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四百三十六章 枸杞上场

第四百三十六章 枸杞上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该来的还是来了。

    程女官道:“皇后娘娘宫里的内侍也在四处打听消息。”

    太后冷笑一声,皇后也知道着急,她还以为皇后会乐见其成。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皇后才想起来干涉,未免有些迟了。

    “舒王在哪里?现在皇族的长辈里,能说话的也就只有舒王了。”

    程女官听着太后的吩咐,胸口的心脏仿佛要紧张地跳出来。

    太后好久没有插手皇上的事了,现在要请舒王过来,那就是不准备再给皇上留颜面。

    程女官道:“舒王爷和庄王爷在击鞠呢。”

    太后目光一敛,庄王还有心思击鞠,他是笃定能利用赵家脱身,这样的算计,真是面目可憎。

    太后道:“庄王也不想想,这件事闹出来之后,哀家可还会相信他。他将赵家的事瞒了这么多年,就是想着有一天用它来交换利益。”

    程女官点点头,从前太后是顾念旧情,明知庄王府在外面手脚不干净,却也不说破,这次不一样……太后应该不会再原谅庄王。

    太后想了想:“哀家现在最担心的是,庄王知道的事太多,他在哀家这里为了保命才供出了赵家,到了皇帝那里,很有可能会将哀家一军,说些哀家这里的秘密给皇帝听,即便是子虚乌有,皇帝也会相信。”

    程女官明白,这才是让太后最担忧的。

    庄王妃那些话,就是要让太后投鼠忌器,否则此时此刻庄王也不会跟在皇帝身边,只要太后这边有了消息,庄王立即就会向皇上投诚,到时候太后就麻烦了。

    那该怎么办才好。

    程女官道:“若不然提点一下顾世衡,让他在合适时机,立即带人将庄王扣下来,到了皇城司大牢,该如何审讯,不都是顾世衡掌控了吗?”

    太后坐下来,端起茶吹了吹,又合上了:“真是因为哀家用了顾家,皇上才可能不会完全相信顾世衡的话。”

    程女官也跟着颔首,是这个意思。

    正说着话。

    内侍前来禀告:“太后娘娘,前院打了野味儿,裴大人让人送过来一半,裴大人的手下却没有办好事,送来的时候没有关笼子,现在那些野鸡啊,野兔啊都跑了出来。厨房那边正在忙着捉呢,可是一时半刻又怕弄不干净,厨房那边来告罪,让奴婢通禀太后一声,太后去花园的时候,别被惊了驾。”

    程女官不禁摇头:“那位裴大人也太唐突了,也不去打听一下,太后娘娘喜不喜欢就送来。”

    太后娘娘说是来秋狩,其实就是出宫散散心,慈宁宫是从来不吃野味儿的,味道腥膻,所以裴杞堂送来,厨房就摆在一旁没有理会,这才让那些东西都跑了出来。

    太后听着这话,重新将茶端起来喝了一口:“早知道就将太妃也一同请来。”这样就有人能替裴家传话了,裴杞堂也不用弄得鸡飞狗跳,来引起她的主意。

    庄王这件事裴杞堂必然会插手,如果裴杞堂真的帮了忙?那么他想要从她这里得到什么呢?

    ……

    先皇喜欢击鞠,所以皇族人大多也精通此道。

    一个时辰过去了,大家仍旧打的难分胜负。

    庄王汗透了衣襟,望着对面的裴杞堂。

    裴杞堂一脸笑容,如同叫阵的将军,骑着马威风凛凛地站在他面前:“庄王爷,舒王爷两位认输了,这场就结束如何?”

    庄王不会认输,经历了那么多风雨,不到最后一刻,决不能就此放弃,他淡淡地道:“一会儿输了,可不要哭鼻子。”

    裴杞堂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内侍。

    如果他没有记错,这个人应该是慈宁宫的眼线,宫中鱼龙混杂,他只是知道那些内侍、宫人很多人背地里都会传递各种消息,但是这些人到底是属于谁,为谁效命,想要弄清楚却十分不易。

    也就是琅华才会这样细心,进宫几次,有意地去收集各种消息,至少确定了哪个是慈宁宫的人,哪个是皇后娘娘的眼睛。

    想到琅华,裴杞堂心里突然温暖起来。

    太后让人来这里,算不算是给他带了一个口讯。

    裴杞堂抿了抿嘴唇,轻轻翘起了眉角。

    鼓声响起来,击鞠再度开始。

    裴杞堂首当其冲,从舒王手下劫下木球传给柳子谕,柳子谕才学会不久,动作十分的生疏,驱马带球前行,却被人挡住。

    庄王见有了机会,就要上前,却被一个人挡住了去路。

    庄王抬起头,看到了裴杞堂。

    裴杞堂微微笑着,身体微微前倾将庄王留在了原地,然后低声耳语:“王爷,您仔细着些,平日里总不伸展手脚,突然发力,很可能伤筋动骨。”

    庄王笑道:“裴大人才要当心,年轻气盛,很容易大意轻敌。”

    裴杞堂目光闪烁:“庄王爷说的是,”说着顿了顿,“王爷可认识杜其仲?”

    庄王目光沉下来,裴杞堂要在这里审问他不成?

    这里可不是皇城司的大牢,也不是裴家的柴房,这种话他可以不必理会。

    “庄王爷,”裴杞堂接着道,“您可能对他不熟悉,但是他却认识您,还让我给您带个话,他在大牢里很寂寞,请您一定要去看看他。”

    这句话,就像一把匕首,一下子捅进了庄王的胸口。

    庄王脸上的表情忍不住微微扭曲,身体如同遭受了重击,整个人摇摇欲坠。

    杜其仲已经死了,怎么可能在大牢。

    到底是杜其仲的死另有隐情,还是裴杞堂在故弄玄虚。

    庄王冷笑:“那杜其仲与本王有什么关系。”

    “杜其仲说,他手上有个本子,这些年吃的空饷,都在上面有所记录,”裴杞堂说着顿了顿,“他也冤枉的很,那些并不是空饷,而是该领饷银的厢军,只不过那些厢军被人带去了跑商、运送私货,他官职低,人微言轻,也是无可奈何才对这件事视而不见。”

    庄王的脸色变得苍白,他诧异地看着裴杞堂。

    裴杞堂怎么会查出这些事。

    杜其仲没有死,否则如何会招认这些,庄王攥紧了手里的缰绳。

    他上当了,杜其仲的“死”说不定就是要让他放松警惕。

    ……………………………………

    昨天半夜11点50的时候发现当天不能更新了,就想睡一会儿接着写,结果抱着电脑沉沉睡去,早晨五点半才醒过来。

    于是悲剧了。

    更新奉上~

    一会儿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