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引妃入怀:邪王,轻点宠 > 第139章:隔皮取心

第139章:隔皮取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真是个霸道的男人,每次都不问问她的意见,就直接……直接亲上来了。

    突然,一道惊呼声从那边传来:“呀!你俩在干嘛?”

    苏挽月瞳孔微缩,玉手按在百里烨的胸膛上,想要将他推开,可奈何他的身体就如同泰山一般,根本纹丝不动!

    好羞耻……居然被人看到了。

    “小沧沧,你快看,姐姐和大哥哥在……唔?”红衣姑娘话还未说完,嘴就被少年紧紧捂住,然后麻溜的离开了修炼之地。

    真是的,遇到这种事就该回避,知道么?

    你个蠢货!

    两只妖走了,百里烨缓缓离开苏挽月吻得有些微红的唇,轻笑:“他们走了。”

    “然后呢?”

    “你刚才分心了,所以得重来。”说着,他再度吻上她的唇。

    这次不同于刚才的温柔,他开始慢慢撬开她的贝齿,攻掠城池。那湿软的舌头小心翼翼地探入,在触碰到怀中人儿的舌头时,他明显能感觉到她的退缩。

    百里烨眸中染上两分邪魅至极的笑。

    小月儿还不习惯呢。

    看来以后得常做才行。

    苏挽月此时的脸已经彻底红到了耳根,恨不得找个地洞藏起来。

    他、他到底去哪儿学的这些……

    好想立马逃走。

    一开始的时候,苏挽月确实是这样想的,可直到后来,在百里烨越发温柔娴熟的攻势下,她终是沦陷了,什么害羞不害羞的,统统抛到了九霄云外。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百里烨才终于放开了她,修长的指尖轻轻抚过她那被吻红的唇瓣,轻敛的凤眸柔情似水。

    “小月儿的味道,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呢。”

    “……”苏挽月小脸微红,别开视线不去看他。

    真是的,知道姑娘家没你脸皮厚,还故意说这些。

    坏到骨子里了。

    百里烨瞧她这般小模样,不禁一笑,再次在她唇上温柔轻啄一口,才将人抱起来,坐在自己怀里。

    “小月儿去神渊阁学的怎么样了?”

    “昂?”突如其来的正经,让苏挽月一下没反应过来:“喔,神渊阁的守护灵给了我低阶和中阶的法术秘籍,我学完了。”

    “学完了?”百里烨亦有些惊讶,旋即又露出了宠溺的微笑,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我的小月儿果然聪明,没让为夫失望。”

    苏挽月看着他脸上的笑,自己的嘴角也不自觉缓缓上扬。

    虽然她敢肯定百里烨就是神族的人,但她也不会在他面前提起这件事。

    因为,她和他在一起,无关身份,只因两人彼此喜欢。

    不、不对……

    她对他目前是喜欢,可他对她……或许是爱吧。

    苏挽月缓缓抬手,将百里烨揉着自己脑袋的手拿了下来,然后包裹在两手之间,星眸柔和微敛,吐出一句有点煞风景的话。

    “我饿了。”

    ……

    苏挽月填饱肚子,在百里烨的陪伴下散步于街道上,她看着前方来来往往的路人,问道:“我不在的这一个月里,可有发生什么事情?”

    “有。”

    “说来听听。”

    “苏挽云被皇帝送去了国寺,削发修行,而颜莫自从被颜将军责罚了大半个月后,自愿跟随颜将军从军。”

    百里烨的话,让苏挽月停下了脚步。

    苏挽云不愿嫁给颜莫,这倒是在她的意料之中,但她没想到,颜莫居然会从军。

    这想必也是因为苏挽云吧。

    自己喜欢的女子削发为尼,就意味着要忘却前尘,和颜莫彻底断了缘分。

    唉。

    其实她倒觉得,如果苏挽云嫁给颜莫,肯定会过得很幸福,虽说颜莫只是一介庶子,但他是真心喜欢苏挽云。

    只可惜,苏挽云不屑他的喜欢。

    “苏元青他们呢?如何了?”这两口子总是逃不掉惩罚的。

    “一个罚俸禄三年,一个禁足一月。”百里烨道。

    “那个馊主意是柳湘兰出的,她的责罚未免太轻了。”苏挽月眉目淡淡。

    “所以苏元青将她关进了柴房,三天只给一个馒头。”

    闻言,苏挽月撇嘴。

    那个男人确实做得出来。

    虽然这种惩罚对她而言并不算重,但于柳湘兰这种过惯了好日子的人来讲,那就可是煎熬。

    苏挽月提起步子,继续朝前走,然而没走多远,突然又停了下来。

    目光,被一家贴了封条的阁楼吸引。

    “这是……”

    奇怪,这阁楼的老板犯了何事?

    “小月儿,这是我要跟你讲的第二件大事。”百里烨凑到她耳边。

    “大事?”

    “对。就在你去神渊阁的那一天,这家店的老板被害身亡,我去检查过尸体,心脏没了,但是衣服和皮肉却完好无损。”

    苏挽月蹙眉:“隔着皮肉将心脏挖出来?”

    普通人肯定没有这个本事,唯一能做到的,只有妖!

    “不错,凶手隔着皮肉把他的心脏取了出来,当时我检查完尸体,又进阁楼里看了看,发现地上有水渍,初步判定,应该是河妖所为。”

    “那它后来可有继续作案杀人?”

    “没有,只此一次。衙门的人为了破案,脑子都快想破了,就是找不出凶手,后来皇帝把案子交给太子去查了。”百里烨在说这话的时候,眸中明显划过一抹高深莫测的笑。

    苏挽月眉头一挑:“若说这事儿不是你干的,我都不信。”

    她太了解他了。

    不过她有些想不明白,就算百里烨想为难百里锐,但此案牵涉河妖,而百里锐以前从未遇见过妖怪,肯定只会怀疑到人类身上,又该如何查到妖怪头上去呢?

    还是说,百里烨会在暗中引导?

    苏挽月忽然有些搞不懂他的真正用意了。

    百里烨抬手轻弹了弹她的额头,轻声道:“不必想太多,你就把太子当成诱饵,等河妖上钩后,正好可以给你练练手。”

    “呃,你该不会就是打的这个主意吧?”把一国储君置于危险之地,也就你才做得出来…

    “小月儿,你不觉得我是在帮他么。”

    “嗯?”

    “要是他连妖怪都能抓住,皇帝肯定会对他另眼相看,难道这不是在帮他?”百里烨虽然嘴上这么说,但那眼中的笑,却又是另外一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