皇城司的手杀掉你,也是她最终要的一步棋。”

    琅华说完这话,裴杞堂的脸上如同云开雾散般,遮掩不住的笑容,也慢慢浮现出来。

    “琅华,”裴杞堂道,“可见让他们畏惧的人是你和我,否则他们就不会这样对付我们。”

    我们,这个词,一下子拉近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要向她和裴杞堂下手,仔细地想起来,唯一的答案可能就是他们两个人会阻挡许氏那些人达到真正的目的。

    裴杞堂想要拉起琅华的手,却怕她因此生气,今天她能向他袒露心声,已经是向前走了一大步。

    他要一点点的来,最终让她心甘情愿嫁给他。

    裴杞堂的目光让琅华脸红起来:“现在说正经事,我也是突然想起来,赵氏可能在这时候怀了身孕。”

    如果赵氏怀了身孕,那么赵氏就一定会想方设法地活下来。

    肚子里有了皇嗣,赵氏就等于多了依仗。

    裴杞堂明白了琅华的想法。

    如果有人心怀不轨,一定不会眼看着赵氏的孩子生下来,万一赵氏生了男孩儿,朝局就会立即起变化。

    太后和皇上都会争这个孩子。

    琅华道:“赵家突然倒了,虽然主要是因为我们抓住了赵二,但是我觉得之所以这样顺利,是有人故意推波助澜。”

    琅华提起这个,裴杞堂也想起来,在此之前,确实有人故意安排赵家人在宫中受挫。

    琅华道:“所以我说,让你等一等,不要因此被人利用,我们站在一旁也就能看得更加清楚。”

    裴杞堂不禁思量。

    琅华每一步安排都是在为他着想。

    裴杞堂心中升起一股暖意:“我让人盯着关押赵氏的冷宫,那边只要有个风吹草动,我们就能知晓。”

    最重要的事已经解决了。

    裴杞堂安静地坐了片刻才抬起头:“你能不能告诉我,在你的前世……你最终是个什么结果?日子过的怎么样,可有儿女在身边绕膝?”

    如果一个人面前有个先知,他不是该问自己将来会如何吗?

    却为什么反而更关切她前世过的怎么样。

    琅华摇摇头:“没有,我没有儿女,我从镇江出来之后祖母也不在了,四叔四婶遭了难,只剩下四叔家的弟弟顾詹霖,我和詹霖只是私下里偷偷见过一面,至于三叔三婶不过是缺钱的时候上门讨些花销……我再也没有见过爹爹,更不知道爹爹没有死。”

    裴杞堂听着,耳朵一阵“嗡鸣”声。

    所有人都说顾大小姐聪明、从容、关键时刻总是能沉下心来,和寻常女子不同,可是细想一下,她这些性子是怎么养起来的?

    是每日每夜在黑暗中挣扎,是重生之后发现前世身边人的欺骗,一点一滴生生将她磨得清透。

    “琅华,”裴杞堂怔怔地道,“你嫁给我吧,我们一定会白发苍苍,子孙绕膝。”

    “冬天挤在烧了火龙的炕上,夏天在院子里纳凉,我们会有我们的家,我会让你觉得快乐。”

    “不管将来世事如何变化,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他的眼睛就是天边的那颗星星。

    看着这样的裴杞堂,琅华不禁愣住了,半晌才道:“生活不一定就是你想的这个样子。”如果裴杞堂真的要施展他的抱负,未来几十年,他就要放弃很多,到时候他还能说出这样的话吗?

    琅华的心情有些复杂,有些慌乱,裴杞堂却是一副顺势要说个清楚的样子。前世今生她的年纪加起来,比他现在大多了,每次他说出这样不着边际的话,她怎么就不能气定神闲地离开。

    琅华背起了药箱:“天色不早了,我要回去陪祖母了。”

    裴杞堂笑起来,琅华终究没有像之前一样,一口拒绝他,她吹着眼睛,睫毛就像两把小扇子,让他心里痒痒的,心里虽然明白要适可而止,却忍不住追上去:“我送你回去,外面有皇城司在办案。”

    她还会怕皇城司吗?

    “现在的皇城司又不是从前。”

    “话是这样说,”裴杞堂道,“可是也难免会有人浑水摸鱼。”

    琅华不禁叹息,这家伙的理由还真多,每天围在她身边就像是那聒噪的翠鸟。

    ……

    琅华的马车离开养济院向顾家驰去。

    养济院到顾家之间,要经过两条街口,两条人影就等在第二条街口处。

    终于看见了顾家的车马,其中一个露出头来,看向身边的人:“我跟你说的没错吧,你看看这车周围都是些什么人?”

    “只有那萧邑是一早就在顾家的,瘦小的那个……”程颐拉了一把身边的人,“你别离得那么近,会被人发现。”

    徐士元被程颐吓了一跳:“这么远怎么会察觉……”

    程颐冷笑一声:“那个瘦小的人叫吴桐,平日里都守在顾大小姐身边,你也和顾大小姐说过话,可曾见过他?”

    徐士元摇摇头。

    程颐道:“这就对了,所以说,他能察觉到你的存在,你却看不到他。”

    “这两个人不说,你看看后面跟着的是谁?”

    三个百姓打扮的人护在马车的后面。

    这三个人迈着同样的步幅,一丝不苟的模样,只有军营里的将士才会如此。

    徐士元皱起眉头,这些人应该是禁卫军,现在除了皇上之外,能动用禁卫军的人,应该就是正在办案的裴杞堂。

    徐士元思量片刻:“不过,这也不能说明什么,顾大小姐给曹嘉治病,自然要护她周全。”

    程颐冷笑一声:“徐大人不相信我的话就罢了,如果顾大小姐没有和裴杞堂搅合在一起,我家少爷怎么会落得如此境地。”

    …………………………………………

    同学们母亲节快乐。

    今天给妈妈过节了,所以今天就来得及写一章,实在抱歉。

    明天会早些更新,一定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