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爹地惹不起 > 第630章 他回来了

第630章 他回来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苏沁挽着苏伯言的手挽,一直到了台上,苏伯言亲手把她的手,交到了轩辕宸的手里。

    此刻,苏伯言已经激动的不需要言语,轩辕宸握住苏沁的手,朝他道,“爸,谢谢你把苏沁交给我。”

    苏伯言点点头,“好好待她。”

    “我会的。”轩辕宸保证。

    苏沁的眼眶湿了,她抿紧了红唇,强忍着此刻激动的泪水,看着父亲的身影离开。

    轩辕宸执起她的双手,走到了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辈面前,长辈宣读了誓言书,两声我愿意,令现场掌声如雷。

    苏沁中指上的那一枚小圆圈摘下来了,此刻,她的无名指上,套进了男人的钻戒,一颗心型的白钻,象征着他永远爱她的心。台下,苏希激动的也红了眼眶,温厉琛轻轻的揽了揽她。唐思雨为苏沁高兴,同时,也想起了自已的婚礼,回想那一刻的激动和欣喜,能够找到一生所爱,那是何其幸运

    的事情。

    轩辕宸轻轻的掀开了苏沁的头纱,他深邃的目光,望进了一双盈盈水眸,他的心揪了一下,她刚才流泪了吗?

    苏沁也非常克制的把眼泪忍了回去,但一双眼睛,已经水雾迷蒙,令男人非常的心疼。

    他俯下身,轻轻的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以显布这场婚礼的告一段落。

    台下,所有人都在祝福着这一对新人,同时,举国上下,都在这一天,非常的激动,总统先生大婚,普天同庆的大事。

    宴席上,轩辕宸和苏沁坐在主席上,两个人休息了一下,便起身敬酒了,二十桌的人客人,走了一圈,敬完了所有宾客的酒,回到宴席上享用午餐。

    下午,宾客们陆续祝福离开,只留下亲朋近友们在聊天,唐思雨和邢烈寒在下午三点离开,而苏希和温厉琛在酒店按排的客房休息。

    晚上,还有一场家宴。

    在其中的一间休息室里,苏沁换了一身轻松一些的礼服坐在沙发上休息,李森来了,同时,也带来了工作。

    轩辕宸一身新郎服,坐在沙发旁边的桌面上处理工作。苏沁回头,撑着下巴看着他,这一刻的男人,是最帅的。李森也有些暗暗摸汗,他也不想在总统先生大婚的时候,送工作过来打扰这对新人,没办法,国家大事,他不敢

    有丝毫的怠慢。

    轩辕宸签完了字,李森便去忙了,轩辕宸让他晚上一起入席晚餐,李森深感到荣幸。

    苏沁闭上眼睛,莫名的有了一丝困意,轩辕宸走过来,伸手揽着她,“你怎么了?”

    “昨晚可能没有睡好吧!我有点困。”苏沁也闭上眼睛,在他的怀里眯了起来。

    轩辕宸朝她道,“去床上休息一下,晚餐的时候我叫你。”

    “嗯!”苏沁也想养好精神来,晚上能陪伴家人快乐渡过。

    苏沁走到床前,她就这么和衣躺了上去,轩辕宸过来,替她掖了一下被子,苏沁就这么睡着了,还真得是困极了。

    晚上,在酒店里,留下来的,只有程雪岚夫妻,苏伯言夫妻,苏希夫妻,加上苏沁和轩辕宸和李森,一家人在一起享用晚餐。

    婚礼终于过去了,一天,很多文字报道占据了所有版面,祝福声铺天盖地而来。

    晚上,苏沁洗过澡,就坐在床上看着网上的祝福声,她感觉到来自这个国家人民的善意和对她的肯定。

    苏沁看了一会儿,又感觉到困意上涌,她不由闭上眼睛,小眯了一会儿。

    轩辕宸从浴室里出来,看着她这副又困倦的表情,有些心疼,她今天真得累坏了吧!

    他迈步过来,俯下身就打横抱起了闭眼休息的女人,苏沁立即睁开了眼睛。

    “要睡就上床去睡。”轩辕宸低沉的说道。

    苏沁躺在床上,轩辕宸也立即上床,把她搂在怀里。

    苏沁依靠着他,闭上眼睛就睡。

    轩辕宸低下头,有些没好气的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就你睡着过去吗?”

    “嗯嗯。”苏沁应声。

    轩辕宸只好无奈道,“好吧!睡吧!”

    苏沁还真得睡过去了,轩辕宸在她睡着之后,他在十一点半又抽身起来,在晚餐的时候,李森接到了几份紧急的文件,他一直还没有抽空看。

    轻轻的抽身下了床,轩辕宸悄悄的离开房间,去了书房。这就是总统先生的新婚之夜,工作渡过。

    苏沁一觉睡到天明,第二天一早,轩辕宸把工作按排到家里,苏沁在家里陪着他,过年事多,她的一颗心,也都陪着他一起放在了工作上了。

    小年过去了,除夕也就不远了,在样的日子里,有很多人都心怀着期待。

    邢一诺的期待就是想要在温凉曜回来的第一时间去找他。她倒是要问问,为什么他不回信息给她,为什么这么久都不主动找她。

    难道他们之间真得陌生了吗?

    唐思雨在邢烈寒的陪伴下,去给了父母坟上除草上香,也给唐依依和邱琳上了一柱香,到了此刻,什么恨意都已经随风远去,只有活着的人,继续保持着对生活的期待。

    想到这一对母女,此刻也只有叹气了。

    这个时候,苏沁也想到了久未消息的慕飞,也不知道那一场车祸之后,他过得怎么样了,他的腿好起来了吗?

    但终究不是可以互相联系的关系了,所以,这辈子能不能再相见,也只能看缘份了。

    离除夕还有三天,邢一诺在陪着小家伙画画,小家伙画画的水平很高了,邢一诺在一旁给他画出来的很多小花小草上颜色。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来了一条信息,邢一诺只当是好姐妹们又在约她出去了。

    她随手拿起来看了一眼,只见一个熟悉的名字映她的眼帘。

    温凉曜。

    她激动得连画笔一扔,赶紧点开信息,上面只有一句话,“一诺,我回来了。”

    邢一诺盯着信息,有些气呼呼的哼了一句,“你终于知道发信息给我了。”说完,下一秒,她就朝小家伙道,“我出去一下,自已玩。”说完,抓起手机就跑出大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