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四百五十三章 错上加错

第四百五十三章 错上加错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祖母,”徐谨莜一把搂住了徐老夫人,每次只要她这样做,祖母的心就会软下来,“从前是您保护我,现在该孙女保护您了,您放心……孙女不能让您丢了脸面,这件事过后我们一起回杭州,将来孙女……也嫁在杭州,好好陪着祖母。”

    徐谨莜知道,徐老夫人是不可能答应的。徐老夫人这次大张旗鼓地来到京城,随身的行礼带了几十车,告诉了族里的长辈,杭州又冷又湿不适合养老,还是京里干燥住着舒坦,若是就这样灰溜溜的回去,徐老夫人一定会觉得丢了脸面。

    所以,徐老夫人是不可能回到杭州去的,更别提带着她回去。

    徐老夫人早就说,太后一定会赐婚给她,这会是徐家这些年最大的荣耀,如果她和祖母都出了事,那就没有了任何挽回的余地。

    再也没有人在太后面前替徐家说话了。

    徐谨莜正想着,徐老夫人将手放在了徐谨莜的肩膀上,徐谨莜心中顿时一阵欣喜,眼泪却淌下来,抬起头可怜巴巴地看着徐老夫人。

    ……

    徐谨莜的话,将徐老夫人那本来的心慢慢地熨暖了。

    徐老夫人鼻子一酸,她的谨莜没有白疼。

    她那庶妹虽然得了夫君欢心,却早早就一命呜呼,没有这样好的孙女陪在身边,这一点是比不上她的,更无法来与她争抢。

    她不在乎那个徐茹静,但是却不能不在意一手养大的谨莜。

    虽然这个孩子没有她想的那般聪明,可是最终谨莜心里还是有她这个祖母,这样就够了,她还求什么呢?

    她怎么也不能让孩子挡在她面前。

    她不能用徐茹静去换她的亲孙女。

    徐谨莜就要起身,她却害怕祖母不会拦着她,万一真的就让她冲到宫人面前跪下,她该怎么办?

    徐谨莜的心“砰砰”地要跃出胸腔,但是事到如今她也只能赌一赌。

    “谨莜,扶我起来。”徐老夫人瞬间苍老了几十岁,满头银发,一脸的颓败。

    徐谨莜惊诧地看着徐老夫人:“祖母,您……您还是歇着……”

    “我说了,扶我起来。”

    徐谨莜这才含泪上前。

    徐老夫人用尽力气才站起身,一步步地向宫人走去。

    每一步仿佛都踩在了刀刃上,要将她劈成两半。

    走到宫人面前,徐老夫人停顿了好久,才哆哆嗦嗦地跪下,用沙哑的声音道:“臣妾有内情向太后娘娘禀告。”

    宫人们沉着眼睛,如同大殿里的泥胎,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看着徐老夫人。

    徐老夫人满嘴的苦涩:“太后娘娘,臣妾家中庶女不幸溺死在了宫中荷花池,她手心里握着半片玉玦,那玉玦许多人都见过,因为那是赵三老爷腰带上的坠子,臣妾曾找到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以臣妾家人性命要挟,不准臣妾说出这个秘密,于是……臣妾将玉玦埋在老宅墙下,从此守口如瓶。臣妾老迈、昏聩,这样做愧对家中,愧对朝廷……”

    徐老夫人弯腰叩在地上。

    屋子里一时静寂无声,本来求饶的几位夫人都怔愣起来,旁边的纪国公夫人几乎魂飞魄散,她们都想错了,以为行宫中闹出这样的动静是因为庄王,却不曾想过是皇后和赵家。

    纪国公夫人回过神来,立即瘫倒在了椅子上。

    为什么皇后要杀死徐茹静,徐茹静手里还握着赵三老爷的贴身之物,纪国公夫人经常前往坤宁宫,她也听说过一些传言,却没想到这传言竟然是真的。

    半晌,门又打开了,这次进来的是一个内侍。

    内侍脸色苍白,目光中有些仓皇和恐惧,一步步走到徐老夫人身前。

    徐老夫人抬起头,看到这张熟悉的脸,她几乎要晕厥过去。

    这是皇后娘娘身边的人,今天还送给她两个花斛。

    看到这个内侍,徐老夫人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最后的退路被封死了,她不但要承认帮着皇后掩盖了此事,而且还要承认收了皇后的好处。

    徐老夫人紧紧地咬着牙,让牙齿才不至于颤抖:“太后娘娘,都是臣妾的错,是臣妾一时贪心,以为能得到赵氏庇护……”

    门再一次被推开。

    门外是脸色苍白的杭氏,杭氏一脸惊诧,呆呆地看着徐老夫人,然后转头向身后看去。

    徐松元就站在不远处。

    “母亲,”徐松元声音从屋外传来,“原来您早就知道阿静是被人害死的……您怎么能做出这种事,阿静是您的女儿,我的妹妹,我们应该为她讨个公道。”

    徐老夫人听得这话,再看看杭氏,只听得耳边一阵轰鸣声响,一股热气顿时冲上了头。

    她真的要以为这是个噩梦。

    否则怎么会让所有的坏事都发生在这一刻之间,如今她只希望睁开眼睛所有一切烟消云散。

    徐老夫人身子一歪就要倒下去,徐谨莜立即上前搀扶,却终究力道不足,祖孙两个都踉跄地摔在了地上。

    杭氏压制住了惊呼声,紧紧地抿住了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时候徐老夫人已经是犯错的女眷,应该由太后娘娘处置,她不能因为徐老夫人是她的婆母,就坏了太后娘娘的规矩。

    错就是错。

    更何况徐老夫人这个错的太离谱。

    “娘,”杭氏道,“您将那玉玦藏在哪里了?现在就让人去老宅里取回来,您不能一错再错下去。”

    徐老夫人整个人瘫软的没有了力气:“在……北院……篱笆墙下……”

    北院,篱笆墙,那里是老宅清理腌臜物的地方,徐老夫人竟然将东西埋在了那里。

    杭氏转头去看徐松元。

    徐松元站在院子中央,终于抬起了脸,眼睛里是无比坚定的神情:“我去求皇上,这次……一定要弄个清楚。”

    徐松元说完话,转身走了出去,旁边的内侍立即跟上前。

    ……

    徐谨莜努力地想要直起身,然后徐老夫人就像是一堵墙,死死地压在她身上,她半点动弹不得。

    她不在乎庶姑是怎么死的,她只想知道,这件事是不是已经与她无关,她将来还能不能回到太后娘娘身边。

    “娘,”徐谨莜看向杭氏,“您快来看看,祖母……不太好……”

    …………………………………………

    更新啦。

    同学们帮帮忙,手里还有月票的话投给教主。

    最后一个半小时,再冲一冲。

    这个月,第三名,已经是教主最好的成绩,感谢大家的投票。

    感谢牛凤年再一次萌教主,ID也是萌萌哒叫琅华是你的。

    呵呵。

    拉票小剧场:

    徐谨筱听闻裴杞堂在市场上收集月票,连忙戴上刚做的祖母绿发箍去刷脸。

    枸杞正捧着月票花,美滋滋的幻想琅华看到他时露出的笑颜,突然被面前出现的一张僵白呆板的大饼脸给吓死了……死了……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