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小农民大时代 > 135:只为一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话常说,龙生九子各不相同,这句一点也没错。

    有财膝下的五朵金花命运也截然不同,老大嫁给了城关村的村长,男人养了好几个女人,老二离婚了在信用社上班,老四在县城的职业中学教书,听说男人那方面不行,反正结婚几年了,没有个种,老五具体干啥不知道,反正至今单身,而这老三,命就更不好了,几年前嫁了个外地人,结果那男的骗了她一笔钱之后领着相好的跑了,把她给甩了。

    听完老会计的讲述,我不禁想到了爷爷叨叨的最多的一句话,这就是命啊。

    人各有命,有财的命里不缺钱,但却带把的,五朵金花命里也不缺钱,但却缺男人。

    感慨五朵金花命运的同时,我也想到了自己的命。

    想到自己的命,不禁又想起了吞下龙珠之后,直接或者间接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我的命运在我掉下悬崖那一刻改变了,我的顽疾好了,李长山得到了应该有的惩罚,李富贵也彻底滚出了龙泉村,我如愿的把王敏和李富丽收入了怀中,而且村里发生这次事件也跟我或多或少有直接的关系,若是我不帮山神弄出那肉身,也不会引来那场天灾。

    可以说龙泉村近来发生的几件大事都跟我有脱不开的关系。

    想到这些,我不禁自问,难道这就是我的命?难道我是个扫把星,走到哪里哪里倒霉。

    以前的我,女人都不愿意多看一眼,现在的我却天天和女人打交道,难道算命说的是真的,我命犯桃花,身负青龙,这辈子注定与女人纠缠不清?

    我自问着,又找着各种借口给自己的荒唐想法开脱着。

    “我命犯桃花,怨不得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她们都是寡妇,我这是在帮她们脱离苦海。”乱七八糟的借口按也按不住。

    董夫子给我灌输的古代帝王的理念就像是毒药一般,把我的想法给扶正了,而且一点点再蚕食着我本就不牢固的人伦道德观念。

    “MD,人家金花不金花管我屌事,我想什么呢。”想到自己盖房子的钱还没有着落之后,我就一阵气恼自己不务正业。

    因为着急着办完事还要赶回村里,吃完饭后,老会计便匆匆忙忙的走了。

    我刚说起身结账时,五朵金花中的老三,就是负责收钱的少妇,坐在了我的对面。

    “你叫杨过?”她好奇的问道。

    “你知道我的名字?”我一愣。

    “昨天听那几个毛头小子这么喊你的,所以我便记住喽。”

    “三姐找我有事?”

    “你叫我三姐?看来龙泉村的老会计没少和你说我的事啊,跟我说说,他都跟你说什么了?正好我也听听外面人是怎么议论我的?”三姐饶有兴致道。

    我自然不可能出卖老会计,当即边说,老会计也没跟我说什么,就说了一些有财大酒楼的发家史,还说你们家有姐妹五个,人称五朵金花,个顶个的漂亮,城关镇没有几个不惦记的,反正就是捡好听的说呗。

    听完我的吹捧,三姐一个劲的笑,说没看出来啊,你这小屁孩,不仅酒量厉害,说话也是一套一套的。

    一听她说我是小屁孩,我当即就有些不爱听了,挺了挺腰板说,我才不是小屁孩呢,哥也是吃过肉的人。

    天地良心,我这话说的绝对是大实话,可落在三姐眼里我就变成逞能吹牛了。

    “你也吃过肉,那肉啥味道啊?”三姐坏笑的调侃道。

    “你爱信不信。”说着我起身就准备结账离开。

    “小子生气啦。”三姐挑衅的看着我道。

    “没有啊,聊个天至于吗。”

    “问你个正事。”三姐话题一转道。

    “啥事?”

    “你的酒量是多少,我听服务员说,你昨天得喝了有三瓶,却一点也没醉。”

    一听她问我酒量,我心里顿时找到了存在感。

    “我也不知道,反正至今还没有喝醉过。”

    “真的。”

    “假的。”

    “你这小子,愿不愿意陪三姐喝一场,只要你答应,今天这顿免单,若是能让我大醉一场,以后五折如何。”

    “真的?怎么个喝法?”一听免单,我顿时来了兴趣。

    “我想大醉一场,可却没有人能把我灌醉,反而几个自认为很能喝的都被我灌趴下了。”三姐说着眼中闪过了一抹哀伤。

    虽然我不太了解她身上的故事吧,但这一刻我觉得这个女人心里肯定也是有一肚子苦水的,只不过发泄不出来罢了。

    “行,那我今天就舍命陪君子。”

    “我可不是什么君子,我就是一个被人耍了的傻女人。”三姐说着招呼服务员把桌子上的菜换了几道后,问我白的还是啤的。

    我说白的吧,白的来的快,啤的喝完尽上厕所麻烦。

    三姐贼痛快,当即便让人搬过了一箱老村长。

    一看这架势,我就知道,这女人绝对不是一般的能喝,今天想要放倒她,我还真的拼命,当然是拼命探探我的底了。

    这场酒喝的赌斗的成分居多,我们之间自然没有那么多废话,几乎是瞪眼干,杯子不痛快了换大碗。

    “痛快。”一口气每人干完两瓶之后,三姐喊了一声痛快,然后又给自己满上了。

    三瓶下肚,三姐的脸也泛起了红光,但眼睛却一点醉的意思也没有。

    服务员显然对三姐的酒量很有信心,期间几次给我投来的同情的目光,仿佛我要倒多大的血霉一般。

    心里有谱的我自然不会在意服务员的目光,而是端起面前的一碗酒干了,完事打了个饱嗝。

    “再来。”三姐叫嚣一声开了第五瓶。

    一箱老村长就这样被我们斗完了,三姐的眼睛也开始有些飘忽了,说话也大舌头了。

    “上酒。”三姐对着服务员喊道。

    “三姐,要么还是别喝了。”看我屌事没有,三姐倒有些醉意之后,服务员看我的眼神也变了,有些担忧起了三姐。

    “废什么话,难得遇上个敢跟老娘拼就的人,今天说什么也得喝痛快了。”三姐说道。

    服务员没招,只能又搬来一箱老村长。

    “这一碗,敬过去年少无知。”三姐仰脖又是一碗。

    “这一碗,敬不知天高地厚。”

    “这一碗,敬草他MD人生。”

    “这一碗,敬我自己眼瞎。”

    “这一碗,祝那傻逼生孩子没屁眼。”

    我一言不发,机械式随着她举碗,然后喝干。

    “这一碗,敬你,谢谢你,让我大醉一场。”连干了九瓶老村长之后,三姐醉了,嘴里开始叨叨着一个男人的名字,一会哭,一会笑,就跟个孩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