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四百六十五章 阻碍

第四百六十五章 阻碍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虽然裴杞堂早有准备,听到这里仍旧忍不住怔愣。

    琅华是重活一世的人?

    这怎么可能?

    巨大的冲击,让他的脑子一时空白,可是几乎立即就回过神来。

    他想到了镇江,想到了西夏,这些事琅华都原本是知晓的?

    那么在她那一世这一切是什么模样?他还是他吗?

    他们是不是仍旧相遇,那么她表现一直的抗拒,是不是他做错了什么事。

    裴杞堂有很多问题想要说出口,他压制着心头的冲动。

    琅华好不容易才说出口,他不能急着逼问,而是要做一个倾听者,静静地听着琅华说话,不要错过她说的每一个字。

    这是她的秘密,在她心里能接受的范围内,能说多少就说多少。

    他不会去强迫,也不会去质疑,即便是心中翻滚起了滔天巨浪,他也必须隐忍,不要给她丝毫的压力和不快。

    屋子里静谧的气氛,裴杞堂愿意倾听的神情给了琅华鼓励。

    琅华接着道:“但是我知道的又不是太多,因为……我前世是个瞎子,极少走出屋子与别人说话。”

    虽然已经准备好去承受一切,听得这话裴杞堂还是苍白了脸,浑身的血液仿佛一下子从他身上抽走了。

    “为什么?是瞎子?”

    裴杞堂的目光落在琅华那双清澈的眼睛上,前世她没有这双眼睛,那她怎么去看世事,怎么去辨是非,怎么去生活,怎么发现这世上所有的美好。

    他的心顿时疼起来。

    琅华道:“你应该听说过,我得过痘疮……前世我就是在那时候变成了个瞎子。”

    裴杞堂想起了那些关于许氏和王家的传言,王家为了侵吞顾家的财物,指使那假尼姑刺瞎琅华的眼睛。

    他推断琅华话里的意思,如果这一世……琅华没有及时醒来,很有可能就跟从前一样,变成瞎子。

    那么琅华的两世差别,就是从这双眼睛开始。

    裴杞堂顿时冷汗淋漓。

    琅华若是瞎了的话,那么他就不会通过萧邑遇到琅华。

    王仁智会因为他的缘故搜查顾家的庄子,就算他没有被王仁智抓住,顾家也会被王家父子握住把柄,顾老太太身子本就不好,哪里能应付得了这样的事,八成会从此一病不起,顾家落在了许氏手里。

    许氏作为琅华的生母,从此之后就要安排琅华的一切。

    那会是什么样子?琅华几乎必须要嫁进陆家。

    再仔细想想从前琅华对陆家的愤恨,对陆瑛的容忍……答案呼之欲出。

    他虽然想过,琅华和陆瑛之间一定有很深的牵绊,但是得到答案的时候,他整个人燃起了汹汹的怒火。

    心中充满了杀意。

    可是他压制着,他不想去吓琅华,更不愿意让琅华去承受和背负他的怒气。只有一切过往之事平复下来,她才能忘记一切,不再被前世的事左右。

    琅华看着裴杞堂的神情变化,他所有的思量清晰地显现在她面前。

    “你想的没错,前世我在许氏的安排下嫁进了陆家,成为了陆瑛的妻子,”琅华说到这里淡淡地道,“陆瑛位极人臣,与你政见不合,互为对手,所有关于你的事,我都是从陆瑛那里听来的。”

    对于她来说,前世的裴杞堂就是个奸佞之臣。

    而且,前世她的死也与裴杞堂有关。

    她永远也不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她是陆瑛和裴杞堂争斗的牺牲品。

    裴杞堂如同一张拉满的弓,整个人紧紧地绷着。

    琅华抿了一口茶:“所以可能你会觉得奇怪,为什么陆家和顾家到了如此地步,我还会考虑嫁给陆瑛,为什么我会对陆瑛如此的容忍,因为那都是前世……十几年的夫妻,养成的习惯,即便是陆家如此行径,我也还曾想着毕竟陆瑛与他们是不同的……前世里陆瑛对我多加庇护,是对我最好的一个人了。”

    裴杞堂的手微微颤抖,他从来没有这样慌乱过,紧张得不能自已,他压制住自己的情绪,抬起头来,看向琅华:“但是,你选择了。”

    “你选择了不嫁给他。”

    裴杞堂的声音犹如轻轻拨动的琴弦,他可以控制他的表情,却无法不去呼吸,那颤动就藏在他的喘息之间。

    琅华没想过会将秘密告诉别人,更不曾预料将这些讲给另外一个人听时,他不会质疑不会嘲笑,而是这般愤怒和难过。

    琅华脸上是坚定的神情:“是,我选择了。我想了明白,因为许氏我对陆瑛已经有了猜忌,我不可能毫无芥蒂去再去接受他,而且如今的一切已经和前世不同,我也不该对那些事念念不忘。是时候该向前看了。”

    “按照佛法说的,从前的一切不复存在,存在的只是现在。”

    裴杞堂脸上出现了一丝欣喜。

    琅华微微一笑:“但是那些经历也是无法抹去的,我和陆瑛、陆家、许氏的恩怨,都在那里,”说着看向裴杞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裴杞堂与琅华对视,半晌惶然一笑:“你觉得我会在乎你前世嫁过陆瑛吗?”

    裴杞堂的目光幽深:“莫说是前世,即便是今生又如何?琅华,我在乎的只是你这个人,就像你说的,前世我与陆瑛互为对手,但是今生你却相信了我,愿意帮助我。”

    “多少次面临生死,你都站在我这一边,”裴杞堂目光炯炯地望着琅华,“今天你将这些秘密告诉了我,我觉得这就是你今生的选择。”

    “琅华,前世并非你所愿,今生,所有一切都会回到你手中。”

    琅华的眼角微微有些发烫,今生已经比前世好太多,至少无论会有什么结果,她都自己掌控着命运。

    眼看着琅华放松下来,裴杞堂却眯起了眼睛。

    他没有想过琅华是嫁过人的。

    陆瑛。

    就是那个能隐忍,懂得八面玲珑的陆瑛。

    两个人成亲那么多年,琅华却始终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仍将许氏封为生母。琅华是个瞎子也许容易被许氏哄骗,但那个聪明的陆瑛,却是个十分仔细的人,陆瑛真的什么都没察觉吗?

    所以,只有一个结论,那就是他们联起手来欺骗琅华。

    想到这里,他就恨意难消。

    ……………………………………

    为她恼恨,为她哀伤。

    我的小枸杞。

    继续求月票好不好?不要嫌我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