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假婚真爱:总裁,不可以 > 808 真命天女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陆千麒呆愣了好久,他没想到苏黎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苏黎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并没有流露出同情的神色,而是心疼。

    他现在想要什么想吃什么还有什么得不到的?是谁给她带来这样的感觉?

    陆千麒骤然间想到那个后院里锁着,还没有放出去的李和玉,双眸微微一黯,反手搂住了她,“好。都依你。”

    他想起那时候自己之所以那么早就去接触陆家的产业,之所以克服那么多的困难,不也是为了现在,能得其所想。

    可是得到那些曾经祈盼过的东西又有什么用。

    有些时候,只是越来越空虚。

    哪里有怀里头的女人,小心翼翼的说着一句心疼的话,让人心满意足。

    陆千麒想到这里,心情大好,刮了下苏黎的鼻子,拉着她在客卧的床上坐下,“其实我小时候也没那么可怜。”

    “哪里可怜了。我……我没有觉着可怜……”可能刚才自己说出的话的确像是在哄孩子,苏黎的脸越发的红了,“不过你小时候不是和顾佩霜是师兄弟嘛?我想了想,顾伯伯应该对你也会很好吧。”

    “不是顾伯伯。”陆千麒摇头,“顾云朗还不至于对我怎样,是师傅。所以我一直当师傅是父亲一样的存在。”

    师傅……

    苏黎想起那个深爱木香,最后却因爱犯了错的陆策。

    陆策这辈子也是无儿无女,说不定就是把陆千麒当自己的儿子来待的。

    可惜陆策离开的早,陆千麒心里头应该是非常遗憾的吧。

    苏黎想了想,有点犹豫不定要不要把李和玉和自己说的话告诉陆千麒,只是随意想想便还是忍了回去,不行,在她查的更清楚前,还是别拿这种事情去伤他的心吧。

    陆千麒侧目看着苏黎静谧的脸庞,浅色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她的脸上,散发着淡淡的莹光,不觉心里一动,单那只揽在苏黎腰上的手已经有些不安分了。

    苏黎本来在想事情,忽然间有些微凉的手滑到她衣服里头,顿时间战栗了下,略有些惊慌的抬起头,迎面便是扑鼻而来的气息,她下意识的顺手一挡,结结巴巴的说:“下面不是还好多事情么?”

    “你不是说,我想要什么,你就给我什么?怎么,这么快就反悔了?”陆千麒的言谈里都是促狭的味道。

    苏黎有点无力,今天明明很忙,他却摆出一副很闲的样子,居然还动了心思要……

    不过她一向对陆千麒没什么免疫力,尤其在对方表现的很兴致勃勃的时候,所以不过片刻,她的身子骨就软了下来,只是脑子里还想着,现在好歹已经稳定下来,不过最后两个月的时候可不能任着胡来了。

    …………

    邹晋带着施仁到了老宅里。

    施仁牵着邹晋叔叔的手,正式被移交给了杨一,他倒是不怕杨一,毕竟在陆千麒那里胆子已经练的差不多了,只是抱着杨一的脖子问:“以后是你接我嘛?”

    苏黎的确是交代杨一,找个人去管施仁,不过杨一思来想去,觉着慎重为好,派了两个人随时在幼儿园外候着,自己就负责接送,这样比较稳妥。

    所以他点点头说:“对,以后我接你。”

    施仁眨巴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粉嘟嘟的嘴巴撅了起来,“那爸爸妈妈呢,今天搬新家都不来接我的嘛?”

    杨一尴尬的看了眼后院的宅子,听说四爷和苏小姐已经在里面待了一个小时了,他们现在谁也不敢进去打扰,万一人家真有事呢。

    杨一不善言谈,于是看向邹晋。

    邹晋用手机拨了下陆千麒的电话,那边过了一会就接了起来,声音略有些粗喘,邹晋顿时间领悟了过来,但还是认认真真的说了句,“施仁少爷已经接过来了。”

    陆千麒咳嗽了声,只是气息还有点不稳,“等下。十分钟。”

    苏黎双手搭在陆千麒的肩上,听见电话那头的汇报,红扑扑的脸蛋更加的娇艳欲滴,伸手就要推开陆千麒。

    正在兴头上的陆千麒随手扔了手机,低下头亲了亲苏黎的唇瓣,“再五分钟就好……再五分钟……嗯……”

    苏黎旋即便被卷入狂风浪潮之中,险些从喉中溢出尖叫声……

    虽然陆千麒说十分钟,邹晋却很淡定的告诉施仁,你爸爸妈妈正在帮你收拾屋子,大概需要个半小时,一会会给你惊喜。

    施仁一听就可高兴了,这才不再惦记着陆千麒和苏黎,拉着邹晋和杨一向后院跑,说要去看看小白的新窝。

    小白换了个地方有点不适应,好在它熟悉的人和物都被搬了过来,就是有点蔫。

    看见施仁也在,这才摇着尾巴扑了过来,倒是让杨一想起上次也是这老宅子,这狗可足够凶猛的,他下意识的想去捞施仁,却被邹晋阻拦。

    邹晋说:“没事,小白知道轻重。”

    果然,小白看似扑的很厉害,但只是到了施仁的脚边,便咬着施仁的胳膊,直接将他甩到自己的背上,一溜烟便朝着前方冲去。

    “哇哈哈哈……小白冲……”

    施仁的笑声从远处传来,杨一却看的有点发愣。

    邹晋嘿嘿笑着,“都说了没事,之前我也和你一样,紧张的要死,结果苏姐在旁边笑眯眯的,一点都不担心。”

    杨一想着这些日子对苏黎的认识,感慨了句,“我觉着苏小姐真不是个一般的女人。”

    “那是啊。”邹晋跟着叹了口气,“四爷这是慧眼识珠,找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女。”

    杨一犹豫了下,还是问邹晋,“如果他和苏姐意见相左的时候,你们一般是听谁的。”

    邹晋说:“我们当然是听四爷的,毕竟我们是跟四爷混饭吃,至于你么,应该是苏姐吧。”

    杨一点点头,至少自己需要知道个分寸,毕竟现在陆家已经不是以前的陆家,他是需要小心谨慎行事的。

    …………

    苏黎红着脸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根本没办法掩饰眉宇间那冶艳的光彩,哄了施仁以后,就推着陆千麒去帮施仁收拾屋子,自己这边还有好多杂事要处理。

    以前李和玉的事情,说杂也杂,说闲其实也挺闲的,全看个人怎么处理。

    不过她现在满脑子都是李和玉和自己说的话,正好刘管家已经匆匆赶了过来,把和李和玉对好的账交了过来,说是李和玉那边已经基本上把自己以前的资产给交代了,剩下的就是转让交接的问题。

    苏黎点头,这个她完全不担心,只是入了陆家的账目,就得找人来管理,这才是比较麻烦的。

    “对了刘管家,我问你件事,你是什么时候到的陆家工作?”苏黎见刘管家要走,忽然间心思一动,问。

    刘管家笑了笑回身回答:“我们刘家爷爷以前就是老爷子的警卫兵,后来承蒙老爷子的关照,我和我爸都是给陆家做管家的。”

    那就是已经做了蛮久了……

    苏黎赶紧问:“那我想问问,太太当初生四爷的时候,你有跟在太太身边的么?”

    “哦这倒是没有的。那时候我还比较年轻,老爷子是派了自己的亲信跟在太太身边。”刘管家恭敬的回答着。

    亲信……也就是说李和玉当时的事情恐怕这些人都知道。

    苏黎的眼睛微微一亮,“那你知道那是谁么?现在还能找到么?”

    刘管家对于苏黎突然间问起的这件事有点奇怪,但他还是没有多问什么,只是回答着:“时隔三十年,还真是不好找了。”

    苏黎按着手中的账本,目光却是灼灼,俏生生的看着刘管家,“如果我一定要打听呢?”

    刘管家愣了好久,最后还是回答:“好,那我就去办。”

    “多谢了。”

    苏黎没有多说什么,刘管家转身离开了书房,她长舒口气,知道这些宅子的老人,表面上都是做的很到位的,可如果真的涉及伤筋动骨的事情,他们还真未必会把你的话当回事。

    所以苏黎刚才没有给刘管家什么面子,她也知道刘管家答的很勉强,可不管怎样,她既然要查,就肯定要查下去。

    她不希望结果就停留在那个缺钱的女人身上。

    只是线索就卡在这个地方,她暂时也想不到还能有更好的方式去打听过去的事情。

    忽然间苏黎把手里的账册收了收,又拿起陆傅今院子的通行证,匆匆的往外走着。

    “这会你往哪里跑?”陆千麒正在大堂里看那些人收拾东西。

    “手头有些东西,准备送去给老爷子看眼。”苏黎没怎么掩饰,倒是走到堂中,想起来什么似的转身看了眼陆千麒,“她今天晚上就会被送走,你要不要去看眼。”

    陆千麒明白苏黎说的是谁,摇了摇头说:“不需要。我如果后悔做了这件事,就不会坐在这里。”

    苏黎点点头,也就不再多说。

    正好施仁已经洗完澡从屋子里跑了出来,“妈,你去哪里,我也要去。”

    “妈妈一会就回来。”苏黎笑了笑,轻轻捏了下施仁的小脸蛋。

    陆千麒说:“什么事非要今天去找他,明天再说吧。”

    苏黎想了想,也是,她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何况陆傅今今天已经够累了,她未必能从那狡猾的老狐狸那里打听到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