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88章 魔界巅峰(21)

第88章 魔界巅峰(21)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影像中,林辰不知道和赵越说了什么,惹怒林辰,两人便动起手来。

    留影石的主人明显吓到,画面出现晃动。

    林辰和赵越的实力相差太多,赵越不过两招就无法反抗,被林辰一剑毙命。

    宗主看向林辰。

    林辰心中一片混乱,他没做过的事,为什么会出现在留影石上?

    “宗主,我没有杀过赵越。”林辰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留影石不会作假。”宗主沉声道。

    “宗主,此事一定是误会,师兄怎么会做这种事。”宋风兰不顾自家师父的阻拦,站了出来,为林辰说话。

    “赵越确实纠缠过我,可那个时候师兄只是呵斥他几句,并未动手。”

    “赵越的死,和师兄没有关系,请宗主明察。”

    宋风兰直接跪了下去。

    “师妹。”林辰赶紧上前扶她,但宋风兰坚持不起来,林辰只能跟着跪下去。

    “宗主,我不知道是谁陷害我,但这件事我没有做过。”他堂堂亲传弟子,没必要去和一个外门弟子动手。

    万罗沉着脸没有出声,不知是在想该怎么为自己徒儿开脱,还是在想其它的。

    宗主看他,万罗才接话:“宗主,赵越不过一个外门弟子,就算犯错,林辰也着实没必要杀他。此事处处透着蹊跷,请宗主查清楚。”

    “留影石如何解释?”宗主心底哪能没点数,然而现在是证据摆在面前。

    万罗解释不了。

    留影石珍贵,也不能作假,留下的影像定然是真的。

    林辰做没做过,万罗心底也没数,但他现在能质问他徒弟吗?

    不能!

    不管林辰做没做过,此时都只能帮他徒弟。

    林辰和赵越,因为宋风兰有过节,他有杀赵越的动机。

    宗主刚才还放任万罗质疑初筝,若是当着初筝的面,不追究此事,那就是在打自己的脸。

    “林辰你可知错!”

    “宗主!”万罗惊呼。

    “宗主!”宋风兰也是一脸的惊诧。

    林辰沉着脸:“宗主,师父,弟子没有做过。”

    “先关到思过崖。”宗主挥手。

    林辰没办法推翻留影石这个有力的证据,不管他说什么,宗主此时都打定主意,先将他关到思过崖去。

    -

    宗主和初筝一阵好说,怕她生气似的。

    初筝嫌他吵,没听完便走了。

    面对财神爷,宗主有气也只能憋着。

    “初筝!”

    林辰被两名弟子带着,从后面追上她。

    离棠略显戒备的盯着他。

    林辰和那两名弟子说了什么,两名弟子点头,没有再跟过来。

    他走上前,目光冷冽,语气笃定:“这件事是你做的吧?”

    “不是。”初筝面不改色的否认。

    林辰冷笑一声,明显不信:“我不知道你怎么用留影石,留下我和赵越的身影,但这件事我一定会查清楚。”

    “嗯。”我要不要祝他好运呢?毕竟探寻真相的精神值得鼓励……还是算了,多说一个字也挺费劲的。

    初筝转身欲走,林辰再次叫住她。

    他压低声音:“你不记得我了?”

    初筝打量他两眼,继续走。

    “地下魔城,你不会忘了吧?”

    离棠眉头微蹙,他们之间认识?地下魔城……是魔族待的地方吗?

    林辰继续:“你是一个魔族,混进宗门,有何目的!”

    初筝反驳:“你别乱说,谁是魔族?”

    魔族怎么了!要不是我这个魔族,你们现在就是全修真界最穷的!

    林辰:“……”

    林辰其实也不确定她到底是不是魔族,当时他受伤昏迷,期间也只醒过两次。

    记忆中的那个胆小怯懦的小女孩,和眼前这个女孩子,除了容貌有几分相似,其余地方完全不同。

    林辰皱眉威胁:“你不怕我揭穿你,就算你如何厉害,在紫云宗,你也插翅难逃。”

    “你去吧。”怕你哦!

    初筝说完便走,再也不给林辰说话的机会。

    离棠深深的看林辰一眼,赶紧追上初筝。

    他们回到北灵峰,离棠这才出声:“这件事和你有关系吗?”

    初筝依然否认:“没有。”

    离棠不太信,毕竟有宋家的事做参考,当时她也是这么理直气壮的否认……这件事怎么看都和她有关系。

    ……她是在为自己出气吗?

    这个念头冒出来,离棠就止不住胡思乱想。

    “那你和……林辰之前认识?”离棠不知道自己为何要问这个问题,但他莫名的有些在意。

    “关你什么事?”初筝睨他一眼:“今天修炼完成了?”

    “没……”

    “那还不去?”初筝凶他。

    离棠:“……”

    离棠被初筝扔进房间,砰的一下关上门,他再拉门,房门便拉不开了。

    离棠没心思修炼,他摸着那个六角铃铛,思绪飞散。

    晚上离棠发现房门还是打不开。

    第二天依然打不开……

    第三天……

    第四天……

    初筝完全忘了自己把离棠关起来的事,她正处理栽赃林辰后面的事。

    林辰那个狗东西先设计栽赃好人卡,差点暴露他魔族的身份,不回敬回去,当她好欺负?

    林辰几张嘴都解释不清楚,即便宗主请人翻来覆去看留影石,也没找到任何漏洞。

    赵越虽是外门弟子,但他的死闹得沸沸扬扬,若是不做出一个合理的处罚,会生出更多的事端。

    但最后在各方的求情下,林辰也只是罚在思过崖关禁闭一年。

    “宗主,你明知道这件事不是辰儿做的,你为何还这么罚他!”万罗对这个结果很不满。

    他已经和林辰通过气,林辰说这件事和他没有关系,是被栽赃陷害的。

    可留影石和那个站出来的弟子,都找不到任何纰漏。

    宗主端坐在上首:“留影石这个证据推翻不了,你想我怎么办?徇私枉法?”

    万罗气得胸口起伏极大:“此事定是北灵峰上那个女人做的,师兄你难道一点都不怀疑那个来历不明的女人?”

    “你为何非得怀疑她?”

    “上次的事,难道不是她在报复?”她和那个离棠关系不清不楚,谁知道她是不是为离棠出头。

    “就算报复,也该是赵越,为何会牵扯上林辰?”

    “这……”万罗强行道:“当时辰儿出现主持公道,她定是记恨上辰儿。”

    “当时执法堂长老也在。”宗主提醒他。

    “这……我一定会找到证据!”

    万罗甩袖离开。

    宗主端起已经凉了茶,抿一口,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