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四百六十三章 诺言

第四百六十三章 诺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琅华吩咐老乐:“不着急,慢慢来,只要他们还盯着,就证明那个人还在养济院。”

    人在她眼皮底下,总有一天是要现行的。

    老乐点点头:“养济院的医婆大多我都熟悉,只要给我几天时间,我就会查个清楚。”

    琅华知道老乐的本事:“周升不在京城,里里外外都要辛苦你了。”

    两个人说完这些向院子里走去,养济院里几个孩子在追逐着打闹,萧邑见到琅华来了,想要将孩子们撵走。

    琅华却摇摇头,笑着走过去。

    其中一个孩子躲闪间扑到了琅华身上,手里的藤球也脱了手,琅华忙将藤球接住,笑着举起。

    孩子们立即都围上前,一个个仰着小脸,想要从她手里夺走藤球,琅华不禁被他们逗笑了,干脆带着孩子们在园子里奔跑,用力将藤球掷出去之后,她也提起裙角跟着他们追逐,几个人的欢笑声立即充满了院落,窗子纷纷被打开。

    众人听着这欢腾的笑声,心情也豁然开朗起来。

    曹嘉看了一会儿外面的景象,看向胡仲骨:“为什么会有孩子?”

    胡仲骨收起银针,有些不在意:“大小姐经常送衣送饭来养济院,那些家中清贫的孩子,经常到这里来蹭吃的,时间久了,他们干脆跑来玩耍。”

    “都站好了,要分粥了。”院子里传来萧邑的声音。

    孩子们立即一阵欢呼。

    曹嘉将目光从院子里收回来:“既然顾家有意行善,为什么不将这些孩子送到庄子上去,给他们找些活计。”

    胡仲骨笑起来,他面容丑陋,模样显得十分怪异,看在曹嘉眼里却十分亲切。

    胡仲骨道:“大小姐说了,不能因为微不足道的善举,就去掌控他们的生活。”

    曹嘉仔细地琢磨着这句话。

    胡仲骨道:“曹大人能听懂吗?反正我老头子是听不明白。我们大小姐总是有她的道理。”

    “还真是一个奇怪的人,”曹嘉半晌才道,“说她想得明白,她不过是个小姑娘,说她是随口乱说,偏偏仔细思量,却十分有意思。”

    这话,真的很有意思。

    胡仲骨抬起眼睛:“曹大人,您准备为那么多人都翻案吗?”

    曹嘉转头看向窗外。

    外面飘来了淡淡的米香,然后是孩子们“呼噜噜”吃粥的响声。

    “不然我活下来做什么呢?”曹嘉眼睛眯起来,“我要证明我哥哥的话是对的。”

    哥哥曾说过,庆王谋反是被人陷害,就在哥哥查庆王案的时候,被人冤枉入狱,这恰恰证明这一切被哥哥料中了。

    ……

    琅华整理好了手里的脉案。

    上面事无巨细,将所有伤都记得清清楚楚。

    从这些脉案上,就能看出他们都受过什么样的折磨。

    琅华望着脉案仔细思量,完全没有主意裴杞堂走进门来。

    “想什么呢?”裴杞堂的声音传来。

    琅华刚刚陷入沉思,突然的动静将她吓了一跳。

    稳住心神,琅华松口气道:“我在想,什么当年赵家一定要害曹雍,曹雍时任大理寺卿,庆王出了事,大理寺是主审之一,曹雍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所以赵光贤才会对他下手。”

    赵光贤又是为谁办事?

    当时赵氏还不是皇后,赵氏想要取得这个后位,就要付出点什么,要么是忠诚,要么是利益。

    赵三老爷送来了丹药,这还不足以让皇上选定赵家,因为从时间上来看,徐茹静死了之后,皇上还没有让礼部拟定封后的诏书。

    直到庆王案后,赵氏才正式被册封。

    这样看来,赵光贤解决了庆王案立下大功,才会让皇上反抗太后,执意将赵氏扶上后位。

    琅华觉得自己的思路是完全正确的。

    所以想要让庆王案浮出水面,还要向赵家人下手,赵家人不会傻到将所有一切都说出来,因为这件事对他们来说只会徒添罪责。

    “琅华,”裴杞堂看着琅华紧紧皱起的眉头,“不用着急,我们可以慢慢来,这桩案子不审两年是不会有结果的。我早就知道,这件事与皇帝扯不开关系,皇帝不会轻易低头认错。”

    琅华看向裴杞堂:“你会轻易放弃?”

    裴杞堂眼睛清澈,闪烁着淡淡的光泽,让他整个人显得十分雍容:“不会,如果他不肯承认,我就逼他承认。”

    这就是前世裴杞堂做的事。

    那时候没有人知道裴杞堂翻案的实情,也没有人知道裴杞堂的真实身份,在她这里,裴杞堂不过就是个故事。

    而今,她却身处这个故事当中。

    “也未必就没有机会,”琅华心念一动,“也许赵氏为了活下来,什么话都愿意去说呢。现在的赵氏就是俎上鱼肉,按理说皇上看在多年的情分上,会多少照拂赵氏,但是现在皇上为了保住他的颜面,可能不但不会为赵氏说情,反而落井下石。”

    “我刚看了个话本子,上面写着: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更何况皇室贵族,那个宝座永远比任何事都要重要。”

    这话说的很深刻。

    “人原本就是这样,即便再亲密,也不过你是你,我是我,最终还是不相干的。”

    想想前世,她与陆瑛,不过就是这样。陆瑛定然早就察觉了她的身世,却依旧在她面前粉饰太平。

    即便她被冠上他的姓氏,依旧面对他的欺骗和利用。

    他们不过是普通夫妻罢了,凉薄的皇家,更是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屋子里片刻的安静。

    琅华抬起头来,发现裴杞堂目光深沉地望着她:“你是这样想的?”

    想的什么?赵氏吗?

    琅华颔首:“也许赵氏就是翻案的关键……我怀疑赵氏现在……”有了身孕。后面的话她还没说,却被人打断了。

    “琅华,不是人人都会这样,”裴杞堂目光灼灼,“不是每个人眼睛里就只有权利。”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是什么话?”裴杞堂一脸的恼怒,“怎么会有人写这种词话本,明明以偏概全,却还振振有词……”

    裴杞堂抿着嘴唇,脸上愈发显得清隽,墨黑的眼睛中透着威严。

    他从来没有用这样的神情望着她。

    “琅华,人生还这样漫长,终有一日,你会相信,这世上有生死相依,更有不离不弃。”

    “你于我,永远不会,不相干。”

    ………………………………………………

    哈哈哈哈,本来想多写点小枸杞生气。

    你们想看我才写。

    来多留点言吧!

    求月票,打滚,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