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尸囊人 > 第两百九十一章 艰难抉择

第两百九十一章 艰难抉择

作者:老睿说书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果不其然,到了夜里两点多的时候,我听到外头有沙沙的声音,急忙从旁边的椅子上起身,梅子躺在床上安静的睡着,对外头的一切没有丝毫的察觉。

    我躲在窗户边上,朝着外头大街上一看,恍惚间,发现大街上有几个人,他们行踪诡秘,偷偷摸摸的朝着梅子那走去,与此同时,四周的屋顶上也有一些小动物的身影。

    那些玩意我也知道,都是出马仙,它们全部都朝着梅子那围聚。看样子是得到了什么消息,不多时,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正从街角慢慢的走了出来。

    路过一处路灯时,我发现那家伙竟然是胡三太奶,顿时心中一惊,赶忙推开门到了隔壁,大师兄和有为也在观察着,两人一看我阿里了,低声说:“有才,那老太婆来了。”

    我点点头,走过去盯着外头,胡三太奶一行人的确是朝着梅子那走过去,没一会,一行人又退了出来,我赶忙将窗帘拉了起来。

    “这地方不能呆了,明天一早就赶紧离开这里。”

    这东北地盘,胡三太奶的势力是最大的,可惜胡三太爷死了,我们几个人也没有了后援。

    好在外头,胡三太奶一行人没有发现我们的行踪,倒也离去了,如此忐忑不安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梅子早早起床,看到我们三的黑眼圈,很是惊讶,问怎么回事了。

    我急忙将昨晚上的事告诉她,梅子神情黯然,苦笑说:“要不你们还是自个走吧,把我带着也是累赘。”

    这话说的,我第一个反对:“你我说什么也是曾经患难与共过的,如今我怎么可能会放下你。”

    当下,我们四人急忙出了宾馆,上了一辆大巴车,准备去往就近的火车上,然后离开东北。

    一路上,我始终担忧胡三太奶会派人过来,但好在一路有惊无险,直到火车站的时候,胡三太奶依旧没有派人过来。

    等上了火车,我们悬着的心才算是彻底放了下来,外头,雪花依旧在飘着,东北的天很冷,但冷不过那些阴谋诡计,也冷不过人心。

    我呆呆的看着外头的世界,心里头忽然弥漫了,不知道自己在追求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路怎么走。

    梅子就坐在我的身边,她的目光中也是如此,我和她认识虽然不是很长时间,但是我知道,这女人其实和我想象中的不同,很有心机,可是自个丈夫死后,她的心机忽然消散了一般。

    不然也不会让那陈皮算子趁虚而入,不一会,梅子靠在了我的肩膀上,她喃喃自语:“借我靠靠。”

    我没有拒绝,她本身就挺可怜的,唯一的希望就是一个男人的依靠,女本柔弱,外头的世界很乱,我深有体会。

    火车缓缓驰动,远离了东北,远离了这一片地方在我看来危险的地方。

    一天以后,火车停靠在了一处车站旁,我们四人也下来了,离三门镇不过数十公里,但我心里头还是很担忧,万一师祖回来的话,那该怎么办呢。

    随后一想,该来的始终都会来的,于是我们四人坐车回到了三门镇,那店铺依旧是没人修缮,破旧不堪,我眉头紧锁,随后让他们三先回葛大爷那,然后找到了刘馆长。

    他一看到我很激动:“有才,你们去哪了?”

    刘馆长的头发略微发白,看来最近的日子不太好过,我苦笑说:“去了一趟东北,最近镇子没有发生什么事吧?”

    他摇摇头,看着镇子叹气:“风水不行了,有好多人都离开了。”

    这事我已经预料到了,风水被师祖破坏,如今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稳定,煞气开始蔓延,河水开始浑浊,也难怪有人要离开三门镇。

    刘馆长作为这里的管事主,自然不想看着镇子毁掉,但是他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唉,我看看能不能修复吧,你多留意一下,看看有没有陌生人进来。”我叮嘱了句,然后也回到了葛大爷那边。

    山洞那倒是挺清净的,里头,葛大爷正趴在那,他的身旁,还有几只小狼崽,而今也渐渐长大了,对于我们几人也表现出了亲昵。

    葛大爷看我们回来以后,倒也松了口气,我将最近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葛大爷听得很仔细,听说师祖也跟随着我们去了昆仑山,更是连连点头。

    至于我们脱离了尸囊人一脉,葛大爷没有表现出什么神色,好似已经知晓了这件事情一样。

    当即,我将梅子的事告诉了他,葛大爷一想,郑重说:“她身上的毒我没法解,一切还是靠你自己了。”

    葛大爷的意思我很明白,但这事可把愁的,解她身上的毒只有一个法子,那就是用一个童子身来和她交合,所以我才会犹豫不决。

    这里头,童子身也只剩下我和有为,大师兄说自个已经没了,我也不知道要不要相信他。

    梅子独自一人落寞的坐在角落里头,神情依旧很黯然。

    “依我看,你们最近小心一点,师祖很有可能会回到三门镇。”葛大爷似乎预料到了什么。

    我们三自然放在心上,师祖这家伙太厉害了,光凭我们几人压根就拿他没办法的。

    回到这,我才感觉到一股子轻松,看来之前真的是被压抑的,可能是葛大爷在这里的原因,所以没有那么紧张。

    当下,有为和大师兄直接在山洞边上躺着歇息了,看来是最近真的太累了,但我一点睡意都没有,梅子走过来说:“我想回布衣坊看看。”

    我点了点头,当即带着梅子走出去,然后和她一道前往布衣坊,一路上,梅子始终都不吭声,她真的是变了个人一样,以前的妩媚和笑声都消失了。

    布衣坊虽然被关了许久,梅子当初好像也出售了,但是那么多日子过去了,那儿已经是空置的,之前这里头死过人,再者说了,布衣坊接待的是死人的生意,所以平日里很少有人来这,才造成了如今的萧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