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婚宠无度:总裁大人是妻奴 > 第897章 尊严都不在

第897章 尊严都不在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897章 尊严都不在

    “有什么需要我的,尽管找我,我已经找人去寻找了,肯定会出现什么蛛丝马迹的,这一点你可以放心,只要慕御庭好好的,我就一定有办法……”

    她虽然一直都没什么把握,却还是在罗森面前保证了这件事情。

    罗森垂下眸子:“一切的事情有劳洛小姐了。如果说老板有什么问题,之后我还是需要洛小姐帮忙的。”

    洛欣曈突然反应过来,这反应比罗森想的还要激烈很多:“不会的,怎么可能会出什么问题,慕御庭原本就好好的,我相信一定不会有事儿的。”

    说是这样说,洛欣曈对于这件事情其实也是很无奈啊。

    这会儿,罗森走过来,朝着洛欣曈深深鞠躬。

    ……

    入夜,那城乡结合部交接的小医院,梁文洛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梁文洛还没有睡着,就看见一个西装革履的身影,走了进来。

    望见了他,梁文洛果然惊讶:“景深,你怎么在这里!”

    “怎么,不想要看到我?你为了慕御庭闹出那么大的事情来,眼看着这件事情就要到了危险的程度了,如果我不出现,你还想要怎么样,难道真的打算陪着一起死?”

    陆景深开口了。

    “我知道,你不愿意见到我!可是你在法国往我身上泼脏水的时候我说什么了,别以为有些事情我不知道,神不知鬼不觉。”

    梁文洛开始发抖。

    “你想要做什么!”

    “至少,不是在这里强暴你!我承认我对你,还有那么一点点兴趣。只不过这次不是我追求你,而是我提醒你,如果现在你不跟我一起同气连枝的话,很有可能,你真的死在南城了。”

    梁文洛瞪大眼睛:“我……我凭什么相信你!还有就是慕御庭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我不相信你找到我了,不是为了慕御庭的事情来的。”

    陆景深想了想:“我来晚了一步,看起来,瞄上这件事情的人,还真的是不少。还有就是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现在你跟我走吗?明天等到洛欣曈反应过来了,将你囚禁还是怎么样的,就算是你想要后悔,也都来不及了。”

    听到陆景深那么说,梁文洛站起来。

    身上只穿了单薄宽大的病号服。

    这会儿陆景深伸手,拦住她的腰,将她拉到距离自己很近的地方:“早点这样不就好了?我一直不理解,你到底想要跑什么,还是说你认为,自己能够跑的了呢,文洛!”

    在法国的时候,梁文洛曾经利用过陆景深,这个追了自己多年未果的男人,手中还有慕御庭趋之若鹜的宝石。在慕御庭拿到了自己要的东西,她负责拖住了陆景深。

    回来的时候,为了让慕御庭继续关注,就谎称自己被陆景深强暴了。

    这件事情,梁文洛记忆犹新。

    陆景深很是不客气,一把将自己的掌心,塞到了梁文洛的衣服里面,她本能的闪躲开来。现在这样子,她就像是,陆景深的玩物一样,没有尊严。

    “你别这样!”

    梁文洛似乎还想要跟之前一样高冷,但是陆景深为人,根本不吃这一套。

    于是乎,垂下眸子:“你的生死都在我手里,不要跟我来这一套。如果你不甘愿,就留下来为自己做的事情收拾烂摊子,你要知道,这世上我是唯一能够救你的人了,不是吗?”

    梁文洛害怕,紧张,耻辱。

    对于一个自己曾经无数次白眼的追求者,他现在对自己做的事情就像是在报复一样。梁文洛屈辱的根本喘不过来气,却还是不敢动。

    她的一切美好,原本只想要留给慕御庭的,但是现在的情况,不由得让梁文洛把一切的事情,都放开了。

    她不适的扭捏着,不想要继续这件事情。

    可是,这陆景深说的不错,自己的命,说不定就要落在洛欣曈的手中。

    她亲眼看到慕御庭被人带走,为了自己,她没有说。但是如果慕御庭失去了踪影,洛欣曈那风风火火的性格,真的有可能,杀了她。

    梁文洛自己做的事情,自己却先害怕了。

    如今,任由眼前男人上下其手的羞辱,心中还真的很难受。

    只不过没到最后一步的时候,陆景深就自己停下来了,仿佛玩儿够了一样,脱下外套,递给梁文洛:“走吧!”

    那高高在上的语气,让梁文洛十分不习惯。

    梁文洛曾经想过自己如何都不想要跟这个男人为伍,现在自己全身难受,说不上来冷热,却还是跟上了陆景深的脚步。

    这男人只是玩她,并不着急对她如何,对她而言,才是真正的屈辱吧。

    梁文洛坐在车上:“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便宜没有占到,你还是早点跟我回去,之后的事情我会安排,顺便找找那慕御庭。文洛我可没想到,你竟然有这种胆量,拉着慕御庭跟你一起毁灭,他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这些是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你想着他那么多年,最后还不是回到了我的手上,那男人根本不考虑要你,也不会想要你。”

    他说完之后,脸色变得十分平淡。

    然而这男人,就只是笑了笑而已:“我不管也可以,只要你乖乖的留下来,做我的玩物,我可以保证,不管这南城如何变天,我都会让你活下来的。”

    梁文洛还有的选择吗?在她看起来,洛欣曈才是真正的疯子。

    她能做的事情还不少,于是乎这件事情之后,她每天都在惦记这些事情。

    这思来想去的,梁文洛也只能暂时屈就了。她总想着把一切的美好都留给慕御庭,但是之后呢,除了伤害,仿佛她没有得到什么别的呢。

    车子开得飞快,消失在了深夜之中。

    李子予留在洛欣曈公寓没走,因为洛欣曈这里,还有客房。她现在一个人在这里,就像是丢魂儿一样的,李子予实在是不放心这件事情。

    要知道,洛欣曈原本就性格有点缺陷,而且这一两年里面……

    洛欣曈醒来的时候,发现李子予还在。

    他就像是没有睡过,轻车熟路的煮着早餐。

    “你怎么还在这里?”

    她有点不习惯,面对李子予主动留下来的事情。

    但是她与李子予的关系,倒是不是男女授受不亲的不方便,这李家对于自己,更多就像是亲人一样,她原本可以放肆,不必客气,现在八成也是这个样子吧。

    想着,洛欣曈走过去,站在李子予的面前。

    李子予愣了愣:“不放心大小姐,而且有什么事情,我这里回复还是比较快一点。最近没有什么事情,干脆留下来两天,大小姐闷了,还能陪你说说话。”

    洛欣曈叹气:“李子予,我都那么大的人了,不一定要你守着我的。”

    李子予笑了笑:“是啊,但是慕先生的事情,至今为止还是要保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不是吗?大小姐心中肯定有什么想说的梗在这里,所以我这个时候留下来,才是最好的。”

    李子予横竖都是想好了一切的事情,洛欣曈怎么说都没用。

    “你留下,就留下吧。反正我这里地方不小,不差你一个。只不过李子予我不需要你做这些事情。”

    李子予盛出了熬好的粥,香喷喷的味道。

    洛欣曈却没有什么胃口,语气也变得平静起来:“我不想吃!”

    “关于那条公路,虽然事发的地方没有架设监控,但是前后却又。因为事发的时候车子真的很少,所以说,我们还能看到点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