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凡间狱 > 第0225章 酒童子

第0225章 酒童子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黑烟滚滚,弥漫着令人作呕的尸臭。

    这叫脂香,名字很美,有膏腴的感觉,正常人却难以消受,好在没有过多折磨我们的嗅觉和神经,黑烟与臭气似乎受到了某种神秘的接引,朝着一个方向飘荡而去。

    那是偌大的水面中央凸起的一片浅滩,距离我们最多不过六七十米的距离,一根天然形成的石柱在那里矗立,石柱似千年古树,形状奇特。

    一个黑影自石柱后冒出。

    显然,这是正主。

    我精神不由自主的绷紧,微微眯起眼睛,中了芲毒之后,感官敏锐,能清晰看见那是一个身材矮小的男子,看起来像个十二三的少年,造型却很古怪,头上扎着日式发髻,有点丸子头的感觉,穿着打扮也跟很早以前的日本浪人差不多,背后却背负着一个巨大的酒葫芦,皮肤白皙中泛着青色,像被人掐死的死孩子,嘴唇青紫,口中两颗虎牙尖锐的骇人。

    哧溜!

    弥漫着尸臭的黑烟被它一股脑儿吸入鼻腔中,仿佛嗅到了什么很诱人的气味,舒坦的他“嗯哼哼”的叫唤着,表情陶醉到极致。

    “你们……嗯哼哼……”

    这矮小男子顺坦浑身不住的哆嗦着,每一股黑烟钻入鼻腔,都要抖上三抖,跟大兵尿尿一个德性:“你们弄死了我的尸仆,那是我唯一的仆人,现在这年头风声紧,弄个仆人可不容易,这是大错!嗯哼哼……”

    说到这里,矮小男子浑身抽搐,跟羊癫疯犯了一样,舒坦的冒泡,话语含混不清,半天没表达明白心中所想。

    “该死,是酒童子!”

    大黑狗低声嘀咕道:“这玩意邪性呀!”

    我凑在它旁边,不解道:“很厉害?”

    “说不上厉害,但不好对付!”

    大黑狗看起来轻松很多,从它神态能瞧得出,至少不是遇到了黎皇那个级别的角儿,还有一线生机,趁着那矮小男子抽羊癫疯的工夫,它飞快和我说道:“你们常年在国内,黎明也懒得管外面的天翻地覆,不了解这东西正常,这玩意就是日本传说中的酒吞童子,最喜欢祸祸女人和孩子,拿活人下酒,专门挑一些细软的部分吃,很邪恶。不过它们也就是活跃在平安时期,平安之后就很少出现了,近乎绝迹,偶然有那么一两个,基本上都钻在深山老林里不肯露面。”

    我伸手在鼻头前扇了扇,尸臭太重了,对我这种嗅觉灵敏的人杀伤力很足,鼻腔里火辣辣的,见那酒童子还在抽羊癫疯,立即问道:“直白点说,怎么才能整死它逃命?”

    “正面肯定没戏!”

    大黑狗说道:“这东西能驾驭风和水的力量,很擅长利用环境,你也看到那种无形的墙了,正面弄你连靠近它的机会都没有,它却能往死里整你,而且就算近身了,你也没办法真弄死它,酒童子很特殊,介于虚实之间,你从正面把它打散了它都能重新凝聚起来,没啥用,它身上的命门就一个……”

    说此一顿,大黑狗目光矍铄,眼神贼兮兮的,绝对没憋什么好主意,凑在我身旁低声说道:“行了,既然不是黎皇那个等级的存在就好弄,一会儿你全听我的,本座会让它怀疑人生。”

    我点头,对倪凰和熊子他们打手势,示意都别吭声,放松一些。

    片刻后,酒童子终于过了劲儿了,浑身哆嗦,直喘粗气,拍拍自己胸口,阴嗖嗖的说道:“总之,斩了我的仆人就得付出代价,你们几个里必须有人留下给我做仆人。”

    它的目光落在了倪凰身上,上下打量,连连点头,似乎很满意。

    “哎哟,这不合规矩呀!”

    大黑狗像个老太监一样扯着嗓子尖叫起来:“如有冒犯,需要奉上鲜美的脂香赎罪,这是您这一族最伟大的传统,我们已经向您传达了最崇高的敬意了,您还要让我们偿命,这有违传统!”

    “这……”

    酒童子迟疑了。

    每个怪物都有弱点和异于人类的习惯,抑或传统,在人看来不可思议,但却是它们的生存之道。

    显然,大黑狗说的“传统”对酒童子来说比较重要。

    不过很快酒童子就拍着酒葫芦大叫起来:“不行!你们冒犯了我,必须付出代价!”

    “我们已经付出了最昂贵的代价,您也说了,现在不比以前了,脂香很难弄,以人骨髓晒干再加陨铁做的火香难得,人脂就更难得了。您不知道,我献给您的脂香全都来自于美丽的少女,经过很多道工序做的,这可是高雅的东西,是一种精神享受,可为了搞这些东西,我差点送了命。”

    大黑狗一味诉苦,这家伙很坑,明明从火葬场里刮来的黑油,偏偏说的很高大上的一样,像个奸商,狗脸上都是希冀的撺掇酒童子:“不信您再试试?”

    酒童子深深吸了一口,“嗯哼哼”的又叫唤起来,一边吸鼻子一边哆嗦:“嗯,确实好手艺。”

    它一副自己很有品味的样子。

    “这里还有更好的。”

    大黑狗拍了拍自己的小挎包,挤眉弄眼:“胸,你懂得。”

    酒童子动心了。

    大黑狗适时说道:“如果您放过我们,我全送给您,回头有了好货我再给您送过来,算是孝敬。”

    “这……”

    酒童子一阵意动,随即摇了摇头,无奈道:“你的东西我想要,若是换在平时,看在你这么注重我们的传统的份上,我或许会放你们一马,可现在不一样,有人来打过招呼,一个我没办法拒绝的人,他告诉我,你们拿了不该拿的东西,若你们经过,要我代为取回!”

    大黑狗立即问:“藏宝图吗?”

    酒童子点了点头。

    情况似乎明了了,这酒童子应该是个野生的,不过恰好在这里栖居,要对付我们的东西请了它出手。

    酒童子看起来很骄傲,哪怕有合作,山虿也不敢贸然来它的地盘。

    “我们给你!”

    大黑狗几乎是想都没想就说道:“给我们一条生路,我这里的好东西给你,藏宝图也给你,我会做您的仆人,当然不是尸仆,每年都会用脂香来供奉您,这也是您这一族伟大的传统,如何?”

    倪凰不自在了。

    不过被我瞪了一眼,倪凰什么都没说。

    酒童子这回眼睛亮了:“果真?”

    大黑狗拍了拍自己的小挎包。

    “你们最好别耍花样!”

    酒童子警告一声,按捺不住对脂香的向往,朝我们徐徐走了过来,它就跟轻工大师一样,竟然能踩着水面行走。

    “藏宝图在他那里!”

    酒童子过来的瞬间,大黑狗人立而起,指着我呵斥道:“你那是什么表情,难道不愿意奉献出你的一切吗?”

    瞬间,我感觉到了恐怖的压力!

    在我的四面有无形的墙形成,死死迫压着我。

    这是酒童子对我出手了,能力非常诡异,我毫无察觉的就中招了,被狠狠挤压着,身上的骨骼都在“咔嚓咔嚓”作响,我很怀疑自己会被活活挤死。

    大黑狗到底想干嘛?想坑死老子吗?

    我心里怨念极重。

    酒童子徐徐转过了身,丝毫没有和大黑狗说话时的温和,眼神很冷,像条毒蛇一样盯着我,伸出手冷冷说道:“藏宝图拿来!”

    我拿个屁,根本不在我这里!

    冷汗簌簌而下,我想拼命都没机会。

    这时,我看见大黑狗大嘴咧开,笑的非常猥琐,在酒童子背对它的刹那,忽然人立而起,从小挎包里掏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照着酒童子的后脑勺拍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