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总裁爹地惹不起 > 第356章 试验失败

第356章 试验失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唐思雨也有她的路要走,夺回父亲的公司,替父亲的死因寻找真相,等这一切都结束了,她就嫁给邢烈寒,这辈子和他在一起,抚养儿子。

    晚上,邢烈寒和温厉琛一起从外面进来,原来两个男人约定好了回这里,而且,还提了晚餐的食材,今晚几个人可以好好的聚聚了。

    晚上,苏希由于受伤,早早就睡着了,温厉琛直接睡在她的身边,揽着她睡了一晚。

    唐思雨在回去之后,把小家伙送到邢宅,她回来就准备星期一上班要用的材料,现在的她,做好了奋战的准备。

    晚上十一点,唐思雨把资料放进袋子里,身后,邢烈寒披着一件黑色的丝绸睡衣,手里端送着一杯牛奶进来。

    “忙完了吗?”他放下牛奶,撑着手臂温柔俯视着她。

    唐思雨点点头,抬眸之际,所触目的,全是男人那半敞着的结实胸膛,散发着诱惑的迷人线条,充满了不可测的爆发力量。

    唐思雨赶紧把目光移开,这个男人大晚上穿成这样,几个意思啊!

    现在儿子不在这个家里,这个男人连衣服都不好好穿了。

    邢烈寒看穿她这丝羞怯之意,他不由站起身环着手臂道,“我等你一起睡。”

    说完,他先出去了。

    “你先睡吧!”唐思雨在身后说了一句。

    “不,我等你。”某个男人执意的说。

    唐思雨捧着他送来的温热牛奶,嘴角还是溢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快凌点了还起来给她热牛奶,这份心意就充满了爱意。

    唐思雨撑下一侧的脸,突然觉得自已好像对这个男人过于冷酷了一些,其实在心底,她已经当他是未来的老公了,除了他,她也不会嫁给别人了。

    所以,有些事情,她是不是可以放开心去偿试一下?

    必竟天天半夜醒来,听着浴室里洗澡声,好像太委屈他了。

    而且,很多时候,他的欲望强到令她都睡不着,只是,因为她的坚持,令他一直在克制,如果再这样下去,他万一得了什么病呢?

    唐思雨认真的思考着这件事情之后,她喝完了牛奶就起身上楼了。

    现在,邢烈寒不和她分床睡了,她睡哪,他总要跟过来。

    唐思雨回到她的房间,这会儿邢烈寒应该在主卧室里等她,苏希在他面前,一直还保持着穿着保守睡衣的习惯。

    但今晚,她可以给他一个惊喜。

    唐思雨在衣柜的角落里,拿出了曾经他给她买来放在这里的吊带睡衣,当初她坚决不穿,但现在,她觉得自已身材不错,穿起来,也许不难看。

    邢烈寒坐在床上看书,壁灯已经调暗,而他身边的床头灯则亮着,洒下一圈光晕包围着他,把他英俊如雕刻般的五官柔化,浓密的长睫轻垂,在眼睑下面,落下一层扇形的阴影。

    薄唇轻抿,完美的下巴连接性感的锁骨,半敞的衣襟,令他浑身上下散发着男性荷尔蒙气息。

    现在邢烈寒研究着各种养生克制的办法,曾经洗冷水澡是一个,后来,他觉得这样伤身,所以,他开始看一些书,虽然也有什么效果,但总来得说,找件事情做也是很有必要的。

    否则,他一到晚上,脑子里就只有那个想法。

    今天晚上,他也是这么想着的,不过,他的克制能耐已经练得炉火纯青了,他只担心,越这样克制下去,等哪天这个女人愿意了,他会把这些克制的夜晚,日日填补回去。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邢烈寒合起书,准备等着唐思雨上床睡觉。

    门推开,在昏黄的走廊里,迈进了一抹纤细风情的身影。

    邢烈寒的眼睛看得一呆,以为自已眼花了,他狭长的眸光眯了眯,又眨了眨,确定没看错。

    这个女人今晚穿着吊带真丝睡衣过来了。

    他咽了咽口水,刚才看书沉静下来的心性,立即被眼前的女人给破坏了。

    “你… 这是?”他的声线都沙哑着,好像有一团火在烧着他。

    唐思雨咬了咬唇,红着脸,绞着手朝他问道,“我是不是穿这个不好看?”

    邢烈寒扑哧一声笑起来,“好看!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情了?哪里惹到你了?”

    “为什么这么问?”唐思雨不解反问。

    “你是嫌我忍受得不够幸苦吗?故意穿成这样,让我欲求而不得,天天为你失眠,为你洗冷水澡,你这不是在惩罚我,难道还是在勾引我?”邢烈寒已经十分有自知之明了。

    果然像他自已所说的,忍着忍着,便忍习惯了。

    这下,抱唐思雨笑了,她笑着坐到另一侧的床前,“那你自已想想你做错什么事情了吧!”

    邢烈寒修长的身躯立即移了过来,他手臂有些霸道的穿过她的肩膀,将她揽进怀里,唐思雨穿着吊带睡衣,而身上除了这件衣服,就只有另一件了,所以,邢烈寒的视野十分好。

    他咬牙在她的耳畔道,“你别对我的耐心有更大的期待,我已经忍到极限了。”

    唐思雨抬起笑眸,看着他,“那你想怎么样?”

    “你说呢?”邢烈寒觉得她是不是太天真了?以为他会为她一直忍耐下去?

    “我不知道啊!”唐思雨也俏皮起来。

    “需要我告诉你吗?”邢烈寒诱哄出声。

    “好啊!”唐思雨眨着眼睛,像是一个不知世事的女孩。

    这可把男人最后那根心弦,直接撩断了,他的呼吸瞬间喘了起来,看着她鲜艳欲滴的红唇,他再也忍不住的亲了下去。

    这次,唐思雨乖得不可思议,并不推他,虽然回应得也很生涩,但是令男人感到了甜头,觉得今晚会是他的好日子。

    半夜凌晨一点,浴室里,依然响起了水声,而床上,唐思雨有些抱歉的看着浴室的方向,咬着唇,很自责,她以为可以接受的。

    可是…

    五年前的那一次痛意还跟随着她,所以,结果就是她又一次的拒绝了。没一会儿,男人披着浴巾出来,俊颜有些难看,更透着一丝怨念。

    “唐思雨,你上辈子应该是死在我手里的,所以,这辈子你来这么折磨我,总有一天,我会死在你手里。”某男人怨愤的说。唐思雨无语。