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逐王 > 第303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俩人凭着记忆走到了元家旧宅。

    想象之中,它应该已是一片残垣断壁的废墟,但令兄弟俩意外的是,那宅邸看来虽然老旧、质朴,却并不残破,门楣上的匾额还有新修补过的痕迹,门上挂着一把锈了的将军锁,但仔细一看,只是虚挂着,并未锁上。

    俩人对视一眼,皆有些疑惑,莫非里面住了些无家可归之人?

    元南聿取下了冻得像冰块一样的锁,推开了门,门页发出粗嘎地声响,跨过门槛,眼前出现了一颗高高的银杏树,寒冬腊月,光秃秃的枝丫上挂满了霜雪,那肆意伸展的沧桑与满树银花的高洁相辅相成,以天地为画卷,一股形销骨立的凛然之气仿佛跃然其上。

    那是他们小时候最喜欢爬上爬下的大树,树干上那简陋的小木屋,曾经是他们的秘密堡垒,如今在风雪肆虐中摇摇欲坠。

    看着记忆中的一切,兄弟二人难掩心中悲怆,久久不能言语。

    这是他们的家,奈何昔日的幸福已经长埋在冰雪之下,永远不能再见天日。

    元南聿伤怀道:“二哥,这二十年,真像一场噩梦。”

    燕思空鼻头一酸:“若真是一场噩梦,便好了。”

    噩梦起码会醒。

    他们慢慢穿过庭院,走向内院的厢房。

    元卯为官清廉,宅邸不大,不过几间屋舍,这里果然有人清扫修葺,屋子大抵还保留着原貌,旧而不破,但并无人居住。

    难道是梁慧勇派人维护的?可梁慧勇不曾说过,且这二十年他在韩兆兴手下艰难求生,恐怕不敢令人来做这样的事,若被韩兆兴那等卑贱小人发现了,岂能轻饶。

    “不知是谁在清扫。”元南聿道,“回去问问梁将军吧。”

    “好。”燕思空怀着忐忑的心,推开了元卯夫妇卧房的门。

    屋内冷如冰窖,但陈设如旧,与记忆中所差无几,桌上略有一层薄灰,一切都像是主人出了趟门,不日就会归来。

    燕思空忍着落泪的冲动,一一扫过屋内的一切,他没想到有一天,还能再回来,可如今的“家”,只剩下一座冰冷的房子,没有团圆,何以成家。

    他们又去看了俩人小时候的卧房,记忆中它大得多,如今看来却是这样的小,站在那张曾经可以打滚玩闹的榻前,记忆扑涌而上,令人悲从中来。

    掩上门,他们来到了祠堂。

    当年出事以后,元家举家搬去了济南府,将祖宗牌位也都带走了,如今正堂之上,只摆着一个孤零零地牌位。

    走近一看,正是元卯的,不知何人所立,但龛上香火贡品齐备。

    俩人双双跪了下来。

    元南聿终于忍不住落下了泪来:“爹,孩儿不孝,孩儿回来了。”

    燕思空哀声道:“爹,您在天之灵,可有看着我们?可否保佑我们,保佑辽东。”

    俩人敬了香、磕了头,长跪于元卯的灵位之前,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

    “二哥。”元南聿哑声道,“我们搬回来可好。”

    “我也正有此意。”燕思空难过地说,“叶落归根,我们还能回家,定是爹在天上庇佑着我们。”

    元南聿看着燕思空:“我每每怨恨老天无眼,可想到你我今生今世尚能团聚,便又觉得这天命终是给留了一线生机。”

    燕思空露出一个凄切地笑:“当我知道你还活着时,我便是这样想的。”

    元南聿紧紧握住燕思空的手,那是属于男人的力道:“二哥,在爹的灵位前,你我一同祈愿,今生今世不再分开,好不好。”

    燕思空也看着元南聿,目光是无限地温柔:“聿儿,二哥也不想与你分开,只是这世上之事,总不如人愿……”

    “我不管,事在人为,二哥先答应我。”元南聿满面悲伤,“大哥已经疯了,你便原谅他吧,大姐和娘还在济南府,有朝一日天下太平了,我们一家人,尚有可能重聚。二哥,不要再与我分开了,只要我元南聿尚有一口气在,我便不许任何人伤你分毫。”

    燕思空含泪笑道:“二哥答应你,二哥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俩人在元卯灵前跪了许久,说了许多过去的事,直至天色暗了下来。

    当他们走出祠堂、穿过庭院,便见着府宅门口有一个老翁,正裹着厚厚的棉衣,拿着扫帚在扫门前雪。

    燕思空不宜叫人看着自己的脸,便戴上了兜帽,厚厚的皮毛遮住了大半张脸。

    “老伯。”元南聿叫了一声。

    那老翁转过了身来,有些激动地叫道:“草民见过元将军。”说着颤巍巍地就要跪下。

    “快快免礼。”元南聿忙道。

    那老翁还是跪了下来,元南聿便上前将他扶了起来:“老伯,如此寒冷的雪夜,你为何……”

    老翁抓着元南聿的胳膊,眼中含泪:“草民没想到,广宁百姓还能再盼来一个‘元将军’。”

    元南聿与燕思空对视一眼,道:“老伯可是认识我爹?”

    老翁抹了抹眼泪:“二十年了,记得元卯将军的人,越来越少了,二十年前,若不是元卯将军,广宁就没了呀,广宁百姓,也早就做了蛮子的刀下亡魂,可这么好的官,朝廷却治他的罪……”

    燕思空身体轻颤,胸中闷痛不已。

    元南聿哑声道:“原来还有人记得我爹的功业,记得我爹的冤屈。”

    “记得的人,是越来越少了。”老翁抽噎道,“草民这把行将就木的老骨头,能等到朝廷给元卯将军平了反,死也可以瞑目了。”

    元南聿感动地说:“这些年,是老伯一直为我家旧宅修葺打扫吗?”

    “可不止我一人。”老翁道,“二十年来,咱们从没有忘记元卯将军的恩德,偷偷地守着这宅子,如今广宁有难,又有一个元将军来救咱们了,咱们可有希望了,可有希望了!”

    元南聿坚定地说道:“老伯放心,我定会承继我爹的遗志,守住广宁,守住辽东。”

    “多谢元将军。”老翁禁不住老泪纵横。

    燕思空心中酸涩,却又升起一丝丝安慰,原来还有人记得曾经拯救广宁的英雄,这世间只要尚有一个人记得,便是不朽。

    俩人回到驿馆,元南聿用手贴了贴燕思空的面颊:“二哥冻坏了吧,快去暖和暖和,早点睡吧。”

    “你也是,明日便要梁将军派人将旧宅打扫了,早些搬回家住。”燕思空微微一笑,“有咱们兄弟在,决不让金贼染指广宁。”

    元南聿重重地点了点头。

    分开后,燕思空径直往自己的别院走去,刚走进院中,便见石凳上有一个黑乎乎地人影。

    借着稀薄的月晕一瞧,竟是封野。

    燕思空顿住了脚步,见封野已经转过了脸来,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封野站起了身来,斗篷上竟抖下一层雪,他脸蛋冻得通红,也不知在这里坐了多久:“思空。”一开口,声音都在发抖。

    燕思空蹙起眉,沉默地看着他。

    “你回来了。”封野一眨不眨地看着燕思空,“我想,想与你说几句话。”

    “夜已深,有什么话,还是明日再说吧。”燕思空走向了自己的房门。

    封野几步夺到门前,他夹裹了一身寒气,整个人便像个冰柱子一样,近了一看,长长地睫毛上都是厚厚的一层冰霜,“明日,你也要推说改日,不如就今日。”

    “我与狼王,能说的只有正事。”燕思空冷淡道,“正事,不便在此时此地说。”

    “你我之间亦是正事。”

    “没有什么‘你我之间’。”燕思空道,“狼王请回吧。”

    封野难掩伤怀,他咬了咬牙:“回去哪里?是你叫我来辽东的,是你亲笔写信叫我来辽东救你的。”

    燕思空坦然道:“是我叫你来辽东的,因为只有你出兵才能救辽东。”

    封野口吻有些激动:“空儿,你心中还有我,对吗,你让我来救你,你相信我会来,为了你,千山万水我亦会来。”

    “我是为了辽东。”燕思空面无表情地看着封野,“为了辽东,我可以粉身碎骨,别说那区区两个字,便是要我为狼王修祠做赋、树碑立传,又有何难?”

    封野浑身僵硬,燕思空的眼神比辽东的冬雪夜还要冰冷,刺得他肝肠寸断。

    燕思空推开了门:“请狼王回去歇息,社稷为重,某要伤了身子。”说着跨进门槛,反身就要关门。

    封野一手撑住了门扉,双目赤红地盯着燕思空。

    燕思空冷道:“狼王究竟要如何?你从前总说我利用你,对,我利用你,你要报复吗?是要将我下狱,还是要逼我‘侍寝’?”

    封野的嘴唇颤抖着,伤心得不知该如何是好,他这一生,纵横沙场,穿梭箭雨,他自认命该称王称霸,从未怵过刀光剑影,可燕思空的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丝表情,都能轻易让他千疮百孔,从前如此,现在如此,今生今世,恐怕皆是如此。

    “你心里……有我……”封野艰涩地说着,是说给燕思空听,但更像是说给自己听,他伸手想去怀中掏什么东西,但已经冻僵了的手,几次都无法探入衣襟,他越急,越是不成,最后懊恼地将怀中之物扯了出来,却掉在了地上。

    燕思空低头一看,是一块巴掌大的、边缘被烧焦了的红色布帕。

    他脸色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