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四百四十章 丑态百出

第四百四十章 丑态百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太后脸色一变,看向旁边的内侍。

    内侍不敢怠慢,立即带着宫人冲了进去。

    宁王这样叫喊,所有人都吃了一惊,舒王进了门,韩璋和柳子谕、裴杞堂也跟着鱼贯而入。

    皇后眼睛里满是绝望的神情。

    内侍大喊着:“快,快去给皇上拿衣衫。”

    然后是皇帝的声音:“朕是皇帝,谁敢……滚……都给朕滚出去,叫赵氏过来,听到没有,叫赵氏服侍,你们这些笨蛋。”

    听到赵氏两个字,太后转过头看了一眼皇后。

    太后那双眼睛如利刃般,狠狠地捅进了她的心窝。

    皇后张了张嘴,万念俱灰地坐倒在地上。

    完了,一切都完了。

    她完了,赵氏一族也完了,谁也逃不掉。

    ……

    东阁是高宗皇上时建的。高宗皇上梦到一位道士在此打坐,醒来之后,便让司天监看了星象,司天监看出东阁乃是福地,于是高宗下令在此开始修行宫,所以是先有东阁而后才有的行宫。高宗在位时,遇到天灾人祸,心中烦闷,总会来东阁斋戒,先皇将此处视为大齐“第一清净之地”,特意在门口修筑了水池,题了四个字——心静则净。

    太后看到这四个朱红大字,想及先皇种种,怒气直冲头顶。先皇已经没有想到,现在那个逆子在这个地方,服用先皇最讨厌的五石散。

    冤孽。

    也许这是先皇欠他的,她欠他的,所以才会生下这样一个竖子。

    “皇上,太后来了。”内侍一路小跑,气喘吁吁地提醒皇帝。

    皇帝却不在乎:“她来就让她来好了,我又没有做什么错事,她还能打我不成?她在哪里,我去看看……”

    黄色的帘子掀起来。

    太后与皇帝四目相对看了个正着。

    旁边的舒王“呀”了一声。

    其他人都跟着低下了头。

    皇帝就穿了一件轻薄的缎子长袍,领口敞开,头发散落下来,光着腿,赤着脚,目光有些散乱,脸颊通红,手里拿着一只酒瓶,脸上是扭曲的笑容。

    看了看太后“嗬”地一声打了个酒嗝。

    酒气径直地喷到了太后的脸上,太后只觉得全身的血液冲上额头,她紧紧地攥起手指,几乎将骨节捏碎。

    成何体统。

    大齐的圣上竟然是这副模样。

    裴杞堂轻轻地拉了一把舒王,舒王这才回过神来,慌忙随着裴杞堂等人一起从东阁里退了出去。

    皇帝这个模样,作为臣子应该避开,否则将来君臣无法见面。

    “皇帝,”太后冷笑道,“你可知道我是谁?”

    “母后,”皇帝摇摇晃晃,“又在考我,我怎么会不知道,如果我不知道又要挨打,二弟、三弟都会站在一旁看笑话,笑话我这个太子,到底有多窝囊。”

    挨了几次训斥,罚了几次跪,他就记住了。

    她会对他如此严格,只因为他是长子,将来要承继皇位,却没想到他就这样记在心里。

    太后觉得很可笑,他们母子的嫌隙竟然是这样开始的。

    “母后,我不喜欢你,”皇帝道,“皇上的贤妃都比你好,她待我如子,却被你杀了,你……就是见不得我高兴,每次只要我觉得舒坦的时候,你总会出现,我不喜欢你……不知道为什么父皇会喜欢你。”

    “咦,父皇那么喜欢你,他死了怎么不带你一起走。”

    旁边的内侍听得这话,几乎吓得魂飞魄散。

    皇上怎么能这样说。

    “皇帝。”太后的眼睛要冒出火来,皇帝不止是吃了五石散,而且喝醉了酒,所以才会说出这些话,这些来自于他心底的话。

    既然皇帝这样不喜欢她,为什么不想方设法地除掉她。

    说白了,他就没有这样的胆识和魄力。

    太后冷冷地看向宫人:“那个人呢?”

    宫人向屋子里看去。

    太后几步上前,撩开了帘子,立即看到了躺在软榻里的赵三老爷。

    赵三老爷身上只穿了一件宽大的袍子,袍子甚至没有系扣,雪白的身体径直暴露在空气之中。

    榻前摆满了冰盆,他修长的手臂,伸出来暴露在阳光下,看起来仿佛比女子的更加纤细。

    他那双大大的眼睛中满是迷惘的神情,嘴角虽然翘起却略带哀伤,让人看了就挪不开眼睛。

    “是谁啊?”他的声音极其的慵懒,长长的睫毛一抖看到了太后。

    没有惧怕,却反而露出几分玩味儿来:“我就说,早晚太后会来……皇上您就是不听我的。”

    在皇上和太后面前却自称“我”,不止是放浪形骸是真正的无法无天。

    是谁养出了这样的祸患?太后比谁都清楚。

    “阿卿你过来陪朕再喝一壶,你说的对,这酒冷了就没用了,必须是温热的。”

    赵三老爷轻轻一动,光滑的大腿顿时从袍子中间露出来。

    “朕来帮你穿鞋,朕来帮你穿鞋。”皇帝笑着跑过来,就要弯腰去拿鞋子。

    赵三老爷果然伸出了脚,等待着皇帝的服侍。

    皇帝也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就将地上的龙靴捡起来扶住了赵三老爷脚,慢慢地,轻轻地向上套着靴子,脸上洋溢着极其满足的笑容。

    这样的场面,看在太后眼里,就像是千万根针,狠狠地刺在了心上。

    她那本该高高在上的儿子,却做着这样下贱的事。

    太后眼睛中一闪凌厉的锋芒,伸出手抽出了禁卫腰间的长剑。

    身边的内侍顿时大惊失色“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哀求:“太后娘娘,您息怒,您息怒,皇上现在不知道他在做些什么,皇上喝醉了。”

    “他没有醉,平日里的他才是真的醉了。”人前装模作样的皇帝是假的,现在的皇帝才是他真实的面目。

    怪不得他会让皇后杀死徐茹静。

    徐茹静见过这样的皇帝。

    太后一脚踹向内侍的心口窝,向前几步,禁卫已经扑上去护住了皇帝。

    太后的剑仍旧刺了下去。

    鲜血“迸溅”出来。

    床榻立即被鲜血染红了。

    榻上的赵三老爷抬起手,紧紧地攥住了雪白的剑身,巨大的疼痛让他整个人都扭曲起来,但是他依旧看着太后,嘴唇微微弯起,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你不过就是个太后。”

    不过就是个太后。

    曾将权利玩弄于掌心,满手沾满鲜血的太后。

    除此之外,她什么都不是。

    太阳落下来,天空也变成了嫣红色。

    皇帝转过头看到倒在血泊里的赵三老爷,大声尖叫起来,如同是一只愤怒的野兽,呲起獠牙,向太后冲过去。

    ……

    我知道欠大家的章节,等忙完这两天,五月的时候肯定会补齐。

    五月一号,新的月票大战开始了,请大家务必第一时间投票,帮助教主上榜,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