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四百五十二章 你争我抢

第四百五十二章 你争我抢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松元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他的本意是想要提醒琅华,没想到却不如琅华看得清楚。

    想到这里,不禁赧然。

    既然母亲已经被太后召见,那么这件事就该从太后入手,首先他要找到母亲的下落。

    “琅华,”徐松元道,“今天的事多亏你……改日……我和你伯母一起上门去看你。”

    说完话,徐松元匆匆忙忙地走了。

    “看样子徐大人不是个薄情的人,总算还念着手足之情。”萧妈妈不禁道。

    “谁知道呢,”琅华接过萧妈妈手里的药箱,“那时候您还觉得徐三老爷人不错。”

    萧妈妈笑起来,“奴婢的眼神是不怎么样,但是大方向总差不了。”

    琅华微微一笑,其实就算她不提醒,过一阵子徐松元也应该会知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她就是忍不住帮了忙。

    人的想法真是很复杂,有时候连自己都弄不清楚。

    她为什么总会这样关心徐松元和杭氏呢。

    ……

    徐老夫人颓然地坐在椅子上,屋子里的人越来越少,大部分的人都已经走了,剩下的女眷,脸上都出现慌张的神情。

    户部侍郎严大人的太太,侍卫司副指挥使吕大人的太太,平郡王的夫人,纪国公夫人,平日里都是高高在上的达官显贵,如今都面目苍白地坐在椅子里。

    平郡王夫人看起来十分的冷静,庄王妃出了事,她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让她意外的是与皇后娘娘交好的纪国公夫人也被留下来。

    纪国公夫人忍不住走到徐老夫人身边:“老夫人,您身子怎么样了?”

    “还好。”徐老夫人抿了抿干裂的嘴唇。

    应该已经过了几个时辰,却连口水也没有让她们喝过,门窗紧闭,让人觉得十分沉闷,尤其是徐老夫人,浑身上下如同被水洗了般,如果不是默默念着佛经,尽量让自己心静下来,她恐怕真的会晕死过去。

    徐谨莜坐在椅子上,紧张地攥着手,眼睛一直望着那扇门,盼着有人走进来,查验她和祖母,然后将她们放出去。

    “老夫人,”纪国公夫人道,“也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就将我们也留下来。”

    纪国公夫人的意思很清楚,严家、吕家包括平郡王,都与庄王府来往密切,庄王府出了事,她们会被牵连那是顺理成章的。

    “难不成是太后娘娘那边弄错了,”纪国公夫人接着道,“若不然我们去说一说。”

    徐老夫人摇了摇头:“夫人若是还有精神,就去敲敲门,看看会不会有人应。”说完这些她长长的喘了口气。恐惧就像把刀子在割她的心,她不愿意多说话,也不愿意多去思量,因为一个不好,她就会忍不住向纪国公夫人一样,完全惊慌起来。

    “来了,来了,祖母,”徐谨莜的声音传来,“一定是来放我们出去的。”

    门口传来脚步声,徐谨莜站起身来。

    这一刻她已经等了太久,宫人再进来,定然就是要放她们出去,现在屋子里的人,没有谁比她们更有机会走出这个大门。

    门打开,的确有人走进来,然而却不是一个人,而是很多个。

    一连串的脚步声,就如同能够击穿木叶的雨点,重重的踏在每个人的身上。

    女眷开始惊呼起来。

    进门的是十几个宫人,那些宫人和寻常宫人不同。她们长得格外粗壮,一脸的横肉,目光锐利,如同鹰隼般,仿佛看她们一眼,就会被她们叼去眼睛。

    徐谨莜听说过,宫里专门养了一群人,方便他们处置女眷。若是有人犯了错却不肯招认,这些人就会出现,她们虽然不会像狱卒一样严刑拷打,但是却也能将人所有人的秘密都掏出来。

    徐谨莜紧紧地攥住了徐老夫人的手。

    为首的宫人面无表情,声音冰冷:“各位夫人,跟我们走吧!”

    徐谨莜下意识地摇头,她绝不能跟着这些人走。

    “让我们见见太后娘娘!”平郡王夫人终于忍不住喊出声。

    宫人道:“太后娘娘说了,各位夫人,从前她都曾召见过,有什么话从前已经说过了,今日就不必再提。”

    平郡王夫人嘴唇不禁哆嗦起来。

    太后娘娘的意思,从前她们已经选好站在哪一边,现在再改辙易弦已经来不及。

    “我们跟着庄王爷买卖私货,原本也是学太子……庄王爷说,朝廷不会理会这些,只要上下打点好,就没有人敢说什么,”平郡王夫人跪在地上,“庄王妃跟臣妾说,这些事太后娘娘不必知道,我们心里清楚就好了,万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庄王会出面安排。”

    平郡王夫人说完话,严太太,吕太太也跟着跪下。

    徐谨莜的眼睛渐渐睁大,她去过庄王府,方才又向庄王世子递了消息。

    她做的这些事,是不是也要说出来,如果不去说,会不会就从此没有了机会。

    可这些都是小事啊,她怎么能为了这些小事,担上这样大的罪过。

    徐谨莜想到这里,看向徐老夫人。

    她做的都是小事,她们之所以被关在这里是因为祖母。

    如果祖母顺着太后的意思,说庶姑死的不明不白,帮着太后对付皇后娘娘,她们一定不会到了如今的地步。

    “祖母,”徐谨莜咬着嘴唇看向徐老夫人,“该怎么办?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

    徐谨莜摇晃着徐老夫人的手臂,徐老夫人面如金纸,心中满是挣扎。

    平郡王夫人她们这样一跪,就等于认了罪。

    她去认罪,就算是当众承认用庶女的命去换取利益,这件事一旦揭开,不要说她以后没脸进宫来,又有什么威严去掌家。老三不会说什么,老大的脾气却硬得很,一定会跟她争出个结果。

    想到这里,徐老夫人只觉得一股热血向喉口涌去,庶妹死的时候,她大笑三声,从此之后这个家中再也没有人和她作对,可是今日,她却败给了一个死人。

    徐老夫人摇摇晃晃就像是一条即将沉没的船,而徐谨莜也在这条船上挣扎。

    徐谨莜攥住了手,祖母平日里向来疼她,她要用些心思,才能让祖母想方设法地救她:“祖母……一会儿,孙女去认错,就说庶姑的事是孙女让祖母那样说的,跟祖母无关,祖母不用担心,孙女年纪还小,又侍奉太后娘娘多年,太后娘娘一定会顾念那些情分,不会对孙女怎么样。”

    ………………………………

    这几天太晚了,索性调整一下作息,补上昨天的,今天还有两章,尽量都早点发。

    双倍月票最后一天了。

    求票,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