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小农民大时代 > 第203章:打到服为止(第三更)

第203章:打到服为止(第三更)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十多分钟后,外面传来了停车的声音,接着便是一个急促的脚步声。

    “啥活,是大活不?”披着大衣的粪球嚷嚷着冲了进来,与等了他半天的我险些撞了个满怀,认出是我之后,这货反应倒也快,妈呀叫了一声后转身就要开溜。

    等了他半天的我能让他溜走吗,一把薅住了他的大衣,直接给他摔趴在了地上,并且一脚踩住了他的胸口。

    “二觅,你居然和外人联起手来给老子下套。”

    啪,粪球话音刚落,我手里的台球杆便抽在了他的脑瓜子上,咔嚓一声,这货脑瓜子还真硬,台球杆当场就断了。

    “哥,我错了,我认栽,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一看势头不对,这货可比二觅他们激灵多了,一棍子之后当场就求饶了起来,并一个劲的给我作揖。

    “哥也是你叫的吗?”我把手里的半截台球杆一扔,然后拎着他的胸口直接把他提了起来,从毛蛋的床上抓起一个扫炕的塑料笤帚照着这货的嘴就是抽。

    啪。

    “哥,不。”啪。

    “叔,我错了,我以后再也。”啪“不敢了。”啪。

    “爷爷。”啪。

    “祖宗。”啪“爹,亲爹,你是我亲爹,求你别打了,我真的知道错了。”粪球死死的捂住嘴道。

    “拿开。”

    “不拿。”啪,笤帚直接抽在了粪球的脸上,一个垄子肉眼可见的就鼓了起来。

    “嘶,疼,别打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对天发誓,以后再也不敢了,若再冒犯你,我全家人都不得好死。”吃痛下的粪球直接发起了毒誓。

    见这货发这么狠的毒誓后,我手里的笤帚没有再落下去,而是看着吓的后脊梁都发麻的毛蛋等人问道:“毛蛋,他有家人吗?”

    “有,爷爷奶奶,爹娘全套,对了还有一个姐姐,长的挺好看,在商场当导购。”毛蛋道。

    “毛蛋,我日你三姑六婆七大姨八大妈。”粪球当场就骂,被我一扫帚给抽的闭上了嘴。

    “我错了,别打了。”

    “哼,信你一回,再让我知道你跟我玩家伙,老子把你这张嘴打成饺子馅。”说完我把粪球扔在了地上。

    “绝对不敢了,不敢了。”

    “滚过去,和他们一样,挨排做好,手给老子放在膝盖上。”

    四个街头算不上混混的小混混就像四个新兵蛋子一般,规规矩矩的排成一排,手放在膝盖上,坐的那叫一个直流。

    “说说吧,那天晚上伏击我是谁出的主意。”

    “李富贵。”四人异口同声道。

    “年龄,家庭住址。”

    好不容易震慑住这四个傻货,我也装了回逼,当了回警察,审问了他们一通,原来这四个货比我大不了多少,毛蛋二十,二觅和三毛刚满十八,至于粪球还没有我大呢,他们并不是石川城里人,都是附近乡镇的人,早年辍学,便混迹在了城里,好吃懒做,偷鸡摸狗,敲诈勒索,也闹过不少钱,可要么就送网吧,要么就台球厅,再不就是饭桌小歌厅,总之一个子都没剩下,有时候隔三差五还的跟家里伸手呢。

    问明情况之后,我没有再跟他们动手,打已经打了,他们也服了,连看我的眼神都游荡着畏惧,我自然不可能把他们逼到狗急跳墙拼命的地步。

    我问他们李富贵给了他们多少钱,毛蛋支支吾吾的说三千,一听三千,粪球张嘴就骂毛蛋不是东西,说你不是跟我们说的两千吗,兄弟的钱你都黑,你丫太不是东西了,二觅和三毛也气的咬牙切齿,我说,都他娘的别吵吵了,三千块,十几个人也就吃顿饭,唱个歌,医药费呢,李富贵没给报销吗,一听医药费,四人就耷拉下了脑袋,说李富贵就给买了点止疼药,伤的最重的大饼醒来后,就让出院了,回家养伤去了。

    得知李富贵居然这么抠之后,我决定点把火。

    “枉你们还自称是街头混混,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要钱,李富贵之所以想弄死我,是因为我知道他当官时贪污钱财和强占民女的丑事,可你们倒好,三千块就打发了,老子就值三千块是不是,李富贵有的是钱,出了这么大的篓子,居然只给买点止痛药,我要是你们怎么也得要给三五十万,瞅瞅你们都十八九二十的人了,能不能挣点钱置办点东西,四个大老爷们窝在一个房间里,都大冬天了,连个电炉子都没有,就你们这还混呢,不是我看不起你们,照这样下去,莫说找媳妇了,你们家老子都得被你们活活气死。”

    “我们找李富贵要过了,他不给,就拿点吃的喝的打发我们啊。”二觅道。

    “你们是干什么的,你们拿手的是什么,他那么大个超市有腿吗,怂,软蛋,老子本来还以为你们跟电视里演的那些古惑仔一般,吃香的喝辣的上歌厅,下馆子,怀里把着妹子夜夜当新郎呢,没想到混的居然这么落魄,糙,混到你们这个份上,老子都替你们丢人。”

    四人被我数落的都低下了头。

    “都他娘的别当鸵鸟了,冤有头债有主,咱们的恩怨两清了,以后若是还想干老子奉陪,不管是单挑还是群殴敞亮点,别让老子看不起你们,当然你们若是还想埋伏我的话也行,要么弄死我,不然,石川河里淹死的绝对是你们。”

    “不敢了,不敢了,我们以后再也不跟你比划了。”四人连连摇头。

    “行,老子就信你们一回,咱们的恩怨翻篇了,我和李富贵的事我自会慢慢折磨他,至于你们的医药费,自己动动脑子,别呵呵的被几包烟就打发了,娘的,老子都懒得说你们。”说完我起身就走,走到门口后,我停了下来。

    “粪球,死过来。”

    “祖宗,咱们的恩怨不都翻篇了吗,你还要干嘛?”刚松口气的粪球见我喊道,当即缩到了床里面。

    “骑你的电驴子送送老子,这么远老子走回去,都他娘的后半夜了,糙。”

    粪球还想犹豫说些什么,直接被二觅他们踹下了床。

    “让你送送老子,你他娘的墨迹什么。”我瞪眼一吼,粪球也不敢拖拉,当即跑出去骑上他的电驴子,载着我朝着老城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