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爹地惹不起 > 第868章 他是来帮她的

第868章 他是来帮她的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乔慕泽的眸底闪过一抹诧然,没想到,她也来了。

    她来这里也是为了她父母当年的真相而来的?还真巧了。不过,乔慕泽并不打算立即见她,他和她,原本也不是结伴而来的,他查他的,而她,由她自已去寻找真相吧!乔慕泽入住了房间,在经理要走的时候,他便叫住了他。“雷蒙,我有件事情想问问你。”

    雷蒙立即双手垂下,恭敬的看着他,“总裁请问。”

    “四年前,发生在6504房间的事件,你了解多少?”乔慕泽直接寻问。

    雷蒙一直在这里做经理,已经快七年了,所以,四年前发生的事情,他应该知道。

    雷蒙的目光闪过一抹沉重,“当时我们进入那间房间的时候,我们都吓坏了,那画面,我们毕生不敢忘,他们死得太惨烈了。”

    “他们真得是自杀身亡吗?”

    “我们立即叫来了警方查看,桌面上的确放着他们割腕的凶器,调查了视频,没有人进入他们的房间,他们就这么离开了。”雷蒙现在也不敢再回想这件事情。

    乔慕泽拧紧眉宇,听着雷蒙的解答,他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相约自杀,还是选在酒店里,他们有什么苦衷?“总裁,您是为这件事情而来的吗?警方已经结案了,我们这里也保留了一份资料。”

    “是吗?你替我跑一趟,看看能不能取出来给我看看。”乔慕泽吩咐道。

    “好的!我一会儿就去一趟警局寻问。”雷蒙说完,不打扰他休息了。

    庄暖暖从房间里出来,她正在找机会,想问问关于6504房间为何不让预定,她假装有朋友过来,想要住两隔壁。

    前台却告诉她,6504不对外开放,庄暖暖的内心涌上一阵悲痛,但她再问时,服务员只是劝她订其它的房间。庄暖暖没办法,只好回房间。

    此刻,她一个游客的身份,在这里根本没有办法接近父亲出事的房间。

    她的脑海里,涌上了一个人,她想,他应该能够帮上她。那就是乔慕泽。

    可是,父亲出事的事情,就是和他们公司有关,她怎么可以求他呢?

    庄暖暖发现这里的服务员,都非常忌晦提这件房间的事情,所以,她想要查出什么,非常的难。

    除非乔慕泽出面,让她进那间房间。

    庄暖暖只想要寻找真相,她咬了咬唇,拿出手机,拔通了蓝初念的电话,想要让她从她的大哥那里,获得乔慕泽的手机号码。

    蓝初念接到她的电话,这个忙,她当然是帮定了,立即从蓝千皓的手机里获得了乔慕泽的私人号码,发了过来。庄暖暖看着这串号码,她坐在酒店的大堂沙发上,鼓起了勇气拔了过去。

    “喂。”那端一道清冷的男声响起。

    正是乔慕泽的声音。

    “我是庄暖暖,我有件事情想求你帮忙。”庄暖暖直接说道。

    那端的男人似乎也惊讶了几秒,才低沉寻问,“什么事?”

    “我在我爸妈出事的酒店里,你能不能让你的员工,给我房卡,让我进去他们出事的那间房间看看?”庄暖暖的声音透着恳求。

    必竟是有求以他。

    那端沉默了三秒,“房卡在我这,你上来找我。”

    “呃?”庄暖暖立即呆住了,“我在c国。”

    “我也在这家酒店里,我的房号,8888.”男人低沉落声,挂了电话。

    庄暖暖瞠大着眸,他也在这里?

    她的呼吸立即急促了几分,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他又怎么会拿着这间房间的房卡?

    庄暖暖从沙发上立即站起身,直奔电梯的方向,按了八层的数字,她环着手臂,像是在紧张。

    他在这里,是不是意味着他在做什么?也是对父母的案件做调查?还是在隐藏什么?

    庄暖暖走到了四个八的房门口,她按了门铃,没一会儿,门从后面拉开,乔慕泽一身白色衬衫站在门后,透着尊贵气息。

    庄暖暖的呼吸微促,直接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这是我的酒店。”乔慕泽提醒她一句,他的酒店,他在这里,没什么奇怪的。

    庄暖暖噎了一下,朝他寻问道,“可以把门卡给我吗?我现在就要去看看。”

    “我陪你一起去。”乔慕泽说完,关门出来。

    庄暖暖立即紧张了几分,“不用了,我自已下去。”

    “庄暖暖,你别对我有敌意,我不是在做什么的,我是来和你一起调查当年真相的。”乔慕泽拧着眉,声线低沉笃定。

    庄暖暖不是不相信他,而是,他的身份太敏感了,再说,她真不能相信他。

    庄暖暖的目光里,闪烁着不信任。

    乔慕泽也不理会,挑眉道,“如果你想去,就跟上,如果你不想去,那便算了。”

    说完,他径直朝电梯的方向去了,身后庄暖暖哪里能不跟上?

    这是她难得去那间房间的机会,她不会错过的。

    乔慕泽和她一起站在了6504的房门口,庄暖暖看着他刷开门的时候,她的眼眶立即泛红了,泪意在眼眶里打着转。

    她当年没有机会过来收拾父母的遗体,她最后见到的,只是空运回国的他们,所以,此刻,站在这间房间里,她仿佛能感觉到当年父母离开的悲痛感。

    房间收拾得很干净,当年染血的地毯,沙发都焕了新的,只是这里久未开放,还是有一股子潮湿的味道。

    庄暖暖看着沙发,她的眼泪猝不及防的滚落下来,她走到沙发面前,俯下身,轻轻的抚摸着,仿佛还能感受到父母的气息。

    乔慕泽抬眸打量着这间房间,听见身后的抽泣声,他的微微一怔,便看见伏在沙发上,哭成了泪人的女孩。

    他随手有习惯带一条干净的手绢,此刻,他从口袋里掏了出来,走到沙发上的女孩面前,伸手递给她。

    庄暖暖眼泪如水笼头,这是她这些年来,最痛苦的一刻,跪在父母离开的地方,她感受着当年的悲痛感。

    她没有接,伏在沙发上泣哭出声。

    乔慕泽的手等了几秒,他把手绢收了回来,也收了他对她的一丝好心。

    乔慕泽没有离开,他站在阳台上,等着沙发面前的女孩哭够。

    庄暖暖哭了近十几分钟,她才抽噎着,眨着泪眼,打量着这间房间,模糊的视线令她,使劲的擦试着红肿的双眼,越擦越是红肿模糊。

    乔慕泽走进来,看着她肿红的眼睛,他微拧眉道,“你还要看吗?”

    “让我呆一会儿可以吗?”庄暖暖想要独自呆上一会儿。

    乔慕泽想了想,却是拒绝,“不行。”

    他必须在这里,万一她悲伤过度,一时想不开出什么事情,他不想付这个责任。

    庄暖暖抬起头,有些怨恨的瞪他一眼,“为什么不可以?”

    “庄暖暖,这是我的酒店,我有权利。”乔慕泽只能用身份压她。

    庄暖暖咬着红唇,这会儿,她真得恨死他了,她不过需要一个安静的时间,来吊念父母,不想他在这里,他为什么这么无情?

    庄暖暖跪在沙发面前,任由一双布满了泪水的眼睛,继续流泪,她闭上眼睛,眼泪如珠子一般滚落下来。

    乔慕泽就站在她的旁边,他的目光看着她湿润的长睫,眼泪晶莹如珠,这一刻,她柔弱的,真得令人想要怜惜心疼。

    他的心脏微微揪了一下,他还是出声了,“别太难过了,即便你父母知道你来了,他们也希望你能找出真相,而不是一味的悲伤消沉下去。”

    庄暖暖吸着鼻子,泪水涟涟的看着他,“你相信他们是自杀的吗?”

    乔慕泽看着她,也不想说慌,“不相信。”

    庄暖暖一怔,泪子也停止了,“那你认为他们是他杀吗?”

    “没有证据之前,我也不这么认为。”乔慕泽说完,朝她道,“如果你真想找到真相,就跟着我,我是来帮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