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有三个龙傲天竹马 > 182.番外2:万恶之源的重生

182.番外2:万恶之源的重生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捕快:“请问女师父, 为什么在别人家院墙下一连七日窥伺?这家员外吓得都报了官了。”

    南颜:“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在等我娘出生。”

    捕快:“女师父是认真的?”

    南颜:“出家人不打诳语。”

    三个捕快围着她思考了一会儿,链子一锁, 道:“这个尼姑疯了, 带去善堂看病吧。”

    ……

    孔州城南员外老来得女, 得云游高僧赐名一个娆字, 自幼花容月貌,长到十六七岁该谈婚论嫁时, 老两口本想为女儿寻一桩好婚事, 不料城里闹起了瘟疫, 各家只能紧闭门户等待瘟疫散去。

    本来一切还算安好, 过了一段时日,京中来了个主理瘟疫之事的权贵,来了之后无心正事, 四处搜罗美人,听闻南家有女,有倾国之貌,便在酒席上频频问起。

    南员外夫妇心疼女儿, 听了风声,只能将女儿送入城外一处寺庙里暂避, 想要躲开这波风头。

    “……此去期崖寺,那里的禅师是你爹的旧识, 你小时候他也曾抱过你的, 若是在寺庙里见了, 需得诚心持礼,收起你那套贫嘴,禅师才会庇护你。”

    这年南娆十七,在孔州城相亲圈里出了名的只撩不娶,恶名昭彰,那日回府时骤闻她爹娘要把她送到庙里去,还以为她被人告了要到庙里躲灾,等到被塞进马车嗒嗒出了城,才反应过来是她美貌惹的祸。

    “小姐,咱们怕是得在庙里待上三个月,老爷说了,那权贵这几日正忙着享用郡守献上的美人,以咱们家的名头,若是回头想起来了,再跑就来不及了。”

    南娆一皱眉,她也有所耳闻,这权贵说是来治理瘟疫的,可来了小半个月,既不征召大夫,也不向朝廷求拨草药,只晓得弄了一些不知道哪里来的番僧,举着黄幡满大街找什么邪孽,邪孽没找到,倒是死的人越来越多。

    “双亲多虑了,倘若那权贵真的想把我送进宫里,咱们这区区乡绅之家又如何挡得住?”

    随行的丫鬟道:“说是来治理瘟疫的,可不见征召大夫,也不那权贵带了一群妖僧,小姐不妨就去庙里躲上几日,若实在躲不了。这两日孔州城瘟疫闹得凶,老爷联系了义庄那边的人,看看能不能借来一具女子遗体,让小姐假死几日,待那权贵走了,再把小姐迎回去。”

    那权贵本就是朝廷派下来视察疫情的,南娆觉得他爹娘想得有点天真,不过眼下也没其他法子,只能听凭安排入了寺庙。

    山寺幽静,南娆本也十分满意,只是入夜时极为清寒,未至天亮,便把她冻醒过来,披衣起身挑亮了烛光,唤了两声丫鬟,不见人影,便穿了鞋袜出门去寻。

    这一出门,便远远听见一声清铃从寺庙后院传来,随后惊讶地看见一片片泛着金光的菩提叶随风飞入了山下的灯火人间,这些时日笼罩在孔州的瘴云顿时散去。

    南娆揉了揉眼睛再看,却见那些金色菩提叶都消失了,只看见朗朗月光倾泻于院中,好似刚刚的情景是她一时错眼。

    不过她生来便是个好奇心颇重的人,提了灯便离开了自己的院落,朝着刚刚菩提叶飞出的地方走去。片刻后,她便看见了一座简朴的庭院,这庭院里有一株菩提树,树叶间竟闪烁着微光,显得神秘非常。

    南娆大为好奇,趁四下无人,把灯笼搁在旁边的石桌上,凭着自幼比寻常熊孩子皮上好几倍的身手蹭蹭爬上了树,待拨开厚实的叶片凑近了一看,却发现那并非什么神异,只是枝叶间栖息着一只只萤火虫。

    “原来如此啊……”南娆颇有些失望,待她被夜风一吹打了寒颤,正准备下去时,却见满树萤火蓦然飞起,沙沙叶响里,院门再次被推开。

    坏了,有人来了。

    南娆骑树难下,只能把身子缩进密密匝匝的菩提叶里,待脚步声靠近,她又忍不住拨开一片树叶,往树下一看。

    这一看便愣了神儿。

    树下确实有个人,虽是个人形儿,南娆却好似觉得自己瞧见了什么神仙,若不是神仙,那大约也是天上的丹青妙手,趁酒舀了一瓮月色,泼墨入画,才描得出这样的气质高华。

    这神仙虽是瞧见了院子里的石桌上搁着只灯笼,却是一副视若无睹的样子,只在禅房前稍稍顿住了步子,留下一句话,这才推门入了禅房。

    “更深露重,若要听禅,明日卯时后再来吧。”

    直到房门合拢,南娆这才被一阵冷飕飕的风吹得回过神来,慢慢溜下树来,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良久,禅房里的灯火才徐徐灭去。

    ……

    之后一连三日,南府的丫鬟发现她家小姐起得比她都早,打扮停当出门听寺庙里的禅师讲禅,看傻了不知多少修为不高的小和尚,直至午时饭菜都快凉了,她家小姐才回来。

    丫鬟觉得有点奇怪,问道:“小姐,今天禅师都和你讲了什么呀?你傻笑了快一炷香了。”

    南娆戳着碗里的米,感慨道:“盘儿靓,条儿顺。”

    丫鬟大惊失色:“出家人竟说出如此轻浮之语?小姐莫怕,我这就下山去告诉老爷来接你回府!”

    南娆连忙扯住丫鬟,道:“冷静,我是说禅师。”

    丫鬟:“……小姐你开玩笑吧,你不是说和尚都是大秃瓢子吗。”

    南娆:“人家才不是大秃瓢子,我这么说吧,咱们城东那潘公子你见过吧,人称小潘安的那货。”

    丫鬟双颊绯红,道:“当然记得,潘公子都来提过六次亲了,翠翠这辈子没指望,就想着小姐什么时候想开了答应潘公子,翠翠好混个通房呢。”

    这时年的人大多都这么想,南娆平日里也没少展望她的姻缘,见的人多了,便晓得她这张脸注定是要惹是生非的。

    “翠翠我劝你还是打消了这个心思吧,上回咱们一起去给邱家老奶奶祝寿,宴上那小潘安是神魂颠倒了,他那老色鬼爹我瞧着也是蠢蠢欲动,真去了他们家,不得乱成一锅粥?你跟着我这么久了,区区一个通房也不大妥,改日我就找城里的媒婆替你留心几个老实人吧。”

    丫鬟大惊失色:“可是小姐,我要是嫁出去了,你怎么办?新来的丫鬟知道你晚上梦游喜欢往树上窜着睡吗?”

    南娆:“……我上次睡树上已经是八岁时候的事了吧。”

    丫鬟抹了一把眼泪,道:“算命的江湖术士说你上上辈子是只鸟,喜欢往树上蹿乃是鸟性难改,婚后指不定因为这个怎么被婆家骂呢,我要是配出去了,谁半夜把您从树上拖下来?半夜爬树这种事若是宣扬出去,孔州城哪家的公子还敢娶?”

    南娆:“算命的话哪能尽信,再说了,爬个树多大点子事,俗人之见,人家寂明禅师就没说什么。”

    丫鬟终于明白了南娆这两日的反常,惶惶然道:“小姐,你不会当真、真看上个出家人吧。

    南娆这个人,向来喜欢挑战别人的心里下线。

    “实不相瞒,我思来想去,总觉得我们上怕是辈子有一腿。”

    丫鬟脸色变了变,起身道:“小姐我去泡茶。”

    南娆一脸困惑,待身侧落下一小片阴影,她才难得感到了一丝不容忽视的尴尬气息。

    跟她上辈子有一腿的出家人轻声慢语道:“施主今日听禅时遗落了一枚发簪。”

    “欸?”南娆连忙起身去接,却不想对方却只是伸了手,没有要还给她的意思。

    寂明继续道:“寂明一时不慎弄坏了,抱歉。”

    南娆刚想客套一阵,便听他又说道:“我稍通金石修补之术,若施主心急,亥时后可到我院中取。”

    亥时后早就是深更半夜了,虽说是佛门清净地,这样微妙的时刻,孤男寡女的,很难让人不去想歪。可南娆不觉得,她总觉得这个人就算是洞房花烛夜,也是一副坦坦荡荡干干净净的模样,说什么做什么都好似合情合理一般,让寻常人起不了什么歪念头。

    南娆不是寻常人,此刻已是心花怒放,满脑子都是歪念头:“那,就拜托禅师了。”

    寂明约好后,仍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模样,缓缓走回了讲禅的院落。

    早上这里满满当当的坐着些寺庙里听早课的弟子,此刻却只留了一个敲木鱼的小沙弥,待寂明坐定后,小沙弥身形一阵变幻,化作了一个白衣女尼。

    南颜幽幽叹了口气,道:“父亲,我娘刚刚没有掉簪子。”

    寂明:“嗯,是我偷的。”

    南颜:“父亲,这簪子刚刚是好的。”

    寂明点头道:“嗯,是我弄坏的。”

    南颜:“父亲,这样不好,得让娘生老病死地熬过这几十载寿岁,她的魂魄才能完整。”

    寂明:“是不太好。”

    南颜:“父亲知道就好,那下次还偷吗?”

    寂明略一沉默,垂眸道:“还偷。”

    南颜:“……”

    南颜:“父亲,你这样我很尴尬。”

    寂明:“敲会儿木鱼缓解一下吧。”

    “哦。”

    此起彼伏的木鱼声响到了黄昏,南颜始终说服不了她爹遵守佛门戒律,只得自行离开,打算和她家那个欠渡化的问题人物互相研究一下如何在佛门戒律的边缘反复横跳。

    而这边,寂明一个人坐在院落里,看着那支断掉的簪子,一言不发。

    那年,好像有很多话,想说未能说得出来。

    现在也有很多话,他终于敢说出来了,她却听不懂了。

    如是一个人空想到了月上树梢,院外刻意放轻的动作窸窣传来,寂明这才收回游荡已久的神思,回头一望,却是心中微微怔忪。

    南娆撑在矮墙头上露出一张看着便行为不轨的脸,嘴唇微抿,见寂明凝望着她,便尴尬地笑了笑,压低了声音道——

    “禅师见谅,我家丫鬟管得严,在正门那条道上把着门……”

    寂明看着她沉默了片刻,起身走至墙下,南颜以为要被训斥了,却又见他伸出手来。

    “来。”

    就好似天上皎然的月色忽然有了几分烟火气,南娆不可避免地心跳快了快,麻利地翻过墙头,搭上他的手跳了下来,一双水光潋滟的眸子从他沉静温和的侧脸,看至满头雪银的长发,越发好奇。

    “父亲一直说我小时候被禅师抱过,连我的名字也是禅师起的,可我见了禅师,却不像是见了长辈……冒昧问一声,禅师究竟多大了?”

    寂明语塞,回身刚走了不到十步,南娆这边接着便是跟过来一套连吹带打听。

    “我本是来修行的,一见禅师,却又无心修行了。”

    “你真是神仙吗?”

    “好吧,就算不是神仙,禅师风姿佼然,怎么会出家呢?”

    “我既入了庙,便是与佛无缘,与禅师也是有缘的,给我起个法号可好?”

    寂明停住步子,道:“抱歉,我……现下不是出家人,你的法号,我取不了。”

    南娆愣了愣,道:“可这山寺不是禅师所立的吗?”

    “心不在释迦,与还俗无异。”寂明取出那根簪子,放在南娆手心,“修得不算齐整。”

    南娆握着簪子,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冲动,道:“我该怎么谢你?”

    寂明顿了顿,道:“你会酿酒吗?”

    “我娘是沽酒娘子出身,酿酒不难,倒是禅师,已经不忌酒了吗?”

    趁着一抹月色悄然入云,寂明低声道:“你酿的酒,我不忌。”

    “……”

    又过了月余,南府的丫鬟实在无法再无视她家小姐不分昼夜地往一个僧人居所流窜的动静,便趁着下山采买的时候,乘驴车回了趟孔州城,打算让南员外给南娆换个寺庙小住,省得惹出事端,哪知这一回去,便发现家里出了事。

    这一日,寂明早早便看见庭院中南娆留下的字条,说是去山麓桃花林取她酿好的酒,可直至等到了入夜,南娆依然未曾回转。

    作为当世修为最为高深的这一拨人,寂明算得了所有人的福祸,却算不得与他自身相关之人,阖目将神识从山上铺开几百余里,便眉梢一冷,消失在山寺里。

    与此同时,孔州城。

    “……此次爹娘染了瘟疫,走时太匆忙,翠翠,你将这封信送至驿站,让驿站的人送去庙里吧。”

    南娆今日本与寂明有约,可回去的路上,却听闻家丁来报,说是她年迈的父母辈瘟疫所染,家中更是被州府清理瘟疫的官差包围住,想要把她爹娘带去瘟疫棚。

    那负责治理瘟疫的权贵庸碌无为,本来应该救治病患的瘟疫棚久失治理,藏污纳垢,每日都有死人被抬出,南员外也是有名的乡绅,按理说不至于如此,可等南娆到了孔州城,在家门口瞧见一顶华丽的轿子堵在门前时,一切都明白了。

    郡守笑得腻人,道:“南家侄女,本官也是没办法,这瘟疫事关重大,今日若不把南兄夫妇送到瘟疫棚,他日染病的人多了,谁能担待得起?”

    马车帘子撩起,南娆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四下都传出低低的惊呼声。

    “我父母年迈,自是不可能去瘟疫棚,大人何不直言?是要我插标卖首,还是准备赎金?”

    她分明只是一个菁华年少的姑娘家,说话时眉眼之煞艳,却是让一众权位在手的人不敢直视。

    轿子里的京城权贵哈哈一笑,从轿子里下来,走到她面前,满眼惊艳之色,道:“好一个绝代佳人,比那些无趣的柔顺女子有意思多了。不过你放心,本侯可不舍得让你屈居后院,以你这倾国倾城之容,我看索性便入宫为妃,助本侯平步青云如何?”

    南娆面无惧色,冷笑道:“有这样的好事?”

    “不过嘛,本侯的长姐亦为宠妃,你不可越过她去。”那权贵压低了声音,道,“除了子嗣,你什么都可以有,你的父母,本侯爷会照顾他们安度晚年。”

    这一瞬间,南娆有一种错觉,她好似感觉到若她一怒,面前所有人都只能落得个伏尸血流的下场。

    好像一种……与生俱来的高傲与强大。

    可现实是,她不得不暂时答应权贵的诉求,跟着权贵的车队北上离开了孔州。

    连着三个深夜,她辗转难眠,直至她的丫鬟忽然来投奔,带来一个好消息——南氏夫妇并未得瘟疫,只是双双得了风寒,并且在权贵走后,便被寺里的僧人接去了山上静养。

    南娆终于从一把蔫菜的状态重新振作起来,当晚便收拾收拾包袱打算溜。

    “那小姐还去当娘娘吗?”

    “当他大爷的娘娘,滚犊子。”

    主仆二人动作很快,趁侍卫交接时溜出了驿馆,刚走没多远,南娆便愕然发现那权贵召集的,用来驱除瘟疫的番僧围在一起,仿佛在进行某种诡异的仪式。

    他们呈圆圈状围在一片用发光的石头摆出的阵法四周,中间更是堆起了小小的一座尸山。

    细一看,那些尸体都是孔州那些被瘟疫害死的人。

    南娆刚要撤,她旁边的丫鬟却被吓破了胆,本能地低低惊叫了一声,这一声立即引起了一个番僧的注意。

    “何方妖孽,打扰佛爷炼鬼!”

    番僧高喝一声,翻手凝出几道火箭朝南娆二人射来,却不想还未触及到她面前,便被无形的墙击溃。

    番僧轻咦一声,道:“诸位师兄弟且看,此女莫非也是修士?”

    那些围在尸山周围的番僧用神识来回扫动,道:“不,她是凡人……等等,她头上的发簪好像是个已认主的宝贝,修界宝物怎能留在凡人身上,杀了她取来。”

    “那侯爷那处怎么说?”

    “区区凡人,改日赔他个炉鼎便是。”

    对方说的话南娆虽不懂,但也晓得下一刻便是死期,闭上眼前,只记得那些番僧手中灵光爆闪,从四面八方围过来,仿佛要将她摧杀殆尽。

    而过了数息,她却没感到任何疼痛,只见旁边的丫鬟已经吓昏过去,她四面八方都被一片熊熊烈火笼罩,火焰之外,刚刚那些不可一世的番僧此刻发出绝望的吼声——

    “前辈饶命!我等再也不敢了,我、我们背后是巳洲的魔道大宗,请前辈手下留——啊啊啊啊!”

    那些声音只在一瞬间便消失了,等到火焰散去,一缕缕焦灼的烟雾里,南娆看见寂明的身影出现在远处。

    她呆愣了一阵,把丫鬟扶好,步伐有些踉跄地跟过去,嗫嚅了半晌,道:“你……”

    寂明回头望着她,好似有话想说。

    南娆却露出惊恐之色,道:“你别真的是什么西天佛祖吧。”

    寂明道:“世人大多说寂明乃佛门之耻,见笑。”

    南娆心态有点崩,正琢磨着是不是得忍痛打消这几个月来的各种企图时,却被寂明一个拦腰抱起来,便往寺庙的方向走去。

    南娆内心翻江倒海了一路,方叹道:“禅师,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你可以肆无忌惮地问。”

    “那我以后慢慢问,现在就问一个。”

    “嗯?”

    “我们上辈子是不是真的有一段为世所不容的感情?”

    寂明沉默了一会儿,道:“这辈子你想要,也可以有。”

    宛如沉睡的种子遇见了天光,一缕缕火红色的薄光不知不觉渗入南娆的体内,她眸中的神色越发浮现一抹熟悉之色。

    “寂明?”

    “嗯。”

    “寂明?”

    “怎么?”

    “没事,就是叫叫。”南娆笑嘻嘻地仰起头亲了他一下,“我被人骂了半辈子造孽无数,你这份孽,我造定了,不讨厌吧?”

    “不讨厌。”寂明平素清淡的眼底映出对方的面容,低声道,“很……很喜欢。”

    远处,磐钟声响起,破晓终于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