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农门妻色可餐 > 第883章 穷山穷人

第883章 穷山穷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883章 穷山穷人

    宋晚书现在就和一个被气到的河豚一样,整个人都鼓鼓的,慕容遇闭着眼睛都知道这姑娘睡不着了,也有点后悔自己不应该拿她的属相开玩笑。

    伸出手盖住了她的眼睛,哄道:“快睡吧。”

    宋晚书生气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生气,拉下慕容遇放在了她眼睛上面的手,又松开了原本两个人握着的手。

    拉着两个人的被子,像一只毛毛虫一样的带着被子离床出走了。

    等到被子脱离了慕容遇的身子以后,宋晚书这才停下了动作,哼,竟然敢叫她小猪仔,慕容遇是真的活的太舒服了。

    她也是真的生气了,可是和难哄的。

    宋晚书感觉自己的骨气和底气现在是特别足了,慕容遇这个男人现在别想一下子哄好她,他现在的趋势有点不对劲,要是放任下去说不定这个男人还要怎么欺负她呢。

    “晚书,生气啦。”

    慕容遇没有过去拉被子,而是在那边叫她,宋晚书闭上眼睛不理他,慕容遇抱起肩膀,这山上这么冷,被子都是十二三斤的那种。

    一拿下去该有多冷,想想都知道了。

    宋晚书等了一会儿没有感受慕容遇过来求她,气哄哄的自己又转回去将被子给他搭在身上了。

    诶,真是自己心软啊。

    慕容遇嘴角翘起来,将宋晚书拉到了怀里面抱得津紧紧的,不要松开。

    宋晚书又不是真的和他动气,所以就没有再一次的走开,要是再来几次这个人肯定感冒了不可。

    “慕容遇,我就问你,你下次还敢不敢了。”先不和他一般见识是一回事,但是放过不放过又是另外一回事,慕容遇心道,大丈夫能屈能伸肯定不能在这个功夫在惹她生气了。

    要不然没有人给他暖床了。

    “我肯定不敢了啊,你现在还不困吗?”

    宋晚书点头:“我还是不困。”

    “那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宋晚书嘴角微抽,这不是想让她更加的困吗?

    “从前啊,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和尚,小和尚哭了,老和尚给小和尚讲了个故事……从前有座山……”

    “呼呼……”

    没过多久,宋晚书就睡着了,慕容遇像个操心的老父亲一样,给她塞紧了被角,然后才抱着她准备睡觉。

    翌日

    两个人都起晚了,夏侯君和叶酆陪着千婴喝了两壶上等的好茶,还是没有等到宋晚书她们出来。

    “额……呵呵,要不要我派人去叫她们起来啊,可能是上山累到了,两个人都乏了。”夏侯君皮笑肉不笑的,这两个人怎么就这么不长心呢,早点起来早点拿着令牌,也就能早点的下山去了呗。

    叶酆最讨厌的就是夏侯君这张喋喋不休的嘴,就连千婴还没有表现出不耐烦呢,她就掏着耳朵表示受不了了,夏侯君十分了解叶酆的,一见她表现出老大的不满,瞬间就不说话了。

    毕竟都是客人,千婴也没有说别的,就说先吃午膳吧。

    就在他们三个吃着午膳的时候,有山门弟子慌张的跑进来了。

    “山主,二长老过来了。气势汹汹的,估计咱们多吃了米的事情被他发现了。”

    千婴面色不变,依旧笑意盈盈的,甚至还自黑了一下:“我们山上的粮食有限,尤其是到了冬天,各个山峰的长老都在意着呢,诶,就算是山主多拿都不行呢,你们放心的吃吧,别客气,我去对付长老去。”

    山门弟子迎着前应出去了以后就关上了门,外面的人说话声音很大,里面听得很清楚。

    “千婴,山上的粮食本来就少,你昨天一下子就让人扛走了一袋子,你胃口咋这么大呢,要吞天啊!”

    门外全是雪,一片的白茫茫刺的眼睛痛。

    千婴还好,他都已经习惯了,门外沾着一个穿着黑色袍子的老年人,他长得凶神恶煞的,说气话来比乡野妇人还护食。

    同是山门弟子他和千婴身上的气质相差甚远。

    “有京城来的客人,昨日太晚了,就没有和各处的长老打招呼,是我的过失,二长老要不要见见?”

    二长老瞪着他,不屑的嗤了一声:“病秧子,你还能有什么客人,还从京城来的。”

    千婴的脾气很好,依旧不生气,就连他身边的山门第子都看不下去了,他还是不生气,莫生气,你若气死谁如意。

    “我身体不好二长老多挂念,千婴在这多谢你了。二长老若是瞧不起我这客人那就先回自己的住处吧,改日我让第子下山去买点米上来,给五位长老都分一下。”

    二长老一甩袖子,听见这句话更加的不信:“你身上有银子吗?”

    “没关系的,我问屋子里面的客人要就行了。”

    夏侯君一口饭噎的不上不下的:“这消灵山不是很厉害吗,怎么穷成这样了?”

    叶酆分析了一下:“估计就是隐士的原因吧,这里地理位置又不好,你看这除了冬天就是夏天,山又陡峭,根本不适合耕种,这山上的规矩还多,消灵山的第子不能随意出山,所以没啥钱财的来源。”

    “这不就是和那个代发修行的和尚一样吗?”夏侯君调侃道。

    啥都不能干,就只能靠山待着,山外听着消灵山的名气很大,这里面都快饿死了。

    叶酆没忍住打击道:“可能还不如人家和尚庙呢,和尚庙还能收点香火钱,你看这里,不是没有。”

    夏侯君默默地放下了碗,一瞬间就有点吃不下去了。

    外面又絮絮叨叨的说了一些什么,千婴不大会儿就进来了,他坐下后笑眯眯的看向了夏侯君:“不知客人身上有没有银子,借给我买点米吃。”

    夏侯君听了这番话,怎么能不表示一下,就从怀里面掏出了一张一百两得银票,放到桌子后,想起了这山上的情况又从兜里掏出来了五百两银票。

    “都给你,多买点米,好好过个冬。”

    “多谢客人。”

    千婴没有半点不自在的收下了,然后指着桌子说道:“客人快吃饭吧。”

    吃饭,夏侯君看着桌子上的清汤寡水,虽然自己掏了钱,单就是有些于心不忍啊。

    那个二长老多凶悍啊,多拿了一袋子米都作成这样了,他要是吃的饱饱的,心里总感觉怪怪的。

    “我其实还不是很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