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15章 神壕攻略(15)

第15章 神壕攻略(15)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叶沉看着递过来的纸巾,伸出手,迟疑的接下。

    他拿纸堵着鼻子,好一会儿才止血。

    叶沉捏着纸巾,问:“刚才那些人是不是你找的?”

    “嗯。”

    毫无意外的答案。

    “你……对我这么好做什么。”一开始总觉得她有目的,可是这么长时间,她并没对自己做什么。

    “让你觉得我是一个好人。”为了当一个好人,我很努力了!

    “……”

    “为什么要让我觉得你是一个好人?”

    他不是第一次听见这句话,但是第一次问这个问题。

    “……嗯。”对面的女生陷入沉思。

    王八蛋儿,我该怎么回答他?

    说我在做任务?为了回去?

    【不行的小姐姐!!】王者激动的大叫,连初筝叫它王八蛋都没注意,【当然不能说你在做任务。】

    那怎么说?

    【怎么说都行,就是不能说做任务……等等,我给你想,你别乱讲话!】王者怕小姐姐一开口就是做掉这种社会话。

    遇见小姐姐的时候,以为她是一个青铜,没想到她才是王者。

    【你就说……你喜欢他。】

    还是做掉吧。

    【……别别别啊!!】王者吓得颤抖。

    “坏人当久了,想试试看,能不能当一个好人。”

    初筝念完台词,觉得不太对。

    王八蛋,我在你那里的定位,是一个坏人?

    【……】是不是坏人你心里没点B数吗?【当然不是,这是原主,原主啦,小姐姐人美声甜,怎么会是坏人。】

    叶沉眼神有些古怪的看着。

    正巧这个时候,店长送来两杯奶茶,打断他打量的目光。

    “这个用来干什么?”初筝捏着一叠便签问叶沉。

    叶沉不知道她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但还是指了指旁边的墙:“有什么话写在纸上,贴在那里,许愿什么的,也就是一个娱乐……”没什么用。

    叶沉将后面几个字咽回去,转口问:“你要不要写一个?”

    “哦。”

    初筝反应冷淡。

    叶沉以为她不会写,谁知道她拿了笔,开始写字。

    叶沉发现初筝写字是真的慢,但是她的字非常好看,像电脑印出来的一般,每一个都十分标准。

    不过……

    她写的什么玩意?

    做掉XX?

    XX是谁?

    做掉是他理解的那个做掉吗?

    接下来初筝一连写好几张,都是做掉XX,显然她想做掉的不止一个。

    说好是许愿!!

    她这怎么写得跟诅咒似的!

    -

    初筝将叶沉送回去,叶沉一如既往的沉默。

    他想说点什么,却不知道怎么打破这样的沉默。

    “我到了。”

    叶沉看看前方的楼房。

    “嗯。”初筝将他的东西给他:“晚安。”

    “……晚安。”

    叶沉深呼吸一口气,先转身上楼。

    等他再回头的时候,那边已经没有那个女孩子的身影,路灯孤零零的立在路边,远处的黑暗,似能吞噬他。

    他习惯这样的环境。

    黑暗……

    冷清……

    “叶沉!你死哪儿去了?”

    楼梯上一声呵斥,叶沉手猛地拽紧背包。

    楼梯上妇女快速冲下来,手里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直往叶沉身上抽打。

    呼呼声在楼道中传开。

    “现在翅膀硬了是不是?这么晚才回来,你做什么去了?我还管不了你……”

    妇女的叫骂声也随着传开,完全不怕扰民。

    如果有人出来,也会被妇女一阵怒骂,最后大家习以为常的关上门,等着这次的事件停歇。

    初筝回来给叶沉送作业,结果正好看见这么一幕。

    【小姐姐上啊!!】王者立即怂恿初筝。

    麻烦!

    麻烦!

    此时初筝整个人都冷漠的写满这两个字。

    不做任务就要不断重复,不断重复……不断重复!

    谁要不断重复啊!

    她不要!

    【小姐姐,不要愣着了,快上,英雄……不是,美人救英雄的时候到了!】

    “……”

    王八蛋儿真吵。

    有没有办法屏蔽掉。

    初筝刚这么想完,王者的声音就消失了。

    嗯?

    真的可以屏蔽?

    王八蛋?八蛋?

    ……解除屏蔽。

    【小姐姐啊啊啊……】糟了!小姐姐好像Get到新技能!药丸药丸!!

    屏蔽!

    脑中安静下来,初筝心情都好几分,王八蛋儿太吵了。

    初筝等着妇女叫骂停歇,将叶沉一个人留在楼道里,并扬言不许他进家门。

    叶沉坐在楼梯角落,像是要融入黑暗中。

    初筝又站了一会儿,缓慢的走过去。

    叶沉听见脚步声,抬头看过来,那瞬间,初筝感觉自己被一头凶狠的狼崽子盯着。

    露出锋利的獠牙,却不敢挠人,透着几分可怜。

    “作业忘记给你了。”初筝面无表情的坐到他旁边,并十分没有同情心的将作业递过去。

    叶沉低着头接过,胡乱的塞进书包里,他抓着书包,黑暗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延伸,紧紧缠绕着叶沉,让他透不过气。

    良久,他打破沉默:“你刚才都看见了?”

    “嗯。”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每次都是这么狼狈。

    初筝神色平淡,语气更显得淡然:“在自己没有实力前,忍是最好的办法。”

    叶沉转头看她,可惜他只能看清一个轮廓。

    他应该在她面前自惭形秽,她像天上皎洁清冷的明月,而他是地上最肮脏黑暗的沟渠。

    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他更不想让她看见自己这么狼狈的样子。

    可偏偏,她都看见了。

    初筝问他:“你有地方去吗?”

    叶沉想了一会儿,摇头,想起初筝可能看不见,出声:“没有。”

    “跟我走吧。”

    初筝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叶沉抬眸看她,并没起身。

    “明天还要交作业。”

    叶沉:“……”

    只是为了作业啊。

    -

    原主在外面有一套房子,平时原主在家里过得不顺心,或者和纪父吵架,就会到这里来。

    偶尔也会收留一下那些狐朋狗友。

    叶沉跟着初筝进门,房间空荡荡的,很是冷清的感觉。

    “这是书房,你在这里做作业吧。”

    初筝推开一扇门。

    叶沉点点头,拎着书包进去。

    初筝的作业并不多,而且很简单,他几下就写完了,书桌上堆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回头看看紧闭的房门,小心的翻了下那些东西。

    其中有几张卷子,被揉得不成样子。

    叶沉展开,皱巴巴的卷子,全是不及格,而在卷子上还有一些奇怪的痕迹,像是哭过之后,妆容花了抹到上面。

    她还会哭吗?

    叶沉撑着下巴思索,那张冷冷淡淡的脸,哭起来会是什么样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